涨姿势

国士无双!这些人在古代是要建庙供起来的啊

共和国勋章候选人里有一位叫做顾方舟的先生,他用糖丸对抗小儿麻痹症,拯救了我们国家无数的孩子。为了证明疫苗有效,他自己喝下了疫苗,他的孩子成为了第一位服用糖丸的小儿。

用自己的身体来做试验的科学家有许多,顾方舟先生的前边,有一位叫做汤飞凡的先生。

19世纪末以来,沙眼就有细菌病原说和病毒病原说,始终未得定论,1928年日本科学家野口英世提出了“沙眼杄菌”的研究成果,轰动一时。当时研究微生物的汤飞凡用物理方法证明了病毒是有生命的,他质疑日本人的成果,便亲自用“沙眼杄菌”进行试验,发现根本不致病,写出论文批驳。但很快战事来临,汤先生暂时放下了沙眼的研究,带领团队生产出了我国首批临床级5万单位一瓶的青霉素,那时还叫盘尼西林。

战争期间,汤先生研究出来的乙醚杀菌法为日后共和国扑灭天花做出巨大贡献。1949年底,我们已经能日产10万支天花疫苗,1961年共和国彻底消灭了天花,比全球早了16年。

汤先生也没有忘记沙眼的研究,当时中国人中有一半患有沙眼,边远农村“十眼九沙”。1955年他的团队成功分离出世界上第一株沙眼病毒,但怎么才能证明这是能够对人致病的病毒呢?

就像20多年前那样,1957年除夕,汤先生把这株病毒接种到了自己的眼睛里,病毒引起沙眼症状与病变后,他坚持了40天不接受任何治疗,又从自己眼里分离出这株病毒,医学界将此称作“汤氏病毒”。从此,微生物分类增加了一个衣原体目,沙眼病毒正式改名为沙眼衣原体,流行至少已有三四千年的沙眼治疗与预防终于迎来突破进展。

攻克沙眼以后,同一年,汤先生带领建立我国组织细胞培养技术,研究重点转向制造脊髓灰质炎和麻疹疫苗。顾方舟也在同一年使用该技术分离出并定型脊髓灰质炎病毒,而脊髓灰质炎的另一个名字,就是他以子试药所攻克的小儿麻痹症。

本站内容均转自互联网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上一篇: 我的社交现状...
下一篇: 当考拉被淋湿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