涨姿势

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

作者:张佳玮(来自豆瓣

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

这话出自《桃花扇》,讲的是明末兴亡。

但用在别的地方,也很合适。

看着偌大的基业,一夜间可以冰消瓦解。

为啥呢?再怎么折腾,也不至于能折腾掉啊?

公元383年,前秦苻坚已经一统北方,眼看要成曹操了。可动员兵力接近百万,自觉足以投鞭断流,于是去伐东晋,想一统天下。

淝水之战,一朝败北,出了一堆成语:草木皆兵、风声鹤唳。

这一输不要紧,前秦立刻分裂了。

到385年,苻坚就被逆身死。距离他巅峰期,两年而已。

倒得真快。

为啥这么快?

苻坚手下,一个极有名的人物,叫做慕容垂。先是前燕大人物,被排挤,来前秦投苻坚。

苻坚要伐东晋时,一群人反对,慕容垂却道:“陛下内断神谋足矣,不烦广访朝臣以乱圣虑。”

苻坚大喜,“与吾定天下者,其惟卿耳。”就高高兴兴地去打淝水之战送人头了。

前秦输了,慕容垂自己“垂军独全”。

他还算讲义气,没趁人之危,就地杀了苻坚,而且“君子不怙乱,不为祸先,且可观之”。于是“以兵属坚”。

但终于还是“吾本外假秦声,内规兴复。”跑去河北,立了后燕。

稍微想象一下,前秦若真平了东晋,慕容垂是功臣;前秦输了,他就独立。两头得便宜,一代枭雄。

后来他在参合陂呕血,那是后话了。

《天龙八部》里,姑苏慕容、燕子坞、参合庄、慕容复希望接天下大乱起兵,都是按慕容垂路线来的——嗯跑题了。

慕容垂已经算是苻坚手下相对讲义气的了。不讲义气如姚苌之辈,那就不多说了。

基业越大,越难铁板一块,越容易掺杂类似的看风向人物。

廉颇在长平被免职后,门客都走了。等他重新被用为将,门客又来了。其中一个门客还教导廉颇:

“天下以市道交,君有势,我则从君,君无势则去,此固其理也,有何怨乎?”

世上穷富,很容易显得极端。

富贵者觥筹交错,贫穷者无立锥之地。

然而觥筹交错的那些富贵拥趸,未必是真心的。

要散时,那也格外快。

利益聚散,大概就是如此:

远看黑压压一片,近看,未必有多少真是自己的。

利益流通越方便,聚散得越快。一夜暴富,一夜贫苦,都更有可能。

你的场面越大,利益越是嗅觉灵敏,还长腿。来得快,去得也快。

老剧《大宅门》里头,于荣光说白景琦花钱挣钱,“敢情咱们这七爷这辈子活了个稀哩糊涂,钱来如地动山摇,钱去如山崩海啸。”

当然,这样搞,也容易闹得手头不灵,关键时刻得卖铺子之类。

我觉得里头最有意思的,是一群人合伙攒股,接了白家老号。

开始还顺当时,一群人有商有量,和气生财。

中间出了点风浪,里头是埋怨的埋怨、撤股的撤股,还有白三爷这种临场倒戈的。一群股东,丑态百出。

气得掌柜董大兴怒吼:“到最后还是他妈练我一个人!”

出去谈判,还得先叮嘱:“不管事办没办成,我别落埋怨!”

我有位朋友,生意做得不算大,几个小职员跟着帮忙而已,但做得自得其乐。

每次有人上门要投资,她都不敢接。

“说得都是花好红好,好像想白扔钱给我;可人家又不是慈善家,这钱干嘛不好,非得投资我干嘛?人家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给的时候求着你给,接了就多一个爹。”

大概世事就是如此:

小老百姓,卖点劳力与时间给个单位,换取点利益养家糊口。

做小生意的,自己做点什么,争取卖得出去,换取点利益养家糊口。

做大生意的,来如地动山摇,去如山崩海啸。自有人朝他砸利益让他山崩海啸,希望回报得地动山摇。但回报不来时,也麻烦得很。

顺当时,起高楼宴宾客,来客争相进献。

不顺时,楼塌了灯灭了,大家掐着你还钱。

《了不起的盖茨比》就是这样:繁华时不认识的人都来蹭派对,过世时一个人都没有.

所以传统坐吃坐收型的,大多比较朴实,不爱露富。

借钱生钱的,就得格外夸饰,如此才能吸引利益来攀附。

哪怕打肿脸充胖子,也得如此:因为利益是活的,闻着味儿就来了,发现不对先跑了。

许多富贵人,大概也是因此,能进不能退。

脸已打肿了,胖子也充上了,诸位的利益一起绑着了。

得出去做台面,得继续歌台舞榭。

就算知道身边的人个个都是见利而来,一看不对就要抽身而走自立为王,也只能走下去了。

薛宝钗说贾宝玉:世上难得是富贵,又难得是闲;你两者居然得兼了。

是真有道理。

利益那么好的东西,怎会有人凭空给你。

自然是给你时,要你担上老大的干系。

苏轼说:无事以当贵,早寝以当富——反过来想想,富贵了,就没法闲散,没法早睡了。

那样的日子,只有非常之人物、非常之心理素质能过。

我这种懒人,想想那种大人物的日子,就觉得不寒而栗。还是躺着看看书算了。

说来说去,还是那句话:

命运给的一切,早就预先标好了价码。

本站内容均转自互联网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上一篇: 今日份微胖,有些迟但很值​​​​...
下一篇: 你所经历的最羞耻的事情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