涨姿势

少女酥胸般的马卡龙?少女大腿上卷的雪茄?

“听说法国人管马卡龙叫少女的酥胸,有这么一说么?”
来巴黎玩的朋友,当我带他们去香街75号的拉杜丽Ladurée晃荡时,总会问我这么一句。

还有几位颇左顾右盼,大概希望在举世闻名的好甜品店里,真能看到几处少女酥胸?

每逢这时,我就大感惭愧。

许是因为我在巴黎日常打招呼的,都是超市店员、银行店员之类,偶或几个做体育、做出版、做艺术的朋友,没深入到法国人的高雅谈话中吧,反正,我是一次都没听到巴黎人吃马卡龙时,会说什么少女胸。

当然,我接触的巴黎人范围也窄,大家吃马卡龙的也不算积极:家常老百姓,还是爱吃蛋奶酥苹果派居多;巴黎春天普希金咖啡馆那里,则经常人手一个拿破仑。

毕竟巴黎可选的甜品太多了,也没必要揪着马卡龙吃——那玩意的好处,用我一个爱吃甜品的朋友说法:

“颜色美,拍照好看,但不经吃!”

(如果您觉得盘子显得老气……嗯,香街的Ladurée就这样……)

但马卡龙=少女酥胸这个说法如此流行,我好奇起来,搜索了一下。

搜中文,马卡龙+少女的酥胸,很多说法,但所有的材料众口一词,说这是台湾的谢忠道先生写的。

搜了搜英语与法语资料,反倒没怎么看见。

好玩的是:Youtube上,有个教做马卡龙的视频,用的是英文girl’s crispy breast macaron——而且那个用户名,一看就是汉语拼音,我猜也是个中国人。

找到一个法语说法macaron filles seins,但那用户也是一个简体中文使用者。

找到一个图,说马卡龙是la fille de la poitrine, style dessert,倒是法语,但这句话翻译成法语是“胸部的女孩,风格甜品”,感觉也不太像是法国人说的。

大概是我见识狭窄,但是不是可以这么说?法国人说不说少女胸,不知道;但至少不会说到马卡龙,就联想到少女酥胸。

更确切一点:

“马卡龙=少女酥胸”这说法,在中文领域,比在法语和英语世界,还要流行一点?

说到少女,我想到点别的。

几年前,为了让我爸戒烟,我想过让他改抽雪茄试试——这里多一句嘴,雪茄也会对口腔有不好的影响,参考弗洛伊德老先生的口腔癌;但好在不太进肺,我是想挽救一下我爸的呼吸道来着,嗯跑题了——所以给他买了各种牌子,让他试试。

基督山、罗密欧朱丽叶、高希霸、丹纳曼、大卫·杜夫……当时上海能买到的牌子,我都给他买了。

某次家里请吃饭,有位长辈带了好酒来,饭后我爸就拿雪茄出来飨客。长辈看着雪茄,好奇地摩挲两下,问我:

“听说最好的雪茄,是在古巴少女大腿上揉搓出来的——真的吗?”

我愣了愣。

我没去过古巴,但给我爸搜集雪茄时,也看过些材料,清楚记得手卷好雪茄的熟练工人,那都是一个个年高德劭的魁伟大叔或敦厚阿姨。毕竟卷雪茄是手艺活,工作量也不小,需要精细、耐劳与一双结实的手。

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的《雪茄鉴赏手册》里,一位典型的哈瓦那卷雪茄工人,是下面这样的——当然,人家也曾是少女。但比起她的少女时节,我觉得如今经验丰富的她,应该能卷得出更好的雪茄?

我老老实实告诉那位长辈,卷雪茄的应该不是少女,而是大叔或阿姨——少女卷雪茄估计也有,但一般不在大腿上;最重要的是,少女卷雪茄,恐怕品质不会太好。
长辈听了有些扫兴,叹了口气。我爸开了句玩笑:“个么,比如说,要去开刀割盲肠,你是喜欢小姑娘给你开刀,还是老先生给你开刀?”

“肯定是老先生嘛!——但是这种吃味道的东西么,听见是小姑娘的,就会觉得更加有意思。”

少女酥胸般的马卡龙,少女大腿上的哈瓦那雪茄……嗯。还有什么呢?

头两年吧,我听过一种叫“乳香茶”的玩意。举手得用少女柔嫩的嘴唇来采茶,然后搁在少女的乳沟里,捂出香味来。

真参与过或至少目睹过采茶的诸位,一定知道这说法有多不靠谱。所以是怎么兴起的呢?

鬼知道。

宋朝有个很艳情的故事,说唐明皇和杨贵妃的。“杨妃出浴,露一乳,明皇扪弄曰:‘软温新剥鸡头肉。’安禄山在旁对曰:‘润滑由来塞上酥。’妃笑曰:‘信是胡儿只识酥。’”

这个明显是段子。但后来的确有道菜,叫做杨妃乳——就是河豚。跟西施舌异曲同工。

细想来,也有点……猥琐?

日本有个玩意叫女体盛,本世纪初,也被当话题猎奇过一阵子。真查一下,会发现那玩意起源,也有些暧昧。现在一般认为起自石川县的温泉旅馆。石川是手取川的别称——熟悉日本战国历史,尤其是上杉谦信或柴田胜家的诸位,大概要跳起来了——总之是个偏冷的地方。而日式温泉乡,众所周知,是很暧昧的地方。大概,这个可算是特种服务?

女体盛的日语维基说这类服务:

性的幻想を刺激する行為であるため、同種の行為は文芸作品、映像作品、性的興奮を目的としたポルノ作品、などに見られる。

不用懂日语,您也一定看明白几个关键词了。

所以,大概,是为了给吃的东西增加点情趣?骨子里还是为了……性兴奋?

这算饮食中的恋物癖吗?不知道。

我看到过个说法:人类会恋物,也不是凭空变态。

养过猫的知道,猫靠气味认人。人嗅觉虽不如猫,也可以靠残留的信息素,来达到间接接触的目的。按这个角度推想,女体盛、乳香茶、少女大腿上的雪茄与酥胸一般的马卡龙,以及其他“美女厨娘亲手做得私房菜”,也算是性幻想的一部分吧?

这么一想,《飞狐外传》里,胡斐手握袁紫衣送的玉凤,躺在袁紫衣睡过的稻草上,心头飘荡,其实跟渴望抽一口古巴少女大腿上卷成的雪茄,性质差不多——只是胡斐这个。还算发乎情止乎礼。

以少女为卖点的食物,一旦过了度,就真的容易显猥琐。

作为一个爱吃的人,也得补充一句:

就像我们总希望手术时,由老专家主刀似的,吃菜饮酒,也是同理。

一双柔若无骨细若春葱皓如白雪的手,一双筋骨粗硬黝黑似铁厚实壮硕的手,哪双手做出来的干炒牛河、宫保鸡丁、九转大肠会更好吃一点呢?

在我看来,前者自然更有情致,但后者大概更加好吃。

如果连吃个东西,都要每天琢磨着少女的酥胸大腿,不但很容易显猥琐,而且恐怕就……吃不出什么好滋味了吧?

来源:豆瓣

本站内容均转自互联网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上一篇: 周杰伦新歌销量2000万 起底背后商业布局和版权...
下一篇: 网红“办公室小野”道歉记:管管孩子,救救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