涨姿势

高智商渣男有个怪癖,专让女律师怀孕,生完孩子就离婚 | 半虚构故事

零柒号暗察使:杜平

职业:心理动力治疗师

职业技能:催眠、分析

全文 11518字,阅读约需 10 分钟

★★★

我叫杜平,一名心理动力学取向治疗师。

我之所以没介绍自己是心理咨询师,是因为在中国,大家已经习惯了高效率解决问题的方式,付款有手机,饿了有外卖,撞车有快速理赔,就连人们出现心理问题,也期望能够在几分钟内解决。
当前大众对心理咨询服务的要求是:快准狠。如此背景下的咨询服务就偏向于效率,快速的倾听、及时的共情、良好的安慰技巧是现代咨询的必备技能,但我的性格比较温吞,更适合漫长型的心理治疗,也就是精神分析理论。

精神分析也就是心理动力学,这个动力是驱使人行为的动机,治疗思路是抓潜意识,挖动机,通过催眠、释梦、自由联想、谈话等方式找到唯一的真相。

就好比寻找汽车的发动机一样,颇有点侦探解谜的意思。
精神分析在我国还处在一个萌芽阶段,没有院校开设这门学科,所以本科毕业后,我放弃了国企人力资源部的工作,直接去德国进修心理动力学。回国后我开了一家心理服务公司,沿袭德国那套模式,专门做精神分析治疗。
今年九月初,我因为整理咨询笔记的事在诊所熬了快一周,卷宗看得我头昏脑胀,好不容易抽空在沙发上躺一会儿,却被一阵刺耳的电话铃声吵醒。
电话是前台打来的,说有一个女性咨询者正在做登记,情绪好像有些不稳定,问我是否接待。
开门做生意,我当然没有拒绝的道理。安排好咨询室后,我简单地整理了一下自己,见到了这个女人。
她长得文文静静,身材很好,披散着头发,眼圈红红的,好像刚哭过。落座后,她先很礼貌做地向我道歉,然后才用嘶哑的声音讲述丈夫失踪的经过。
经过简单的问询,我知道眼前这个女孩叫张敏,27岁,律师。她的丈夫叫做白秋林,海归博士,今年30岁,是一名级别较高的军工科研人员。俩人在父辈组织的相亲会上认识,按张敏的话说,白秋林当时对她一见倾心,展开了追求。

白秋林不光学历高,颜值也相当可以,说起甜言蜜语来更是让人脸红心跳,对女人的吸引力可想而知。两人很快确定了恋爱关系,又热恋了两个月,白秋林就开始催促张敏领证结婚。

听起来就是一个霸道总裁一见钟情的浪漫故事,可让人觉得奇怪的是,白秋林条件如此优秀,可他对结婚的积极性却异常高涨,几番对张敏进行催婚,这在年轻男人身上是很少见的。

现在社会,成功男人的市场竞争力如此强劲,而且两人之前并没有感情基础,他为什么会急匆匆地选择一个通过相亲认识的女孩结婚?

虽然张敏也有过这样的顾虑,可很快就在白秋林的糖衣炮弹下沦陷了。两人迅速领证结婚,没多久张敏就怀了孕,生下一个女儿。

令张敏没想到的是,这种幸福的状态并没有持续多久,事情就发生了诡异的转变——孩子出生后,白秋林毫无征兆地失踪了,没有留下任何信息。
在之后长达一年的时间里,白秋林都没有再现身,只给张敏发了几条微信,称自己接到了需要保密的特殊任务,无法对外联络,让张敏耐心等待不要报警。
张敏此时正值哺乳期,生活的琐事已经让她心烦意乱,丈夫又不在身边,好几次她都濒临崩溃。尽管心中不满,但为了家庭张敏还是选择忍耐,直到一个月前,她收到法院的传票,才知道白秋林居然起诉自己,要求离婚。

听完她的叙述,我第一反应是张敏是被白家重男轻女的观念给坑了。目前我们国家这些观念还未完全矫正,夫妻间婚前恩爱,产子后感情破裂的十有八九都是这档子事。

这让我有点犯难。虽然失联此事确实有些诡异,但我还不能论断白秋林存在什么过错。我国对涉密人员确实有一定的监管,尤其是科研单位高学历人员的保密级别都很高。

心理方面的疾病我可以帮忙,而这种感情纠纷、婚姻纠纷,我是一点办法也没有。

不过,张敏却不太相信这些事是重男轻女导致的。生下女儿后,张敏明确表示愿意继续生二胎,但白秋林兴趣却不大,他的目的很明确,那就是离婚。
另外,白秋林的家庭关系很淡漠,公公婆婆对张敏没什么感情,觉得别扭的张敏只好回到娘家修养,而从娘家回来后,她再也没见到自己的丈夫。
她做过一些调查,发现白秋林那一年虽然确实在单位,但绝没有被限制与外界联络, 他住在自己另外一处房产,活动很自由。而且张敏还发现白秋林曾经有一个前妻,婚姻持续时间不长,据说也是在女方生下孩子后白秋林就躲了出去。
“两次,两次失踪都一模一样……他的前妻生的也是女儿?”听到这个消息,我有些摸不着头脑。
张敏点头。她告诉我,她与白秋林婚前是处女,很少有异性朋友,孩子肯定是白秋林亲生的,不存在孩子是别人的所以弃养的可能性。
这个案例让我突然有了兴趣。既然不是重男轻女,也不是无力抚养,那还有什么因素能让一个男人两次离奇失踪,对妻儿弃之不顾呢?

我想了一会儿,虽然我更擅长精神治疗,这种诊断性的单子很少接,但张敏的遭遇确实让人不好拒绝。

一个正处在哺乳期的外地女人,丈夫的突然失踪已然让她濒临崩溃,现在更是被离婚诉讼打得措手不及。

况且我的这门生意,由于收费较高、治疗周期较长,所以客人不是很多,打的就是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的算盘。如果能解决张敏的案子,一定会有一笔可观的收入。

于钱于理,我都不能袖手旁观。

★★★
大概询问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后,我明白张敏来找我帮忙的原因。
在法律定义的遗弃罪中,只有情节严重的行为才能算犯罪,白秋林虽然对妻儿不管不顾,但好像没有其他过错。张敏家经济也较为富裕,孩子受到了很好的照顾,警察认为动机不足,情节较轻,便没有立案。
目前是要搞清楚,白秋林让妻子怀孕的动机是什么?如果白秋林的两个孩子,都是在真心实意的感情基础下缔结的,那无可厚非,但如果白秋林抱有其他目的,那他的离婚诉求将不受法律保护。
所以,张敏希望能通过心理方面挖掘白秋林蓄意遗弃和骗婚的动机,将此事给解决。
此事件的三位当事人,我目前只接触到了张敏,虽然我是真心想帮助她,但要建立在充分知情的基础上。现在的头等大事,是和白秋林的前妻也见上一面,这样才能了解更多事实。
白秋林的前妻叫吴艺,当他失联后,张敏第一时间就和吴艺建立了联系,希望她能配合提供线索。据张敏透漏,吴艺目前已经开始一段新的感情,并不是很愿意参与到这件事中来。
我想了想,还是认为不能轻易放过这条线索。她的顾虑无非是担心被家人知道,我可以承诺不用她出面作证,不也用她提供任何证据,只是进行一次单独会见。
最后,我暗示张敏,你要给吴艺希望,就说这个案子快破了,她提供的信息将非常重要,只要说出来,就一定能让白秋林受到惩罚。
果然,吴艺心动了,在张敏的安排下,我们约定在上岛咖啡会馆见面。等我们上楼时,吴艺已经到了,她戴个棒球帽,一副黑色太阳镜,显得有些焦躁。

见吴艺之前,张敏并没有告诉她我们约她的真正目的。不过我觉得吴艺作为受害者,和张敏应该是同病相怜。

吃饭的时候,我给吴艺说张敏将案子委托给了我,她听完后有些不悦,但很快就掩饰了:“不好意思,我现在有了新男朋友,已经在筹备婚礼,不想因为这件事打扰到现在的生活。”
这让我很为难,白秋林案子的关键点就在于他让妻子生下孩子的动机,如果搞清楚这一点,一切问题就将迎刃而解。
无论真相本身多么丑陋,对于追寻它的人而言,都有知道真相的权力。
在我的追问下,吴艺才简单地概括:“这个男人有点淡漠,掌控欲望非常强。”
吴艺向我举了几个例子:白秋林夏天不允许她穿短袖、短裤,穿裙子必须过膝,甚至抢过她的手机,把QQ、微信里的所有男性都删了。
除此之外,只要有一点不按他的要求做,他就会动怒。他生气的方式很神经质,上一秒还笑着和你说话,接下来就可能挥拳打你。
“恋爱时你是否曾发现过这些?”我问。
吴艺用指甲抠着桌面,语气有些飘忽,“没有……”
我察觉到吴艺每次说话时都会下意识地望向张敏,我猜想张敏作为吴艺前夫的现任妻子,还是让她有些不自在。于是我让张敏出去转转,让我和吴艺单独相处。
等张敏走后,我不再含蓄,直接挑明这次见面的意图:“吴小姐,我一直很不理解,你在婚姻中受到那么大的伤害,为什么毫不声张?恕我冒昧,在你和白秋林的婚姻中,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你忍气吞声?”
她干咳了两下,开始用手摸自己的额头和脸颊。这是她的习惯性动作,撒谎时面部发热,所以她用手摩擦减轻刺痒感。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将事情的始末告诉了我。
★★★
吴艺在认识白秋林时,刚刚结束一段失败婚姻。她的前夫嗜酒如命,暴力倾向十分严重,不堪忍受的吴艺选择离婚,带着孩子独自生活。
那时白秋林还在读博士,在母亲严苛的管教下,他很少和女性接触。一次联谊,容貌秀丽的吴艺走进了他的视线,而纯情懵懂的白秋林也让吴艺好感顿生,很快两人就坠入爱河。
恋爱之后,吴艺担心白秋林在意自己离异的事,不知道是否该将此事告诉白秋林,白秋林初为人夫,也没有主动询问,于是吴艺对自己的婚史闭口不谈,这事就这样耽误下来。
在定婚的那天晚上。吴艺觉得不能再拖了。她先是主动和白秋林发生了关系,并且向他坦白了此事,可没想到白秋林会有如此剧烈的反应。
知道了自己的女朋友曾经离异,甚至还生过一个孩子,这让脆弱敏感的白秋林接近崩溃。他非常愤怒地质问吴艺,为什么要骗他,为什么要让他爱上一个离过婚的脏女人。
讲到这里,吴艺有些喘不上气,拍了拍自己的胸口。我递给她一支香烟,她用力吸了一口,眼神迷离地瘫坐在沙发上。
从那以后白秋林的情绪起伏非常大,每次性生活他都会狠狠地折磨吴艺,羞辱她,如果有一点不顺从他就会将离异这件事抖出来,或者疯狂打砸家具。
后来有一天,白秋林似乎想通了,说要和吴艺结婚,想和她生个孩子。吴艺满心欢喜地以为婚姻迎来了转机,没想到怀孕后白秋林就开始疏远她,孩子出生后更是踪影全无,失联一年后他起诉提出离婚,吴艺也就同意了。
听吴艺讲完这段经历,我总算抓住了事情的重心:白秋林和吴艺离婚,是因为介意吴艺曾经的婚姻史和生育史。但我有一点疑惑,为什么白秋林如此嫌弃吴艺的身体,却又突然亲近吴艺,并让她生下孩子呢?
根据吴艺的描述,让我马上想到了两个心理学术语“分裂型人格障碍”和“情感淡漠”。
所谓分裂人格就是大脑无法把好与坏整合到一起,经常会出现理想化移情。这就好比徐志摩当初在追求林徽因的时候,林徽因就坦言:你只是爱上了理想的我,一旦你发现我的缺点,你会迅速离开。
这类患者无法与人建立稳定的社交关系,三分钟热度散去之后,就会对自己当初的选择后悔。
至于情感淡漠就是天生无法感受到别人的痛苦,这是很多变态杀人的人格特征,行凶的时候内心没有任何波动。

虽然依然有很多问题没有得到解答,但最起码我知道了白秋林有很严重处女情结。吴艺能帮到这一步,我和张敏都很感谢,虽然不一定能找到突破口,总比我们瞎猫碰死耗子要强。
我将这些信息都罗列在咨询笔记上,期待以后能有所发现。向吴艺道谢后,我叫回张敏,离开了咖啡馆。在回诊所的路上,我将此事告诉了张敏,她听后气得浑身发抖,几乎无法站稳。
我赶快安抚她的情绪,对她说:“目前还有一个问题需要搞清楚。他抛弃吴艺虽然手段恶劣,但勉强也算个原因,可你是处女,本来是可以满足他的处女情结,他干嘛又要和你离婚呢?”
张敏也想不通,问我给白秋林做个精神鉴定,是不是就能得出结果?我笑了,说这可不一定,心理测试只有公检法有权力强制做,个人是没办法的,不过你可以私人向他提出请求,没准白秋林会答应。
★★★

过了一天,张敏告诉我,白秋林同意接受心理测试,但对方提出一个要求,就是必须同意他为孩子重新更改名字。

白秋林失踪前,曾经提出给孩子取名叫白秋予,但张敏并没有照做,这让白秋林十分介意,没想到这无心之举,居然让她有了谈判的筹码。

到了约定的时间,我准备好明尼苏达多项人格测验和房树人绘画的纸张,随着张敏去了白秋林的办公室。

白秋林的办公室装修不错,看得出来他在家居方面花了大心思,每一样东西都摆放得规规矩矩。这种装修也是一种心理学,会让人有一种紧绷的拘束感。

客厅的装饰十分简单,正对着有一扇很大的落地窗,一个男人坐在落地窗旁的沙发上,见到我们来了,立刻微笑着起身迎客。

这人瘦高个子,戴着一副金丝眼镜,发型梳得一丝不乱,深陷的眼窝显得十分精明。张敏用眼神向我示意,这就是白秋林。

在他旁边还坐着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女人,他向我们介绍,这是他的好朋友文玉,从事律师行业,今天的会面需要她做陪同。

文律师大方地向我们打招呼,明眼人都看得出来,白秋林与这位女律师关系不一般。

文玉的出现让张敏变了脸色,但我的心思却活跃起来。白秋似乎对女律师这个职业有着很执拗的兴趣,吴艺是律师,张敏是律师,现在的文玉也是律师,这可能是个关键性的线索。

没有多余的寒暄,我们直接进入正题。

白秋林是个很有耐心的男人,明尼苏达多项人格测验共有566道题,分成好几类量表,十分琐碎,但他在答题过程中,没有丝毫急躁,除了偶尔整理压褶的衣袖外,他全程没有任何分心。

我留意到白秋林答题的速度很快,有些不合常理。我在一旁看着,突然提出问题:“你觉得你目前的婚姻状态怎么样?”

我试着干扰他,让他分心,以此来佐证我的想法。

白秋林停顿了一下,接着笔尖继续滑动,“很差劲,她对我父母的态度一直很恶劣,而且私人关系比较复杂。”

我在咨询笔记上做了记录,饱含深意地看了张敏一眼。这个女人一直在我身边扮演受害者的角色,让我先入为主,忽略了对她的调查。

“你说她私人关系混乱,能举个证据明显的例子吗?”

我刻意采用了非开放式的问法,让他在脑子里挑选答案,而不是非黑即白的“是非题”,这种问题中的漏洞会比单纯的“是”或“否”更容易被识别。

白秋林很精明,但他毕竟没有涉猎过心理方面的专业知识,他并没认识到我为他埋下的坑,有些心不在焉地回答:“我不想提,但她确实对我父母不太好,而且和一些男人关系不清不楚。”

他用基本相同的一句话回答两个不一样的问题,这让我留了心眼。撒谎者在应对他人的询问时,不但要编造故事,还要考虑措辞,他们非常担心所编造故事的连贯性,所以倾向于反复使用那些考虑好了的字眼和语句。

我不再说话,秉持“放长线钓大鱼”的规矩,没有急于拆穿。等他将题目答完,我又指导他画了一幅房树人的绘画,此次测验才算告一段落。

★★★

测验结束,我随意翻看着他的报告。白秋林的笔记很工整,一撇一捺都有着很好看的笔锋,看得出来有学习书法的痕迹。我仔细核对重点怀疑项,Pd(精神病态)52分,Ma(情绪波动)51分,说谎因子3分,都在合理范围内,其他因子也全部正常。

但在这几张量表中,有几道题是空白的,还被做了标记,显得有些突兀。

等我全部看完后,发现白秋林正在擦拭茶几上的几幅儿童照片,他的动作幅度不小,眼神几次试探我是否注意到这些照片。

他的行为有些幼稚,我知道他想我问关于照片的事,只好顺着他的心思开口问,这些照片是谁的。

白秋林显得很高兴,立刻向我解释,那个小孩是他和前妻的女儿,叫白秋生。他和前妻离婚时孩子正在哺乳期,法院将她判给了女方,白秋林把这些照片洗出来装进相框,想孩子的时候就会打开来看看。

我注意到,他说这些话时语调并不沉重,甚至有些显摆的感觉。平常人家的照片一般都放在柜子或者桌面上,白秋林为何会摆在会客的茶几上?这是故意还是偶然?

我想起吴艺的话,知道白秋林在撒谎,他并不在乎自己的女儿。而且白秋生这个名字,和张敏之前提到白秋予十分相似。白秋为什么对这种名字如此执着,甚至愿意用接受测试来换取这样古怪的名字?

这些问题暂时都没有结果,我将它们记在咨询笔记上,和张敏与白秋林道别。出门后,张敏有些慌张,她问我白秋林测试合格,是否真的不存在蓄意遗弃的动机?

我向张敏解释,我只能帮她对白秋林做心理方面的剖析,这都是辅助性的,至于后续的遗弃罪,出轨和骗婚什么的我实在帮不上忙。这属于法律范畴,应该找她的同行。

另外我提出一点,白秋林答题过程过于快速了。明尼苏达多项人格测验共有566道题,其中有16道是重复的,白秋林不但将重复的题目全部空出来,甚至对问卷比我还熟悉,存在背过答案的嫌疑。

目前看来,MMPI的结果已经没有参考价值,只有白秋林画的房树人绘画还有点意义,我将这幅画卷起,和张敏驱车离开。

★★★

回到诊所后,我百思不得其解,这个男人拥有殷实的家底,绝不是无力抚养孩子,而且即使要离婚,为何两段婚姻都是生下孩子后失踪一年再提离婚呢?选在这个特殊时期有什么意义?
白秋林的人格测试已经被我作废,手上唯一的线索就是那副白秋林画的房树人。
房树人画是一种很常用的潜意识分析手段,开始于John Buck的“画树测验”。受测者需在一张白纸上画出房、树和人就完成测试。这一种心理投射法测验,测验者并不知道房屋、树木、人物代表何种意义,但是潜意识意图会暴露在作品中。
心理投射法测验是无法作假的,只要画了,就有意义。透过房树人测验,可投射出个人的心理状态,以此来剖析人的潜意识。透过潜意识去认识人的动机、观感、见解及过往经历等。
白秋林的房树人画十分简单,但也十分张狂。他画了一两座低矮的房子,一个小人正在房前撒尿,树身十分纤细,被风吹地弯曲。

这是个很矛盾的形象,树苗和房子都很低矮纤细,说明他潜意识里表现的一切都较为弱小,唯独在露出自己的生殖器和侮辱弄脏一座房屋这两件事上十分张扬,对比十分强烈。
这样一个年少有为的男人,为何在心理上有如此剧烈的反差?
我将此事记在咨询笔记上,和以往的线索一串联,得出了一个自己都难以相信的结论。
首先,白秋林的两个孩子分别叫白秋生和白秋予,看似粗暴可笑,但其实有很深刻的含义。他在宣示自己的主权,提醒所有人这是白秋林生下的孩子,白秋林给予的孩子。
我大胆地推测,吴艺的离婚经历让白秋林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他一个高学历的博士生,一向自诩社会精英,怎能容忍自己爱的女人替一个酒鬼赌徒生过孩子?这等“肮脏之事”堵在他狭隘的心口,让他逐渐失去理智。
白秋林的父亲是个很强势的人,离了好几次婚,现在的妻子是个比他小很多的年轻女性。他看着频繁离婚的父亲,似乎找到了模仿的榜样。
自己的敬畏的父亲抛弃了一个又一个女人,从来没有经历过感情的创伤,这是一件多么潇洒的事,他也要做这样的男人。
于是,白秋林开始计划自己的报复行为。他打算效仿吴艺的前夫,等吴艺生下自己的孩子后就和她离婚,用自己的孩子去羞辱下一个与吴艺结婚的男人。
这是一种与攻击者认同的心理。包括他给吴艺的女儿取名叫白秋生,有着很恶毒的意图,意思是白秋林生的孩子,白秋林给予的孩子。他通过这样来刺激女人的下一任配偶,不停地给别人制造痛苦,别人才会理解他的痛苦,他的内心才会好受,他的报复快感才会满足。
我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但还有一点,张敏是处女,应该是白秋林的理想型,但为什么他又故技重施呢?
人心隔肚皮,真的不是几句话,几个动作就能摸透的。
★★★
我立刻打电话给张敏,告诉她吴艺被抛弃的心理动机已经找到了,但你的我还是有些疑惑,我需要再见一次白秋林。
有了“新欢”,白秋林自然很少再回和张敏的家,张敏也不清楚现在白秋林到底住在哪里,只好和我再去办公室找他。
白秋林这人挺有名气,网上有他很多信息。他所在的实验室叫弹道痕迹检验实验室,确实和国防沾边。实验室坐落于开发区的某个科研岛上,这个岛只有一个入口,里面各种实验室交错相应。
实验室占据一整栋大楼,门口有两个守卫,进去要先刷卡再按指纹,安保十分严密。根据张敏的描述,白秋林的生活很规律,除了上下班之外,每到中午12点,还会有一辆白色的丰田来接他出去,一般到下午三点才会返回。
我和张敏抵达实验室的时候,正好是白秋林的外出时间,没办法接我们,张敏给他的同事打了电话,办理了进门条,才进入实验室等候。
白秋林办公室的环境十分舒适,有面占据了整面墙的书架,窗前有张大书桌,桌面上整整齐齐摞着分类归档的文件,下面还有个上了锁的抽屉,钥匙就卡在日历架上。

没有白秋林在场,张敏变得大胆了许多。她开始在屋内四处搜寻,翻找文件。这是一种常见的隐私窥视心理,尤其是婚姻中的女性,常见于对配偶手机的偷看和检查。
她用钥匙打开抽屉后,最上面是起诉书,还有文玉帮白秋林写的材料,这些都是给官方看的,意义不大。在这些文件下面,还压着一本黑色封皮的日记本。
张敏如获至宝,打开日记,翻了几页,脸色瞬间变得极差。我上前想一起看,但张敏立刻将日记合上,将它装进手提包内。
我知道这上面一定记载了什么,但她不想让我看,我自然也不强求。
拿到日记本后,张敏开明显变得坐立不安,呼吸频率也变得很快。我察觉到不对,几次询问无果后,便提出让今天先回去休息,下次再来见白秋林。
这句话让张敏如蒙大赦,我扶着她离开实验室,她上车向我道歉后,二人就此作别。
★★★
从那以后,张敏好几天都没有再联络我。过了近一周,诊室前台突然收到个包裹,打开一看,居然是那本张敏从白秋林家盗走的黑色日记本。

当时她对这本日记讳莫如深,十分抗拒我去查看,没想到居然会快递给我。

翻开日记本,我立刻明白张敏不愿意把日记拿出来的苦衷。白秋林的日记里有很多女性裸体画,大多数是吴艺和张敏的素描,也有部分文玉律师的,内容令人作呕,画的十分逼真。
另外就是些辱骂女性的怨言,字迹十分潦草,和往日完全不同,好几次笔尖都把纸刮破了。

“宁愿单身也不要曾在别人身下呻吟过的女人,看起来就觉得肮脏。”
“不要说心里早就忘干净了,哪怕是恨,她也会永远记得自己的第一个男人。”

和日记一起寄来的,还有一封信。张敏在信里告诉我,刚拿到日记时,她怕极了,里面不堪入目的内容和让人不寒而栗的咒骂充斥着她的脑海。她从未想过自己的枕边人会是这样一个变态的畜生。

她甚至不敢再和白秋林见面,只希望能痛快地答应离婚。可等冷静下来,这份恐惧转变成了羞耻和怒火。

凭什么要对这个禽兽妥协?她现在已经对这份婚姻不报任何希望了,只是希望受害者不要再增加。她嘱咐我将这个日记转交给文玉,让她看清白秋林的真实面目,也让白秋林受到应有的惩罚。
一开始我可能只是推测,但拿到日记本后,我现在心里已经有了十足的把握。
日记内的素描从和张敏相亲结束的当天就已经开始,如果他真像自己说的那么爱张敏,因为妻子的问题才导致感情破裂,为何会刚认识就勾勒如此污秽的画像?
白秋林从始至终都在撒谎,他在刚认识张敏的第一天,就已经开始计划离婚了。
他的遗弃动机终于明朗起来。我给张敏打电话,响了几声后却被挂断。我知道她可能心理建设还未恢复,便发了几条微信过去,然后自己去见白秋林。
再次来到白秋林的实验室,他应该是意识到自己的日记本被人偷走,对我的态度十分不好。
但我并不介意,拿出他的房树人绘稿说:“张敏小姐曾经委托过我一件事,但我没帮她处理好,现在有了新发现,她不在,你是她的丈夫,讲给你听怎么样?”
他的脸色铁青,我没等他回话,就指着房树人绘稿的照片对白秋林说:“还记得你画的这个图片吗?上面画了一大一小两排房子,一个人在房前狂妄的撒尿,这种暴露和生殖相关,有明显的性意味。”
“大房子代表你,白秋林的第一个家庭,后面的一排小房子代表你往后的家庭。你在房子面前撒尿,这又具有玩弄的意味,说明吴艺和张敏的身体,包括她们为你组建的家庭和生下的孩子,顶多算个完成计划的工具。”
我说得很直接,毫不掩饰地撕烂了白秋林伪装的面皮。
我总算搞清楚事情的真相。白秋林报复吴艺的计划成功后,总觉得复仇的快感不够强烈。在他眼里,吴艺之前有过一次婚姻经历,她不是处女,自然不是最好的目标。他需要按照原计划去摧毁一个处女,这样才能弥补自己内心的缺失。
于是他通过相亲找上了张敏。成功诱骗张敏生下孩子后,白秋林故技重施,不断给张敏施加精神压力,希望能让她不堪忍受,能在哺乳期内答应离婚,这样孩子就会判给母亲,自己才不会有累赘。
但他没想到张敏如此坚韧,非要将事情弄得水落石出,事情才逐渐脱离了他的掌控。
我指着画中的树说:“你画的树像草一样摇摆,说明你的人格不够稳定,非常容易受到外界影响,很多别人不在意的小事你都会在意,并且敏感易受伤,恐怕这些年来,这种变态事你干得不少吧!”

白秋林摘下眼镜,脸上的肌肉不停地颤动,“别乱说话,小心告你诽谤罪,我和她只是感情破裂而已,只要她们不赖着我,后续我会承担一部分的抚养费用。”

“有人稀罕你的钱吗?”我盯着他的眼睛,“你恨吴艺,因为她恋爱时隐瞒了婚史,但张敏做了什么?你凭什么这么对她?”

“你没有证据。”他诧异地看了我一眼,“怎么什么货色都管起我的闲事了?”

我没有再与他争辩,转身走出了大门。现在我已经看透了他的心思,他所有的凶厉在我眼中都是色厉内荏,我知道他害怕了。

★★★
从白秋林家出来后,我的心情很沉重。他如此变态的行径让我不寒而栗,而另一个猜想也在我脑海里不断旋转。
白秋林身边的文玉也是一名律师,结合他前两次的行为,加上日记本内文玉的裸体画像,我怀疑张敏的担心是对的,文玉律师很大概率是他的下一个目标。
这个可怜的傻女人,自己都快被人卖了,还在帮人数钱。
她不知道自己面对着怎样的恶魔。
我拨通了张敏的电话,告诉她我已经和白秋林谈完了,事情已经弄清楚了,希望她能来诊所与我见一面。
她有些犹豫,但还是同意见面。到了诊所,我将结果说给她听。她一开始显得很平静,直到讲到白秋林只为摧毁一个处女才与她结婚时,情绪才有了起伏。我明显感到她的呼吸变得急促,紧握的拳头也因为缺血导致指尖变得苍白。
她有些呆滞地看着我,好几次想开口说话,但终于还是没说出来。
“为什么是我?”她抖动着肩膀,终于委屈地嘶吼出来。
我叹了口气,“因为你是处女,而且你和吴艺都是律师,相同职业让他的复仇更有快感。就好比某个连环杀手专门杀害妓女,那是因为妓女曾经伤害过他。”
“那文玉律师……”
我舒了口气,“文玉律师确实是他下一个目标,但我估计他没有机会下手了。”
张敏摇头,嘴里说了一句:“这种情况法律会保护他吗?”
我知道她不宜再受刺激,赶忙否认:“不会,测试已经排除了精神病及人格障碍,他的遗弃行为是追求完美的极端性格结合处女情结的作用,这是他私人的问题,并不会受到法律保护。”
我一再强调,虽然心理测试在法庭上不能算作直接证据,但依然有着自己的作用。心理测试的结果是增强法官心证的一个重要砝码,加上白秋林的日记本和两次古怪的失踪行为,一定可以将他定罪,这才让张敏安下心来。
★★★

提出公诉前,我去文玉工作的事务所见她。进入了咨询机构的大厅,前台正在玩手机,见到我礼貌性问了一句:“你有预约吗?”

我说我约了文玉老师,有事情要和她说。

前台压根没放心上,用手一指:“里面那间就是!”
我在门口敲门,过了好一会儿文律师才过来开门。见到我她似乎有些慌张。
我将手机里日记的照片和白秋林遗弃的动机告知文玉律师,并指出她正是白秋林的下一个目标。她咬了咬嘴唇,看着自己的裸体素描,半天没有说话。

没过几天,离婚案一审判决下来了,法院驳回了白秋林的离婚请求。当天,张敏拿着白秋林的日记向公安机关报案,状告白秋林遗弃罪,案件终于告一段落。
半年之后,遗弃案一审判决下来了。白秋林两段婚姻关系中蓄意遗弃罪名均成立,两案并罚,因手段恶劣且过程伴有打骂、虐待行为,最终判处有期徒刑,赔偿婚内抚养费1200一个月,精神损失费各10万元。

*文中配图均来自网络,仅用于补充说明。

来源;苍衣社

本站内容均转自互联网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上一篇: 燕郊拦腰砍断,炒房者割肉出局...
下一篇: 医院奇特项目大赏,仿佛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