涨姿势

中国企业家打赌简史

文/叶一成 编辑/汪小楼

来源:银杏财经

1872年,斯坦福与科恩在美国加利福尼亚洲的酒店里吵了一架,这两人一个后来创办了斯坦福大学,一个发现了让人恢复年轻秘密的表皮细胞生长因子EGF,而彼时引起他们争执的问题是:马奔跑的时候是不是四个蹄子都落地。

科恩觉得再怎么说都至少有一只蹄子要着地,直到今天依然有很多人跟科恩观点一致,可斯坦福偏偏认为不一定,说肯定存在腾空的情况。吵到极致就变成了打赌,两人把25000元美金及个人的声誉都押了上去。

经过一系列复杂的实验验证后,斯坦福赢了。不过大家的关注点已经转移到了实验中用来捕捉镜头画面的设计上,也正是因为这个设计卢米埃尔兄弟才会发明出电影这门艺术。

而比起西方人,中国人更具有赌性,无论是打赌,还是赌博。

巴菲特的黄金搭档查理·芒格曾被人问如何看待中国,他说:“我喜欢中国,公司很强员工很能干,但就是太爱赌了,他们相信运气,但人应该相信概率。”

芒格口中的他们,自然包括了企业家,五年前曾有媒体报道其接触到的大概50名企业家中,经常去赌博的有30%,80%承认曾经参与赌博。

去年快“死掉”的金立,创始人刘立荣不也承认自己赌博了吗?

不过,中国企业家们除了会在赌桌上推倒筹码,他们还喜欢在商业上打赌。既是在赌一口气,也是在赌未来,赌趋势,赌风口,赌机会。

2012年的最后一个月,深圳英联不动产董事长郭建波对华远地产董事长任志强发起了单方面的赌约邀请。赌约发起前,后者已经把“来年3月房价将暴涨”这一观点抛出去很久,并引起了一波关于房价涨跌的激烈讨论。

郭建波不要别人觉得,他要自己觉得——一线城市楼价的全面下跌画面即将上演。随后其跑到微博上发了条动态:如果到明年三月份一线城市楼市能走出任志强忽悠的又一波上涨行情,我将在北京裸奔十公里,如果相反,请任志强先生在和您一起忽悠的媒体上公开道歉。

这个赌约点燃了全网的激情,没有人关心房价涨跌对自身的影响了,潘石屹还特地跑去留言,让任志强沉住气,千万不要回应。一旦回应,就相当于接受了郭建波的赌约邀请,内容也就默认生效,结果任志强用了两个死亡微笑应赌。

能把裸奔拿来作赌注的人,通常来讲不怕人言可畏,并且充满匪气。

郭建波也的确如此,他是江苏盐城人,去深圳之前在盐城工学院学习执教,后来因为毕业后不想回盐城更不想教书才去了深圳。

郭建波觉得教书不是育人而是误人子弟,就像他觉得地产家都是暴发户或者流氓一样,他甚至把地产市场比喻成一个大妓院。

这样的人实际上并不怎么畏惧那场赌约,不过打脸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2013年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当年三月份,一二三线城市房价环比涨幅分别为2.8%、1.1%和0.9%,涨幅差距达到最大。

裸奔自然是没奔成,即使郭建波表达出了自己愿意裸奔的想法。

很多人一直觉得郭建波是一个享乐主义,吃喝玩乐样样精通,想赌的时候就赌,该开口喝酒的时候就喝,几乎每天都要小酌一口。

但他强调自己并没有喝酒抽烟的遗传,他爱上喝酒是因为工作以后发现,有钱有势有能力的人都是喝酒高手,于是开始反思自己的无能。

这个无能,不知道是在诠释酒力还是事业,不过后来面对采访记者问他对人生规划是否有了考虑时,他说他想卖东西,去网上卖老家的油条。

王健林跟史玉柱在2012年也打过房地产的赌,那时后者刚把万达的触角伸向电商,赌的是自己的长项:地产。

与郭建波的裸奔赌注不同,两人赌的是股份,王健林公开说房地产下半年会有好日子,史玉柱反驳,说要和健林兄打赌,下半年房企也没有好日子过,赌注就是万达0.1%的股份。

随后也不知是王健林怂了,还是觉得这件事本身太无聊,他解释自己的原话是房地产会先抑后扬,纯粹是个玩笑,赌局不成立。

结果到现在七年时间,房价也一路涨了七年。

赌不可怕,怕的是赌上瘾。

2012年CCTV十大中国经济年度人物颁奖,马云和王健林双双站在聚光灯下拿起了奖杯。

这一年的双十一淘宝刚打完一场大战,进账191亿独占狂欢节鳌头,王健林则带领着两年前斥资26亿美元收购的美国第二大院线AMC扭亏上市,在此之前AMC已经连续亏损三亿。

可以说,两人当时都是商界炙手可热的红人,再加上打赌这种事情一回生二回熟,颁奖现场说着说着王健林就要跟马云打赌。

王健林觉得电商再厉害,但像洗澡、捏脚、修耳朵这种业务是无法取代的。马云认为电商并不想取代谁,而是要建立一个开放、透明、公平公正的商业环境,你今天不会回头看的店小二、在街上不会点头招呼的快递员正在改变中国经济。

很显然,这是传统与现代、实体与虚拟的冲突,是电子商务能否取代传统实体零售的一个争议。辩论之下,谁也说服不了谁,谁也不想在自己的王国里向别人低头。

于是王健林以打赌收尾,等到2020年如果电商在中国整个大零售市场份额占到50%,他就给马云一个亿,反之亦然。

到今天其实谁也没取代谁,新零售这个新物种被马云提了出来,一个不争的事实是传统实体零售如果仅仅只走线下的话,一定会死在这场零售革命里,而只做线上的零售早晚都会迎来天花板。

打赌后的第二年王健林就牵手腾讯和百度投资50亿进军网络商务,马云则在2015年花了280亿入股苏宁电器,宣布走进实体经济业。

如今离赌约到期只剩一年,可王健林说的话就像空气,你是抓不住的。跟史玉柱的打赌是这样,跟马云的也一样,这边刚要跟人打赌,没多久在那边的财经论坛上被问及时连忙摆手:这就是个玩笑,是为了活跃现场气氛,当不得真,当不得真。

网上有一个问题很有意思,说王健林和马云都曾是首富,都挺牛X的,但为什么大家都比较崇拜马云而不是王健林。

两个人确实很像,时常也被人拿出来比较。王健林做客鲁豫的节目时说的那句“先定一个小目标,比方说我先挣它一个亿”,就很像马云在《开讲啦》上说的“我从来没碰过钱,我对钱没有兴趣,我最快乐的时候是一个月拿91块钱当老师的时候”,以及更早前说的,他人生最大的错误就是创立了阿里巴巴。

显然书生马云比王健林的境界更高,但后者有一股江湖气与傻气,并将土腥味时常体现在言行中,不然他也不会跟人说富贵险中求,敢闯敢干竞风流。

南加州大学政治系教授Stanley Rosen曾专门对王健林做过一些研究,王健林之所以能吸引到海外人士的注意主要是由于他早些年花了很多钱在好莱坞置业,然而有一次美国电影协会的负责人问他:“我马上要见美国总统特朗普了,你有什么要我帮你捎的话吗?”王健林却回答:告诉你们总统,如果我们不投资的话,美国人就没饭吃。

“他这样不止一次了,王健林很简单粗暴,他的自负要比别人强很多,马云的思考更安静。”

这种简单粗暴间接造成了其事业成绩的断崖式下跌,2015年他把在首富椅子上坐了十年的李嘉诚给拉下来,自己坐了上去,可屁股还没坐热,他就把首富的椅子拱手相让了出去。到了今年谁还相信万达的神话?去年卖酒店卖文旅城,今年其百货已经被清仓卖给了苏宁张近东。

虽然与马云的赌局时限未到,尚不能以绝对一词论输赢,但王健林却把自己给堵了进去。

商界很难存在什么真挚的友谊,要么是敌人,要么什么也不是。但马云和史玉柱是朋友,还有不少共同点:1.男的,2.有钱,3.任性,4.巨人和阿里都在2007年上市,5.都跟王健林打过赌。

张永生写过一本书,名字叫《史玉柱向左,马云向右》。书里说史玉柱和马云本质上不太一样,前者小的时候是品学兼优的好苗子,长大后有一种商人本能,事业遭到重创后奇迹般地依靠保健品迅速完成人生大逆转,继而向网络游戏领域进军。

后者则是坏学生的典例,创业以后身上更多的是一念之仁,失败了依然按部就班专注自己的领域,想将阿里巴巴打造成一个伟大的电子商务帝国。

当然,除开这些两人还有点不同,那就是一个是用脑的一个是补脑的。

在马云眼里,全世界只有两个人跌倒了爬起来,一个是乔布斯,一个就是补脑的史玉柱。而在史玉柱看来,自己经历过1997年巨人倒下全国媒体一哄而上、上万篇文章骂以后,这一辈子还有什么挺不过去的?他觉得马云看人很准,对商业的点评很深刻,因此两人有点惺惺相惜。

2013年马云拜访气功大师王林,传说中王林可以治百病,还能用气功隔几十米就戳死人,结果马云一去就把气功的浮夸暴露在空气中。

王林被质疑,马云也遭到口诛笔伐,他发了条微博说常有人指责他去探视“非科学”的东西,人类很容易以自己有限的科学知识去自以为是的判断世界,科学不是真理,科学是用来证明真理的。

结果言论争议愈演愈烈,史玉柱跑出来为兄弟两肋插刀:他是去找破绽的,认真你们可就输了啊。今年史玉柱被人恶搞陷入遭逮捕的传闻,马云也第一时间致电慰问他,他还感慨自己人缘不错。朋友之间打赌,一般赌的都是无关痛痒的事,比如这两人赌的是剃头发。

2012年京东和苏宁发起电商史上著名的电商大战,刘强东说京东商城大家电未来三年都将保持零毛利,还要比国美、苏宁连锁店便宜10%以上;苏宁马上应战我们不止家电,我们所有产品价格都比京东低。京东股东直接表示,除了钱什么都没有,价格战给我往死里打。

根据调研数据显示,当年有85%的网民关注并参与了大战。这85%的人里就有马云和史玉柱,一个觉得这就是场三星期的公关活动,一个认为他们是认真的。结果大战挠了下痒痒以后就没以后了,马云也愿赌服输剃了光头。

后来被史玉柱忽悠过剃光头的柳传志说,那不是输了剃的,马云也解释没有那回事儿,自己剃光头就是想对自己有新的认识。

到底是不是因为打赌输了剃的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们打赌了。

朋友赌的无关痛痒,那敌人赌起来什么样?答案是往死里赌,不赌也要往死里怼。

那年夏天发起电商大战的张近东和刘强东就是主角。当大战演变成口水仗并打得不可开交时,前者觉得后者是在碰瓷,说大强子是蹬三轮的,跟自己这个开宝马的剐上了,开宝马的还没说什么,蹬三轮的反而气势汹汹先高声嚷嚷起来。

然后公开打赌,如果京东的增速比苏宁快,就把苏宁送给刘强东。刘强东也怼回去,如果京东赢了,就把赢得得苏宁1亿股份给转发微博的网友。

当时苏宁上半年的增速为120%,2011年的时候苏宁的营收高达938亿元,京东只有苏宁的四分之一不到:211亿。打赌的两年后,也就是2014年,京东第一次在净收入上超过苏宁,再过两年京东市值反过来变成苏宁的4倍。

但两人都不太回应赌约的事情,刘强东在中国全球企业家年会上把赌约当玩笑讲出来,后来还把微博删了。

也许两人就是为了赌心底的一口气,嘴上谁也不想饶过谁,毕竟此前苏宁牵手阿里,京东背靠腾讯,时常会有人问谁是谁的马仔,谁又是谁的小弟。

张近东发迹于苏南,刘强东出身于苏北,确实谁也瞧不上谁。

2015年苏宁刚与阿里宣布牵手,京东就指责阿里不正当竞争要求商家二选一,实名举报阿里扰乱电子商务市场秩序。

两天后,苏宁就发布了一篇名为《老师若是真的强,头条何须老板娘》的推文,暗指刘强东要依靠奶茶妹妹带动营销京东,毕竟这一年两人结婚的消息实锤以后,再到今天的几年时间里,章泽天一度都是京东的另一张名片。

与阿里合作张近东一是为了苏宁,也是为了超过刘强东,用了快20年时间做的销量,京东10年多就超越了,张近东有一口气咽不下。

两年后刘强东做客《遇见大咖》,说:我们在宿迁市的电商占有率已是第一,但是我竟然发现国美、苏宁的店还在那儿呢,还有什么OPPO,还有各种各样的专卖店,那都是我们京东的耻辱,兄弟们。他还说要把苏宁周围的所有广告牌都买下,至少买断五年,一直要买到张近东推出宿迁为止。

宿迁可是他的山,一个山里只能有一个王,都是东哥,你选张近东还是刘强东?

张近东第一时间作出回应,还好刘总去的地方不多,宿迁还不是一个很大的的城市,就已经感到耻辱了,如果去更多的城市、更繁华的地区看看,岂不是活不下去了?

“世界那么大,看了又耻辱,不看又难受,刘总还是好好活着吧。”

只是,无论是打赌还是互怼,打得再不可开交,江苏的首富谁也都没能沾上边。

2013年,在一样的央视年度经济人物颁奖典礼、一样的舞台、一样的聚光灯下,董明珠和雷军跟上一年的王健林马云一样,打了个赌。

那时候,董明珠刚刚成为格力的董事长一年多,白电行业整体都处于调整状态,格力依靠于其渠道优势保持着较高速的增长。雷军的小米则刚刚完成D轮融资,估值突破百亿美元关卡,两个人都风光无两。

赌约是雷军先发起来的,他觉得小米模式能挑战格力模式,并且请全国人民作证,五年之内营业额要击败格力,赌约一块钱。董明珠说,第一,你不可能赢,第二,我跟你赌10个亿。雷军觉得小米是中国创造,格力是中国创造,然后还拉来现场的马云做担保人。

每个打赌的人,赌的时候都是发自内心的觉得自己会赢,输的时候却不是发自内心的意识到自己输了。

2014年在论坛上别人问赌局谁会赢,雷军一把拿过话筒说自己打赌时就有99%的把握会赢,再过一两年格力就要输了。旁边的刘强东也加了一句,注定是雷军会赢的。

说这些话的时候小米估值已经高达450亿美元,同年,董明珠公开表明自己有百分百的把握,甚至到去年的时候,她已经单方面宣布格力赢了。

一个是做实体经济的,一个是做互联网的,结果打赌以后做实体经济的开始做手机,做互联网的说要做互联网空调。

格力手机已经出了好几款但市场都不怎么买单,2015年时智能家居概念火热,董明珠在介绍自己家手机的时候还说了一句,不是用一个手机遥控家电就叫智能家居。今年格力的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上,她提醒股东们,你们拿了我的分红,你就应该买手机。

但很显然在手机这个赛道上小米更有话语权,3G时代是中华酷联,而这几年的4G时代是华米OV,至于5G时代,还未可知。

雷军是打赌的第二年入股了格力的对手美的后,开始做的空调,他说那是年轻人的第一台空调。当时董明珠两次参加论坛,两次都喷了小米和美的,说这是两个骗子走到一起,是小偷集团。

当然,那场赌局的结果是去年的财报出来以后,董明珠赢了,赌约自然成了玩笑话。虽然打赌赢了,但是格力与对手们的斗智斗勇不会停止,比如跟美的、海尔一起把战火从一二线城市打到了下沉市场,又从国内打到国外,而奥克斯、长虹、TCL等小品牌依附于电商平台正在改写空调行业的格局。

雷军的小米在去年敲钟以后就破发,股价有点萎靡不振,即使财报很亮眼但股价就是反其道而行,到底是互联网公司还是硬件公司业内有很大的争议,市场对小米的定位一直是屋梁上的冬瓜,二面滚。

不过,内忧外患并不能阻挡雷军与董明珠约上下一场赌局。上个月底在中国质量协会四十周年纪念大会上,雷军回应了董明珠再赌五年的提议:初期和董大姐打赌是无知无畏,现在还愿意继续试一下。

知乎上有一个问题是,董明珠和雷军要再赌五年,你怎么看?有人说,五年后雷军肯定在小米,但董明珠在不在格力就不好说了。

人与人之间的打赌,赌的既是别人,也是在赌自己,而商业本身就一场赌博。

陈天桥说过,任何一个决策它都有赌博的成分,因为已经说了所以必须专注,但没有一个人知道这个方向一定能成功,所以一个伟大的战略家或者说军事家,实际上在经过缜密的分析以后,最后都是赌博。

在那些曾经互相打过赌的企业家中,大多数人赌的都是时代的一种趋势,或者未来的商业模式,没有人会真的把赌注放在心上,他们在意的只有打赌本身这件事。赢了,那就是战略上的成功,输了,就是战略上的失败。

嗅觉灵敏的商人会将商业情报作用发挥到极致,打赌这个事情除了能给自身及企业带来一定的关注度和影响力,有时候还会转换各自扮演的角色。

有人曾评论企业家打赌行为,认为由于公众对商业审美取向的变化,越来越喜欢互联网和新商业,所以马云、刘强东、雷军等人太过耀眼,几乎快把张近东、柳传志等人淹没。

如果没有噱头去抢镜,那如何唤醒公众大脑皮层的记忆,而打赌,自然成为一种又吸引人、又能点燃看客激情的最佳方式。

赌着赌着,说不定红了。

本站内容均转自互联网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上一篇: 门当户对贴:北京大专男和安徽硕士女的感情经历...
下一篇: 现在再回看宫鲁鸣教练对周琦的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