涨姿势

联想最有权势的那个女人去世了

文/小满

来源/首席人物观

01

马雪征逝世的消息突然传来,无数业界人士感到惊诧。

杨元庆第一时间在朋友圈做出反应:

马雪征一生经历丰富,但最广为人知的,依然是她在联想公司的17年。

谈论马雪征和联想的渊源,还得从31年前一次香港的活动说起。

1988年,联想在香港开业,马雪征陪中科院周光召院长前去剪彩。

当时的联想,还是一个只有十几个人的小公司,员工们都挤在一个破旧的小厂房里办公。

马雪征走进办公室时,柳传志正在雄心勃勃地向众人描绘联想未来的宏伟蓝图,这场热血沸腾的演讲深深感染了她。

两年后,马雪征放弃了近在咫尺的副局长职位,正式加入联想,她说:“企业家与政治家有类似的魅力”。

柳传志则打趣说她是“资产阶级闹革命”。

从马雪征后来的人生轨迹来看,她当初的这个决定,并不亚于一场浩荡的“自我革命”。

1978年,马雪征从首都师范大学毕业,分配到中科院做对外合作项目。

二十几岁的马雪征工作热情很高,在同行中出类拔萃。

比如,她曾和几位同事一起组织过青藏地区的地质考察项目。

三年时间内,马雪征先后进藏五次,从南到北穿越了整个青藏高原,完成了地质考察。

那个充满朝气的时代里,凭借简明干练的工作风格,让马雪征很快在人群中脱颖而出。

不久后,马雪征成为了中科院最年轻的处长。

在30岁时,马雪征就能享受到专家级的薪水待遇,这是别人五六十岁才能达到的水平。

她还曾为邓小平做过翻译,所接触大都是著名学者、诺贝尔奖获得者、外国大使、科技部长等这类大人物。

加入联想前的马雪征,已经是中科院两个处的处长,她负责中科院国际合作局的合作项目,距离升任副局长仅是一步之遥。

从马雪征人生前半段的履历来看,她的仕途可谓是顺风顺水,令人艳羡。

但正在春风得意之时,马雪征选择弃政从商。

这既是际遇使然,也是马雪征自身性格选择的必然。

马雪征为人干练务实,工作积极严谨,做事锋芒难掩,不擅圆滑世故。

但在中科院,她曾听到这样一些议论:“千万不能让马雪征当局长,否则局里的人得走掉一半。”

或许就是官场这种“高处不胜寒”的情况,让她开始向往外面的自由空气。

无独有偶。

柳传志在1984年创立联想之前,也是中科院人事局领导干部处的干部。

在时代春风吹起的浪潮之下,两个满怀雄心的人,就这样碰到了一起。

在那时,谁也不会想到,这个叫马雪征的人,会在日后成为联想最具权势的女人。

02

放弃如锦的仕途,进入“小公司”联想的马雪征,并非信心十足,她这样描述那段时光:

“90年代初下海,根本看不清任何方向,压力很大。”

心里打鼓的人,还有柳传志。

一个即将升任副局长的人,为什么突然要来自己的小公司?

为此联想还特别召开了会议,讨论马雪征的“真实意图”,但会议最终还是全票通过了马雪征的加入。

一开始,柳传志让马雪征去做生产线的工人,当售货柜前销售员,马雪征毫无怨言。

在联想,马雪征再次表现出超强的工作能力。

6个月后,凭借一口流利的英语,她就晋升为香港联想总经理吕谭平的总裁助理。

再后来,马雪征升任为香港联想的副总经理。

1994年,马雪征主持完成了联想的香港上市。

图:1994年联想集团在香港成功上市

图:1994年联想集团在香港成功上市

联想香港公司总经理吕谭平的黯然出局,给了马雪征更多的机会。

1997年,马雪征操刀完成了香港、北京联想的合并,一个崭新的联想瞬间诞生在国际资本市场的前沿。

马雪征逐渐获得了柳传志的充分信任,她也愈来愈接近联想公司权力的核心。

从那时起,她成为了联想高级副总裁,并与杨元庆、郭为作为执行董事进入董事会,这也奠定了联想未来的权力格局。

1998年,联想陷入空前的危机中,公司资产负债率高达将近200%。

为筹措资金,马雪征和柳传志为银行高管摆下饭局,结果根本没有人来吃这顿饭。

最后,联想的控股公司拿出联想所有股票做抵押,马雪征和柳传志拍着胸脯保证一年还款。

10个月后,联想提前完成还款。

在度过危机之后,2000年联想集团完成了分拆,马雪征正式出任联想集团CFO,主管香港分部,策略投资和投资者关系工作。

这一年,她被《亚洲金融》杂志评为“最佳首席财务官”。

作为联想的首位CFO,马雪征交出了一张完美的成绩单。

她不仅把联想的资产负债表打理得井井有条,还主持联想入主赢时通,和电讯盈科与AOL战略合作,以及投资搜狐、金山、新东方等。

与此同时,马雪征还亲自率队前往洛桑,为联想拿下了奥运会TOP赞助商的资格。

此后,马雪征连续三年荣登《财富》杂志最有权力的商业女性50强榜单。

在马雪征的主导下,联想建立国际财务标准,引入了美国会计审计标准。

2003年,非典疫情肆虐中国大地,许多企业都不堪重击。

但是联想的净收入却奇迹般地增长了4%,这其中,马雪征主导的国际商业联盟战略功不可没。

后来,有评论者认为:“马雪征本身就是联想国际化的象征。”

但真正让马雪征在坊间名声大噪的,则是联想与IBM个人电脑的并购案。

2004年,杨元庆提交的关于联想收购IBM PC部门的提议,第二次被联想控股董事会所否决。

与柳传志共事14年来,马雪征对心存鸿图的柳传志十分了解,她判断,柳传志从内心里不会反对收购。

但在当时,联想的年收入还不到IBM PC部门的三分之一,想要吞并这样一家公司,风险实在太大。

后来,马雪征协助杨元庆找来了3家第三方公司:麦肯锡、高盛和GA投资公司,安排他们向联想控股公司的董事们逐一分析并购利弊。

结果众所周知,在当年的12月,联想集团完成了对IBM PC部门的收购,这则被描述为“蛇吞象”的收购消息曾经轰动一时。

图:联想收购IBM电脑业务

图:联想收购IBM电脑业务

收购案最终以12.5亿美元的较低价格成交,这个价格出乎许多市场人士预料。

在联想收购IBM PC部门的发布会上,有记者问及此在谈判的过程中,是否还有其他的附属条件时,马雪征在回答中表示:“你的这个问题是对联想谈判团的最大表扬。”

自此,联想一跃成为全球排名第三的PC生产商。

收购案结束后,她的注意力逐渐转向私人股权基金,初生退意,但柳传志要求她再送新联想一程。

2006年5月,马雪征交出了联想收购IBM后的第一份财报。

同时,她也递交了自己的辞职报告。

回忆起在联想的经历时,马雪征向媒体谦虚表示:

“我一直觉得是联想给我机会,否则我依然可能还是一个副局级干部而已。”

而柳传志也曾戏言:“我是给马雪征打工的。”

马雪征在联想的分量之重,可见一斑。

03

2007年,马雪征正式宣布从联想退休。

当时这在联想引发了不小的“地震”,其间,柳传志也曾极力挽留,但都被马雪征婉言谢绝。

马雪征也不想去联想控股和弘毅投资,她说:

“你要知道那边的能人也很多,又来了一个老大姐?咱也要替人家考虑。”

离开联想后,马雪征完成了人生的第三次转身,加盟投资基金TPG亚洲,成为TPG董事总经理以及合伙人。

刚加入TPG两年,马雪征就完成了两个大项目:投资达芙妮和物美,总投资折合人民币14亿元左右。

而这也是TPG两年间在中国最主要的项目,无一例外,均被马雪征包揽。

“现在投资和基金这么多,搁在一块抢一个项目,我觉得90%的项目我都能拿下来。”进入到PE行业的马雪征,自信依旧。

2011 年,年近花甲的马雪征自主创业,组建了自己的 PE 公司博裕资本,并出任董事长 , 完成了从“女二号”到“女一号”的蜕变。

马雪征向来很少接受媒体采访,从那以后,她更是基本谢绝了所有的专访。

博裕资本拥有许多知名投资案例,包括在2012年时联合中信资本、国开金融等一起投资阿里巴巴,投资微众银行、网易云音乐、同程旅游、爱康国宾等。

此外,随着药明康德、B站、基石药业在去年相继上市,博裕资本近年来的退出战绩也非常丰厚。

在加盟TPG时,曾有人这样评价马雪征:学习能力强、沟通能力强、 多任务处理能力强。

马雪征的“多任务处理”,也体现在平衡家庭和工作的关系。

在女儿刚四五岁的时候,也是马雪征最忙的时候,她常常下班后回家先把饭做成半成品,然后再去商业应酬,先生回来再做剩下一半的晚饭。

对此,她说:“要有意识把各种关系处理好,这样是可以做到的。”

在昨天,柳传志发文悼念马雪征:

“得知雪征不幸辞世的消息,我的震惊和伤感难以言表。

众人眼中的雪征,是光鲜亮丽的CFO、是意气风发的投资人、是叱咤风云的商界木兰、是推动联想集团国际化进程的功臣。

然而,我格外难忘的,还是她为公司的发展所付出的那些鲜为人知的艰辛。

雪征聪明、勤奋、乐观向上、坚韧不拔、永远充满能量,她用自己的努力和热诚感染了身边的每一个人。她是一个好伙伴,好战友。

我会永远怀念她!

雪征一路走好!”

04

1952 年出生于天津的马雪征,自言从小接受的是鼓励式教育。

用她自己的话来说:“一直是功课最好的学生,在很多事情上也自信可以做得比别人更好。”

从始至终,马雪征都是一个要强的人,她始终思考着如何把事情做好

在离世前,马雪征的头衔包括联想的独立非执行董事,港交所和太古股份的独立非执行董事、施耐德电气的独立董事。

外界曾经把她与柳传志、杨元庆被称为联想的“三驾马车”。

刚进去商业领域的马雪征,其实也有不适应的时候。

曾经作为纯粹知识分子的马雪征,遇到的第一个难题就是在酒场喝酒。

面对那些举着酒杯的人说,“你要是不喝就是瞧不起我”,后来她也学会了把酒灌下去。

马雪征十几岁的时候赶上了文革,去东北插队,她自己的韧性归结为时代的产物。

她说:“在那个时候,我们总觉得事情不能就这么过去了,还是要坚持老实做事情,把本事学到手,早晚会有用。”

马雪征很喜欢小时候熟记的一首古诗,那是明代薛网所作的《兰花》,后来她也常常在人前背诵:

“我爱幽兰异众芳,不将颜色媚春阳。西风寒露深林下,任是无人也自香。”

如今,幽兰已去,只留传奇。

部分资料来源:

1.《马雪征:并购推手》、张蔷、《全国商情》

2.《马雪征:优雅的智慧女人》、刘欣然、《南都人物周刊》

3.《马雪征:与联想共舞》、佚名、《中小企业管理与科技》

4.《马雪征:联想输出的“资本宝贝”》、潘洪秀、《中国企业家》

5.《马雪征:中性的特权》、杨杨、《21世纪商业评论》

本站内容均转自互联网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上一篇: 抖音另一面,从吴亦凡掉粉60万说起...
下一篇: 那些活在云里的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