涨姿势

《哪吒》爆红背后,动画行业的年轻人过得怎么样?

这个夏天,《哪吒》的37亿票房,让许多人对国产动画再次升腾起信心,弃医从事动画行业17年的导演饺子,也因此成为这个行业里的头部存在。

尽管目前全国已经有超过200所大学开设了动画本科专业,但动画行业其实还很年轻,大多数从事这个行业的人也很年轻,饺子一战成名的背后,还有无数没有姓名的年轻人,因为兴趣和爱选择了动画,又因为种种原因,最终离开,散落进影视、游戏、互联网行业。

为此,我们和动画行业不同年龄的年轻人们聊了聊,想知道他们为什么要学动画,又怎么来看待身处的这个行业。

文 | 林什 史千蕙 晏家琦

编辑 | 金匝

运营 | 黄沁

1

动画行业,的确很多人转出去,我是反过来的,从别的行业转进来,一转,就是20年。

79年出生的我,算是国内最早一批看漫画长大的人。像《北京卡通》《少年漫画》《卡通王》这些国产的漫画杂志,我拿着父母给的零花钱去买,一期没落。不过我最喜欢的还是《七龙珠》和《灌篮高手》,看了《七龙珠》我第一次知道,原来漫画还可以这样画;《灌篮高手》是内容很契合当时还是初中男孩的我的心理,它也算是在我们那一代人里的经典。不过后来我才知道,看的这些日本漫画书,都是盗版。

跟其他同学不一样的是,我不光会看漫画,还会照着漫画书去临摹,然后自己再加工,编故事。虽然小时候我一天也没上过绘画培训班,从没系统地学过画画,但看漫画和画漫画,几乎花掉了小学和初中时期我所有的空闲时间,一天到晚,我就脑子里都琢磨着漫画。

初中毕业后,考虑到高中学业压力会更大,没时间去画画了,我选择了读中专。那时我没发现有动画专业,顾及父母的感受,我学了“土地管理”——他们希望我以后可以去“土地管理局”之类的地方,有一个安稳的工作。

我选的中专学校,距离家乡200多公里,从此像被“放逐”了一样:我开始花大把时间画漫画,给各大杂志社投稿。还记得有次,我花了一个暑假,做了个长篇,叫《异人》,是科幻向的,里面有变异人、克隆人、外星人……现在讲起来,觉得那个故事有点中二,不过当时是很自豪的。做完我就给《卡通王》杂志投稿了,可是没有收到录用通知。当时我给杂志的漫画,屡投不中是常态。毕业后,我没有找到动漫类的工作,回老家做了工艺品设计。

直到《钱江晚报》上的一则招聘启事,改变了我的命运,让我转进了动画行业。招聘启事是一家杭州的动画公司登的,他们需要“动画制作人员”,我觉得我的机会到了,就背着在上海工作的父母,辞掉了家乡的工作,一个人偷偷去杭州面试,直到被正式录取,才敢告诉他们,我“开始做动画了”。

进了这家动画公司后,我才知道它是一家日本动画公司的外包公司。当时,国内动画刚经历改革,从国有的美术电影厂出来的动画师们,开始自谋生路。可大家还不知道如何市场化,所以很多日本的公司趁此机会,来中国设动画外包,把最核心的创作放在日本,把加工的业务外包给中国。

每天,成堆的动画原画稿从东京机场空运到上海国际机场,再用汽车从上海运来杭州。我要做的,就是把这些跨海而来的画稿,每两张之间人物的动作,按照24帧/秒的人眼帧数,补充几十张,让两个画面衔接得流畅、自然。第二天一大早,我刚画好的这些画,会被飞机运回日本。

刚开始做的时候,我画得特别开心,觉得自己终于开始做专业动画了,还“斥资”买了一台电脑,想在动画行业大展身手。干久了才发现,这份工作里没有能让我发挥创造力、做创作的空间,我每天跟流水线上的工人没有区别,这跟我当初想做动画的初衷是相悖的。

所以我又去了另一家做美式动画的公司,他们答应让我做分镜稿。跟着他们做原创,我才知道原创不易,很多项目做着做着就黄了,最后实在干不下去,我就又做回了之前的“动画流水线工人”。

说到做“流水线工人”期间的收获,大概是我成了中国最早的一批“闪客”——我会在电脑上用flash做自己原创的矢量动画,全凭爱好,没有收入。当时的网络带宽很窄,我做一个动画一般只有一到两兆,很小,适应在有限的带宽下传播。2000年初,第一波互联网浪潮下门户网站兴起,我开始陆续接到一些来自门户网站的私活儿,比如用flash做弹窗小广告、用flash做过视频mv……慢慢到后期,我也能接到一些项目养活自己了,就跟在网上认识的“闪客”伙伴,一起成立了动画工作室,独立出来自己做。

跟互联网一样高速发展的,还有国家对动画行业的扶持。但这个阶段,很多动画人进入一个职业中最灰暗的时期:一些骗取国家补贴的动画企业开始出现。为了把数量加上去,当时国家会按照分钟数给动画进行补贴,所以一些逐利的人,会把动画做得非常粗糙,单靠着时长获得很高的国家补贴。对真正想把动画做好的人来说,这场竞争是一场“劣币驱逐良币”。

等到2010年左右,时长补贴就慢慢取消了,动画靠市场驱动,尤其是在互联网的推动下,“ip”概念出现了:一个火爆的内容,会带动一系列衍生出来的影视、动画、游戏作品。一些大的互联网、影视企业和平台,也开始重视动画,社会资本进到了动画行业。

现在我是一家动画公司的CEO。对于很多想转行的准动画毕业生,我是理解的,据我观察,他们多是工作一两年的动画人。他们会更现实一些,是从薪资、从职业瓶颈的角度考虑,离开这个行业的。动画是一个集体的工作,三五百人的团队中,更体现创作价值的是导演,更多人是去完成导演的创作意志,所以很多人的创作空间是比较小的。

其实做动画20年,很多时候我也是快乐和痛苦并存的。快乐在于,我的兴趣爱好和我的工作,是合二为一的,在如今的社会环境下,能够做自己喜欢的职业,这个比例并不高。痛苦的是,大部分人为兴趣去花钱,可我现在,是在用兴趣去赚钱,赚钱就要考虑很多方面的东西,比如团队的情绪、创作中大众的喜好、资金……这些都会跟我的兴趣、梦想发生碰撞。

动画在中国,其实现在都还不是一个大众消费的阶段。我们看到《哪吒》的火爆,37亿的票房,可是评判一个行业的市场,不能只看绝对的头部,而需要看它那50%的中间市场是否能盈亏相抵,然后淘汰掉底部的40%。如果市面上90%的动画公司很难生存,只有10%的能挣钱,在我看来,这还不能算一个正常市场。

在动画行业打拼这么多年,我看过很多人离开动画,但是我不会。从初中开始,我就把动画当作梦想,我所做的,就是一直向着我梦想的这个方向努力。在这个过程里,我所有的痛苦都是现实的痛苦,但我获得的快乐,是超脱现实的快乐。

2

进入动画行业已经9年了的我,现在的岗位是项目制片。在此之前,我在国内知名的一家动画工作室呆了5年。

中国的动画电影行业,其实还很不成熟。它不像真人电影,存在明确的分工:导演、编剧、制片、策划,还有完整的工业体系。比如《哪吒》和其它几个爆款动画电影 ,导演和编剧是同一个人,它更多是导演个人创意的抒发和才华展示。所谓的“动画编剧”也有,但他们主要编比较低幼的卡通片,真正到了动画电影的程度,往往捉襟见肘,成熟的动画电影编剧在这个行业是相当稀缺的。

原因有很多,钱是一个方面。真人电影编剧拿到的报酬 ,甚至能达到动画电影编剧的近十倍。而动画编剧的难度更大。动画没有限制,天马行空 ,因此更考验人的想象力,能从无到有构建一个新奇的世界观。

一个解决途径是“智囊团”。这种创作方式在真人电影中早就有了,但第一个把它用于动画电影的,是皮克斯。第一部《玩具总动员》是约翰·拉塞特一个人的作品,但个人的力量始终是有限的,于是就有了专业的动画人、好莱坞真人版编剧、外脑顾问等共同组成的智囊团,不停地进行头脑风暴,互相激发想象力与创作力,不断地磨合和修改故事。正是在这样的条件下,皮克斯诞生了许多可以称之为精品的作品。

真人电影的产业已经很成熟了,会有专业的团队一起想怎么更好地迎合市场,怎么把东西卖出去,怎么把作品当成产品来开发和运营。但中国动画电影从开始至今,都没能形成这种商业化的体系。大家怀着梦想,闭门造车。

在《大圣归来》之前,所有人对动画市场都没什么底气。《大圣》要到的投资就一点点,没办法,市场上没有先例,投资方不会看好。《大圣》火了之后,大家才发现,噢,原来动画也可以这么多票房,而戳中观众的是“燃”,也就是最打动青少年观众的一个点。许多动画公司就在那个时候转变思路的:抛弃《熊出没》类的合家欢,转向热血的、非低幼的动画电影。《哪吒》能火,不仅有天时地利的巧合,更是因为做了非常充足的市场调研,击中了观众的“点”:霸凌和偏见,是80后、90后一贯关心的议题,你可以观察到,从故事本身到后期宣发,都是紧紧扣住这个点来展开的。

大多数人进入动画行业都是由于热爱,离开都是因为钱。我用三维动画来举个例子,它是艺术和技术的结合,艺术方面,许多动画人才去了国外,或是转向了游戏行业,也有人选择了留下;技术上,那些做电脑图形学的计算机人才,如果跳去互联网公司,可以得到更多的报酬。大家进入这个行业,甚至愿意以此为事业奋斗终生,真的是出于一腔热血,出于纯粹的喜欢。

如果你没考虑好要把动画当成终身事业,劝你不要轻易进入这个行业。钱是一个方面,另一个方面是,实在是太辛苦了。普通观众坐在台下,可能很难想象:你看到的每一个镜头,都要经过无数遍打磨。赶项目的时候,甚至会集体通宵。

我目睹过不少人的离开。就在去年,我身边还有优秀的动画师转行去做了游戏。惋惜是有的,但我可以理解他们,毕竟要养家,要吃饭。我自己也有过打退堂鼓的时候,在这里受挫败,又能看到外界的诱惑,比如去做电影分镜,经济上的回报更高。

但我还是选择了留下。动画是我从小的热爱,我大学也是学的这个,毕业之后就没离开过这个行业。如果现在要我离开,我甚至不知道自己还可以做什么。

环境在变好。《大圣》和《哪吒》的走红,对于动画人来说,是非常激励人心的。投资人能看到市场的潜力,愿意给动画电影投钱了。依旧辛苦,但福利待遇在提高,也慢慢能留住人了。说不定再过几年,动画行业的环境越来越好,那些离开的人,还是会选择回来。

不过,当你和团队花个三五年、甚至近十年的时间,磨一部作品,终于经过重重困难上映,你坐在那里,看到自己的名字出现在荧幕上,那种成就感是无法言传的。

3

大学时代,我学的动画专业,当时我们班有30个人,目前还在动画行业里的,只有我1个。

像很多同行一样,我因为从小喜欢动漫,在大学选择了动画专业。在浙江理工大学动画专业开设的第二年,我入读了。因为是学校新开设的专业,所以像传统动画、电脑动画这些专业方向,都没有细分出来。大学时期,专业课我什么都学,学的也很杂。

当时我对三维动画最感兴趣,因为少年时代我就特别喜欢《玩具总动员》这部横空出世的三维动画。但当时,三维动画比较新,学校里关于三维动画的课程只有2个月,教三维动画的老师,其实也并不是很了解制作三维动画的软件,都没有经验,所以当软件出现bug的时候,老师会和我们一起看书、想办法解决。

这样的状况下,大家都只学了个皮毛,以至于在准备毕业作品的时候,很多同学都报名去了校外做三维动画培训的机构,边学习边准备毕业设计。现在回头看看,其实会发现,当时大学的动画教育不够专业。

在大学学习的期间,我对即将进入的动画行业并不了解。毕业后,我和6、7个同学一起开了一个工作室,接到的几乎都是一些flash公益动画短片项目,没有我想做的三维动画,所以我决定出国,继续学习电脑动画。

我去了加拿大,重新念了一个两年的动画专业的大专。在加拿大学动画时,我发现教我的老师都有在影视动画公司工作的经验,所以教学的时候,他们会根据自己的工作、技术经验,给我们比较详细的例子和细致的示范。

回国的时候,我也面临了是否要转行的选择。那时有两个选择摆在我眼前:进入游戏行业去管理一个游戏项目,和坚守老本行继续做动画。游戏行业的那份工作薪水,比动画高了一倍。但我内心里,是更倾向于做动画的,因为它是我的出发点,一个初心。而且,从现实角度来说,我比较看好动画公司的那个项目,它的剧本故事很打动我,目前国内还没有类似题材的动画电影,我觉得这会是一个不错的开端。

不过,即便抛去这些因素,我多半也还是会选择动画,因为我很想为国内的动画行业尽自己的一份力——《哪吒》的火爆,证明国内的观众需要高品质的动画电影;但很多做视觉的人才,还活跃在影视产业、游戏产业,没有在动画行业。

还有一个比较私人的、没转行的原因,就是我最近当爸爸了。我现在每天都迫不及待地等宝宝长大,想给她看我以前做过的动画片。我不会去刻意引导她如何看懂动画片,只要她喜欢看,我就很骄傲,很开心了。

4

有人问我,在中国传媒大学系统地学习了两年动画之后,这个专业和我预想的有什么差别,我说,好难,别来,真的,信我。

感觉从有记忆开始,我就开始画画了。每逢暑假,我起床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电视看动画。少儿频道鞠萍姐姐主持的“动漫世界”和卡酷的“暑假大排档”可以算是我的动画启蒙。长大一点儿之后,我还会给喜欢的作品画同人图。虽然在童年时代,我没有系统地学过画画,但是从事和动画相关的事业这个念头,在我心里还是挺坚定的。

说来也是很神奇,从来没有接受过专业绘画教育的我,只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报名了小升初的特长生考试,居然一考就考上了中央工艺美术学院(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前身)附属中学,然后一念就念了六年。我至今都不知道那场考试是怎么通过的。

高二那年的清明节假期,正是应届的艺考生出成绩的时候,我当时每天就趴在床上刷微博,了解艺考的相关信息。看到各路画手大神都悲喜交加的,我觉得还蛮刺激的,而且一想到明年就轮到自己了,心里也会害怕。

我相信对于所有的动画考生来说,最终选择了这个专业都是因为“兴趣”和“爱”吧。其实对于要不要考动画这个问题,我也经历了一番纠结。因为动画画室一般不会过多准备或练习除志愿学校以外的其他院校的考试内容,所以这条路算是独木桥。如果没考上中国传媒大学的话,对于那些被别人列为保底的院校,我要么成绩一般般,要么就彻底没戏,如果当时拿不到中国传媒大学的合格证,我可能真的就面临着没有大学上的严峻问题了,那阵子真的非常绝望。但是经过认真思考之后,我觉得与其去不想读的专业将就,还是坚持自己的理想比较好。

考试有考试的绝望,然而到真正开始系统地学习动画之后,我又有了新的绝望。实话实说,学动画真的挺“肝”的,经常想不出作业要画什么,有的时候我甚至觉得写论文都比画动画好,真的是一种煎熬。

有一节动画原理课的课后作业,是画五种不同的液体从容器中倾倒出来的场景。我当时只是想五种液体都想了很久,更别提要画出它们的不同质感了……于是,我就搜罗各种素材,搜不到的话就靠想象力去编,最后总算是画出来了。只不过交上去之后,还是被老师大刀阔斧地改了很多,顿时觉得很受挫。依据生活经历作画十分考验能力,而做动画的过程,大部分都是这种像变魔术一样的事情。

我是一个不太自信的人。虽然画画很难,但是我觉得无论是在身边,还是在社会上,比我强的人到处都是。我经常会想“我这样的人也能有工作吗?”“我真的能够创造价值吗?”,所以我至今都没有出去实习的打算,我想要变得再强一点,再出去积累经验。

再看整个行业,在国内,动画行业地位不高,但我觉得,它更新的速度并不算太慢。作为一名动画专业的学生,与其过分关注在这个行业中存在的一些硬性问题,我反倒认为这种由于客观限制而造成的缓慢步调,恰恰能给高质量“爆款动画电影”的横空出世腾出充分的时间。任何行业在走向成熟的过程中都会有一个必经的过程,如果为了抢占市场份额而无法保证作品质量的话,整个行业反而会陷入一个恶性竞争的境地。

我很喜欢画画,我也觉得自己离不开画画,我想要用画笔来讲述我脑海里的故事,传达属于我的思想。我知道,在不远的将来,我很有可能会因为现实因素而日夜忙碌,无所适从,始终无法过上那种我向往的终日不愁生计、无忧无虑作画的平淡生活。但是,我觉得我还是会想努力跻身进这个行业。

毕竟,为了喜欢的事情“知难而上”,也是一件令人羡慕的事情吧。

来源:每日人物

微信福利号:(Q48855599) 资讯号:(iFishpond) 商务合作 tintin@zhangzishi.cc

本站内容均转自互联网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上一篇: 电影史上最有意思的反派之一,是灭霸...
下一篇: 又一起!男子吃了盘黑木耳,失去意识进了ICU!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