涨姿势

告密绝不是一件好事

@孙孙骆驼

我初中有一个班主任,他最爱做的事情就是在某天傍晚放学的时候出现在班级门口,让大家先别走,然后走上讲台,循循善诱的询问最近班上是不是有人早恋,谁在用手机,谁在偷偷看不三不四的书。我们没有人说话,甚至连对视也不太敢,生怕看起来最像嫌疑人,这时候他就会慢悠悠拿出自己的小盒子,各取出三沓纸,按着教室座位的左中右排分发下去,让我们写一个名字,必须写,要是真的不知道事件元凶,就写你觉得最近班级谁最不遵守纪律。那是我这辈子最恨的老师,我毕业那天把他的摩托车的两个胎给扎的稀巴烂,但是我恨不得捅了他,因为他真的没有还给我那些被没收的书。我最近上网,总会想起那些放了学不能走的傍晚,那是我活到现在最恐惧的记忆之一,但是起码,那时坐在台下的我们,还有一点点沉默的自持,也是大家因为后来大家集体不写名字,这项可怕的活动才被迫中止了,好像那时候尚且年幼的我们就隐隐知道,这种沉默,看起来是在保护别人,其实也在保护自己。但今天傍晚我坐在这网络教室的后排往四周看,发现他们在兴高采烈眉飞色舞在纸上写满了别人的名字,甚至还跟台上的老师要更多的、更大的纸。我真的,太害怕了。

本站内容均转自互联网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上一篇: 金鸡你太美:金鸡百花奖坊间海报挑战赛。...
下一篇: 朵唯,一个国产手机品牌的非典型没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