涨姿势

你不应错过的年度必看佳作 《寄生虫》

自从奉俊昊导演的《寄生虫》拿到了戛纳金棕榈大奖,国内的影迷就在翘首以盼,不是上映(知道没啥戏),而是等资源。

加上First电影节又因“技术问题”停止放映后,就进一步吊起了大家的胃口。

几天前夕阳老师发信息,说后天资源就到,约我去他家一起看。但有个挺蹊跷的事儿,各大韩流字幕组都被明里暗里通知不要翻译,我寻摸着这难道是要引进公映的节奏了?

网友们戏称:找《寄生虫》熟肉资源比找黄片还难…..

不过这无法阻挡万能的影迷,字幕好歹是配上了,这应该是今年圈内最热的一部韩国片了。

先说下总调性,《寄生虫》虽然得了金棕榈这个偏艺术的奖,但奉俊昊拍的非常商业有娱乐性,不是那种会让普通观众一头雾水的文艺片,事实上看完我都有点不敢相信,戛纳的评委们现在这么亲民了么?

下面会有剧透,想看的同学先去下资源,找一个磁力搜索站,打上片名,不难找。

我觉得《寄生虫》这片儿有必要连刷两遍,第一遍看剧情,第二遍品细节。

剧情明快易懂,金家是典型的韩国社会底层,住在潮湿阴暗的半地下室,父亲金基泽、母亲忠淑都没有正式工作,儿子金基宇、女儿金基婷双双考大学落榜,正在复读。

一家人关系还算融洽,他们面临的最大窘迫,就一个字:穷。连电话费都交不起,Wifi也要蹭邻居的,人穷志短马瘦毛长,对那个总在他们窗前小便的醉汉,他们都不敢出去呵斥。

此时基宇的朋友敏赫来访,他带了一块石头,说是爷爷的收藏品,能带来财运。

无事不登三宝殿,敏赫马上要去留学,他想拜托基宇帮忙辅导一个有钱人家的女儿,还说回来就要娶她。

之所以找基宇,是因为觉得这穷小子毫无卖点,不会撬自己墙角。

为了那份不错的薪水,基宇让妹妹伪造了一份学历证书,去富人的大宅应聘,因为有敏赫的引荐,很顺利的当上了富家小姐的英语家庭教师。

这家富人住在由名家设计的大房子里,也是四个人,太太、先生与一儿一女,外加一个女佣。

接下来金家的“运人”计划开始了,终极目的呢,是让他们家的每个人成为富人的雇员,也就是片名的“寄生”之意。

首先是富人小孩子的美术教师,由女儿基婷扮演,基宇装作不经意间吹嘘了基婷的才能,她本来就是学美术出身,连夜突击了些艺术理论,成功驯服顽劣熊孩子,把贵妇唬的一愣一愣的。

然后基婷又设计把原来的司机赶走,她偷偷把内裤脱下来放到车里,故意让主人发现,让他以为司机在车上与女人乱搞,一气之下将其开除。

然后基婷见缝插针的说:我有一个朋友…..成功把老爸举荐成了司机。

最后是那个女佣,她跟随主人多年,周到细致很少犯错,这个比较难整,全家齐上阵,抓住女佣对水蜜桃过敏这一点,让贵妇以为她得了肺结核,开除。

这一家人应该去考中央戏剧学院,打工真是浪费了戏精天赋。

经过眼花缭乱的瞒天过海,终于完成了鸠占鹊巢计划,这两家人像连体婴儿一样绑在了一起。(富人此时还茫然无知)

有了高薪工作,全家人腰板儿也挺了起来,当那个流浪汉再来随地小便时,父亲与儿子齐上阵将其赶走,奉俊昊在电影中多次运用高速镜头配以歌声,呈现出一种优雅的荒诞感。

某日富人举家外出露营,这栋大房子成了金家的乐园,他们平时必须装成陌生人,这回可算放松下来,不再把自己当外人。无非就是躺在大草坪上看书、泡浴缸里刷剧、享受各种名贵好酒,母亲还在庭院里玩起了年轻时擅长的链球。

富人的生活就是这么无(mei)聊(hao)。

在他们喝酒得瑟的桥段,出现了故事内核对话,父亲金基泽说这家富人好善良好容易骗哦,母亲忠淑说不是“有钱却很善良”,而是“有钱,所以善良”。

当你是个居高临下的富人时,可以尽情的挥洒善心,而穷人没有这样的资本,即我们俗话说的:穷生奸计,富长良心。

奸人和善人属性不是娘胎里带的,可以互相转换,接下来母亲又说了金句:

当然,这是穷人的思维,他们认为只要有钱就能解决一切问题,富人的烦恼不是他们能考虑到、或者说想象到的。

《寄生虫》完全是按照商业类型片的节奏拍的,此时故事过半,小高潮点到来。

就在一家人推杯换盏之时,先前的女佣来叫门,脸上还挂着伤痕,她说有些东西放在地下室想取一下。

下面发生的事让所有人瞠目结舌,在地下室的酒架后面,竟然有个暗门!

这个地窖是前任主人修的(以防打仗),富人买房子的时候并不知道,里面女佣的丈夫已经秘密的住了四年,女仆的说辞是为了躲债(她脸上的伤应该就是债主打的)

女仆偶然间也得知了一家人的阴谋,以“向主人告密”为把柄将他们制住,这个情节来的太突然,本来的阶层固化主题一下子跳到了底层相杀。

电话响起,因为大雨露营取消,富人8分钟后抵达。

一顿猛操作后,总算是收拾了残局,富人也没看出什么破绽。女仆二人一个昏倒一个被绑,金家除了母亲忠淑,都从车库逃走,狼狈的往家走,到了后才发现大雨已经把他们半地下室的家给淹了。

女儿基婷坐在喷溅的马桶上抽烟这个镜头真是太扎人了。

每一个光鲜的城市都有两幅面孔,阳光普照时自然充满欢笑,一旦碰到灾害,特别是水患,就会把寄生在社会底层的人冲出来,体育场里横七竖八的躺着无家可归的贫民。

此时山顶上的豪宅里依然岁月静好,他们不知道昨夜的暴雨意味着什么,可能还会来个深呼吸说雨后的空气好清新。

接下来更具讽刺的一幕出现,贵妇看见天气这么好,就打电话给金家每一个人,说想给儿子搞个生日会。

从这时候开始我就和夕阳老师在讨论,故事会往哪个方向发展呢?备选方案大约有三种。

一、女佣家与金家合作,继续这种扭曲的寄生关系,这样所有人都会满意,结尾绝望而荒诞。

二、金家杀掉女佣,黑化,进而控制富人,完成对宿主的反噬。

第三种是阶层大乱斗,底层把上层杀掉,或取而代之(操作上很难),或是搞了一个大新闻,引起社会大讨论。

奉俊昊大致选择了第三种,女佣丈夫从地下杀上来,先干掉了基婷,然后被妈妈忠淑干掉,爸爸因为富人的见死不救而杀之,欢乐的Party变成一片血污。

但里面又有些不一样的东西,金家其实对富人并没有仇恨,老爸老妈暗地里庆幸遇到了好人家,基宇也曾经想娶了富人女儿跻身豪门。

富人这边呢,其实也并没做错什么,我看有评论者说电影中的富人也太傻白甜了点,说好的为富不仁呢?想想也能释然,这些司机、保姆、家庭教师,完全不是富人圈子里的,根本形不成利益冲突,那种“善”,是隔阂造就的。

真正的蔑视,叫做“不在乎”。

这就造成两个阶层完全不了解对方,都处在“意淫”的状态。我想起有一个词叫“信息茧房”,现代社会人们的认识反而会被窄化,形成一个个的“茧”,这不是就是穷与富的隐喻么?各自都以为那个“茧”是全世界。

《寄生虫》最可见的主题当然是“阶层固化”这个当下很热门的话题,这个词其实早早就有了,18世纪大革命以前的欧洲,是个完全的固化社会,贵族、平民老死不相往来(咱好歹还有个科举考试),积累到一定程度,断头台就来了。

现在是没有帝王将相的时代,显性的血缘、门第都被抹平,但有人的地方就必然分个三六九等,阶层以更加隐蔽的方式牢固存在。

《寄生虫》里的穷人与富人,对这种分层习以为常,并没有要打土豪分田地的意思,尤其突出的是女佣的老公,他甚至很敬佩富人,每次富人回家,他就手动打开走廊上的灯,像欢迎一个帝王,这个细节真是太妙了。

那是什么让父亲金基泽突然下杀手了呢?这个情节看过的同学应该会觉得比较突兀,我也吓了一跳,导火索就是富人见死不救(在那个时候选择救儿子似乎也不太过分),在拿车钥匙的时候还嫌弃穷人身上的“味道”。

奉俊昊应该也是怕无法自圆其说,所以“味道”这个细节在前面铺垫了很多次。

富人夫妇在沙发上做爱前还讨论着金司机的味道。这段做爱的戏虽然啥也没露,但极为魅惑。(YY一下如果奉俊昊去拍色情片肯定也是一把好手)

这个“味道”象征一种原罪,爸爸以为自己得到了体面的工作,已经相当程度上不是“蟑螂”了,而这种味道却无时无刻不散发出来,那一刀刺破了“阶层跃迁”的幻象。

所以,他才会在杀了人后,返回到地窖,返回到那个他本该在的位置(也有逃避追捕的意思),然后让下一代的基宇来拯救自己,奋斗成有钱人,买下那栋房子,才能真正重见天日。

然而穷人只能通过一条几率非常小的路才能实现飞跃(500个毕业生争一个职位),基本就跟没戏差不多。

《寄生虫》是一部非常好看的电影,如果要说缺陷,那就是太过“匠气”了。

什么叫匠气?就是一切都在严密的设计中,每个转折、每个细节,都精确的指向既定主题,也就是概念先行。奉俊昊就喜欢拍这种片,之前的《雪国列车》也是。

因为是个刻意营造的“社会寓言”,有些情节会显得不太合逻辑,比如这家人的技能也太牛叉了,基婷是个伪造高手,还能瞬间制服熊孩子,基宇第一面就拿住了女孩的心,司机老爸的言语分寸拿捏恰到好处。有此种手段,干什么也是把好手,不太可能会混那么惨。

富人的形象也比较标签化,男人开了个科技公司,但应该也是创业奋斗上去的,对穷人阶层他不应该如此缺乏认识。

但是,奉俊昊的手法真的是太娴熟了,他营造的节奏气场让你没法停下来去细想逻辑上的不妥。

也正是因为技巧上太稳,反而缺少一些诗意的惊喜,让我觉得灵光一现回味十足的细节是那块石头,基宇一直执念般的抱着石头,家里被淹了都不愿放弃。

我一直搞不太懂他的动机,后来明白了,因为朋友曾告诉他,这块石头可以带来财运,底层的人多么想改变命运啊,但压在他们身上的山太沉重了,他只能选择相信附着在石头上的“运气”,给自己一个活下去的理由。

家里被水淹后有个超现实镜头,按理说石头在水里肯定是浮不上来的,而电影里做到了,我想这应该是奉俊昊的有意为之,穷人能抓住的只有这个了。

去年李沧东《燃烧》的主题也同样是阶层固化,从可看性上来说不如《寄生虫》,但我觉得其艺术性要略胜一筹。

现代社会的控制力量很隐蔽,《燃烧》里的钟秀甚至不知道该拿谁当靶子,真是“但见泪痕湿,不知心恨谁”,这种朦胧的诗意才更让我觉得荒诞。

而《寄生虫》的后半段就显得太直白太抓马(Drama),或者说有些用力过猛,这篇命题作文奉俊昊完成的非常好,绝对高分,但缺少了些余韵。

韩国现在是个公认的财阀社会,甚至政府也成为财阀的统治工具,之前骇人听闻的张紫妍案只是冰山一角,这一点韩国民众也很清楚,却毫无办法,只能拍拍电影泄泄火,但能有啥用呢?

任何社会承平日久,自然而然就会走上阶层固化,现在来看全世界都无法幸免,美国、欧洲、日本、韩国莫不如此。

我们中国的起点低,还在发展期,情况能好点儿,上升阶梯远没有关闭,国家的大规模基建、定点扶贫、西部大开发,都是对抗阶层固化的举措。

打破阶层固化的猛药,从历史上来看,很遗憾,只有战争与动乱,才能重新洗牌,到时候无论穷人富人,都会被掀翻在地,筋疲力尽后,新的循环又重新开始,这可能是人类社会永远的符咒了。

也许重大的技术进步能改变这个死结?我也不知道。

再一次力荐《寄生虫》,不说年度最佳吧,但绝对值得一看,想办法找资源去吧骚年们!

来源:电影最TOP

微信福利号:(Q48855599) 资讯号:(iFishpond) 商务合作 tintin@zhangzishi.cc

本站内容均转自互联网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上一篇: 开水果店真的很赚钱?商铺投资要翻身?...
下一篇: 北京老小区安装的外挂电梯,以及相关的收费标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