涨姿势

《过劳的一代》有人说白领和从前的流水线工人没有区别?有区别!工人们可以下班。

@写不出稿苏见祈

有人说今天的写字楼就是从前的大工厂,白领和从前的流水线工人没有区别。
有区别的。
工人们可以下班。

并不是工厂老板比较心慈手软,而是离开了工作场所,工人客观上就和工作切断了联系。你不可能晚上10点给一个车间工人发微信,让他马上搬好要用的模具。
无论时间长短,工人至少可以拥有纯粹的,没有后顾之忧的喘息时间。

但随着计算机和互联网的普及,办公室工作可以在任何地方完成,领导们更是动动手指就能找到下属。所谓“白领”们都有下班时间收到工作任务,然后翻出电脑加班的体验。当然,在家里劳动是不可能有加班费的。

无论收到消息的你在玩手机打游戏还是看电影,响起的手机就像毒蛇一样,保证毁掉一晚上的好心情。
甚至不少公司还规定下班时间必须秒回工作信息,那下班和上班还有什么区别?

工作和个人生活完全没有边界感。
可能大家已经习惯了,但习惯并不代表正确。

有个故事说,某个住阁楼的人每天半夜三更回来脱靴子,砰砰两声丢在楼板上,总要把楼下的人吵醒。楼下的住户找他理论,当天晚上他扔了一只靴子之后想起这事,于是轻轻放下了第二只靴子。
清晨楼下的人一脸抓狂地拍门:你什么时候扔第二只靴子,我一夜没睡等得要疯了。

靴子随时可能落地,但你无法知道它什么时候落地,这才是最压抑的地方。
你不知道在家玩手机或者看电影的哪一秒钟,手机会忽然响起,把一天仅存的放松状态绞得粉碎。
手机就像一条把人永远拴在办公室的锁链,无论员工身处何地,工作压力都能够如影随形。

于是社畜们的神经像一根永远紧绷的皮筋,永远不得放松。皮筋们一根根满是裂纹,还有一些就这么绷断了——抑郁症,或者过劳死。
老板们不在乎。他们不屑道:你爱干不干,有的是人干。

我一度不理解这件事:很多明明可以第二天上班安排的工作,为什么非要半夜十一点在工作群到处圈人?
这样并没有创造任何价值,却在团队内产生了大量的情绪损耗,显然不划算。
后来我意识到,比起在合理的工作时间发号施令,他们更享受在不合理的时间要求“加班”,但对方就是无可奈何的权力快感。

至于员工的感受?
现行的职场规则,并不在乎“人”的感受如何。

我们在公交上不小心踩了人,会说对不起。
我们在路上拦住人问路,会说打扰了。
我们在地铁上往车门挤,会说不好意思。
我们从小被教育要有礼貌,要尊重每一个人。给别人添了麻烦,要心怀歉意。

可到了职场,却发现没人在乎“人”的感受了。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KPI、项目进展、公司营收、“面子”或者“享受权力”这些虚拟的事上,为了这些,可以给活生生的“人”肆无忌惮地增加压力,可以随意给人添麻烦。

工作和生活没有分界,下班的私人时间要求员工随时回复消息,随时待命工作,这在很多行业已经是家常便饭。

酷暑天已经筋疲力尽的环卫工人,被安排用下班时间练习走正步队列,领导声称这是为了“提升形象仪态”“增加凝聚力”,却没有人考虑具体的“人”累不累。

到处流传一个说法,说老板不能随便辱骂一个无牵无挂的90后,不然他分分钟辞职给你看;但可以肆意辱骂一个有房贷有妻儿的中年人,因为他不敢辞职。
他们只担心肆意辱骂之后,有没有人手“完成工作”,没有人愿意花一秒钟考虑那个中年人的感受。

还有职场酒文化。强迫新人应酬喝酒(而不是工作本身)成了职场权力的最好舞台,你越是说自己不能喝,他们就越来劲。并且别忘了,这一切都发生在属于个人的下班时间。

“人的感受”成了最无关紧要的事。
这和公交上踩了别人脚就要道歉的,是同一个世界吗?

掌握权力的人肆无忌惮地践踏他人的生活,同时也被权力更大的人肆无忌惮地践踏。
这几乎是当今的职场常态,你很难找到一个行业能够将工作和个人生活进行切割,体制内外都一样。
无处可逃。

会有很多人说这是没办法的事,他们会说公司要生存只能这样高强度的压榨,只能把员工的尊严和生活踩在脚底。就像有人会说给工人交社保工厂就会倒闭,所以做不到一样。
世间事千头万绪,我们只能判断什么是错的,然后站在正确的一方。

如果保障工人的法定权利就会导致工厂倒闭,那我们只能说这家工厂原本就实力不足。
同样,如果一个社会的职场环境只能以压榨人的生活、无视人的尊严、无数人的亚健康、抑郁甚至过劳死作为维持发展的代价,那么错的就是这样的职场环境,无论它的存在多么普遍。

喊了多少遍“以人为本”的口号,可职场上形容“人”的是这么个词:“社畜”。
大家应该也发现了,这个世界没有道理可讲的。
活着太累了。

本站内容均转自互联网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上一篇: 华为Mate20广告植入?上司不在家,与她老婆葵...
下一篇: 岛国网友keikubo的公司开始实行“三休制”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