涨姿势

贫困县“4000万”水幕电影诞生记

来源:南方周末 沈河西 程涵

▲ 万全水幕电影的现场是一条河,河两岸是居民区。万全水幕电影项目于2018年6月29日开始施工,2018年8月试运行,至今已过去近一年时间。(视觉中国/图)

全文共4307,阅读大约需要10分钟
  • 2017年、2018年,万全区投入扶贫领域资金分别为1.66多亿元、1.44多亿元(包括国家、省、市、区多级扶贫资金),但区本级财政扶贫投入只有2770多万元、3300多万元,均低于水幕电影相关项目资金投入。

 

本文首发于南方周末 未经授权 不得转载

文 | 南方周末特约撰稿 沈河西

南方周末记者 程涵

责任编辑 | 邢人俨

2019年6月24日上午,《穷困县的四千万是怎么花的》一文在网上流传。

作者陈熙在这篇网帖中爆料,河北张家口万全区斥资4000万要拍一部30分钟的水幕电影,为2018年8月张家口市举办的旅游产业发展大会和2022年北京冬奥会献礼。

而比“穷困县”“4000万”“水幕电影”这些词更令大众咋舌的是,项目背后层层转包的利益链条。

网帖中称,一个游走于官商两界、名为闫聚的人以400万元的价格将影片转包给老乡方旖旎,后者又以220万元的价格转包给了北京博能时代国际会展有限公司(注:以下简称博能时代)总经理刘金涛,刘金涛继而以165万元转包给自己的清华学弟汪海洋,最后这个项目被以135万元的价格转包给了汪海洋的清华学弟李梁。

根据中国政府采购网的公告,《万全区水幕电影及音乐喷泉设备采购项目中标》显示金额为1992.66649万元,而《〈江山万全〉影视制作服务项目中标公告》显示金额为1860万元,两项合共计约3852万元。陈熙爆料称,该项目后续追加了一部分费用用于观影台、主席台建设,这部分费用没有在政府网站上公布。

根据陈熙的说法,楚坤文化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注:以下简称楚坤)用其公司资质和政府签合同,资金由该公司经手,其中分出1280万用于影片拍摄。作为影片导演同时也是整个转包链条最底端的陈熙在完成了两个月的电影制作后,应得的10万酬劳一直被拖欠。为了讨薪维权,他写下了这篇爆料文章。

网帖发出的当天下午,汪海洋与陈熙结清了款项,陈熙也删除了原帖。

陈熙表示,自己原打算息事宁人,但迫于刘金涛的威胁,再次在自己的微信公众号“影漫小天使”上发布相关当事人的爆料帖。

万全区原为张家口市万全县,曾为国家级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2016年区划调整,撤县改区,2019年5月5日,河北省人民政府发布了《关于赞皇县等21个县()退出贫困县的通知》,其中包括万全区。据媒体披露,万全水幕电影项目于2018年6月29日开始施工,此时万全区尚未摘帽脱贫。

陈熙爆料迅速引起公众关注和疑问,一个还戴着“贫困区”帽子的县级地方政府,为何耗资4000万元搞“水幕电影”?层层转包背后是否涉嫌违法交易?

6月29日,政务媒体“张家口发布”通报称,市委市政府已成立专项调查组,对该事件直接开展全面调查。

7月4日,据河北省纪委监委网站消息,张家口市万全区委副书记、区长张志友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1

贫困县花4000万拍水幕电影合适吗?

据陈熙介绍,2018年6月初,汪海洋找到自己,请他参与此次水幕电影制作。当时距8月中旬的最后汇报只有一两个月时间。

陈熙形容这是一个连电影要体现何种主旨都不明确的项目。在他接手时,汪海洋和他的“上线”刘金涛甚至还没有和万全区的领导沟通过。

“我说你们之前怎么都没有跟客户做沟通,了解真正的客户需要,当时我还说过这个事。”陈熙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汪海洋给陈熙的剧本和策划只有大致的内容。据陈熙透露,这个30分钟的电影,完成现场实拍、演员棚拍和三维动画只用了一个多月。陈熙认为,这并不正常,经费和周期不足导致策划和剧本里的许多元素未能按计划体现。

“这个项目已经快完成了,那个时候汪海洋叫过我,找了一些能够在市面上那种花钱买的CG素材填充进去,就为了占那个时长。”陈熙对南方周末记者说。

这部水幕电影中涉及的动画设计、制作、渲染都很需要时间,因此很多细节也未能实现,比如,两个人在骑马打仗,一刀把人挥成水墨飞溅出去。

在被问到万全区旅游局对目前水幕电影的效果是否满意时,张家口万全区文化旅游体育广电新闻出版局局长黄晓晨表示没法回答。

陈熙认为,眼下除了影片细节和质量,更应该质疑的是,当地的客观条件不适合做水幕电影。陈熙参与现场勘查之后发现,水幕电影的现场是一条河,河两岸是居民区。

“一般这种水幕电影,要配合一个非常广大的湖面,哪怕你是人工的湖都可以。但是它没有,那个河不够。而且那个河上有高压线。当时我记得消防部门还给他们出过一个通告,说在这里施工不安全。因为那个喷泉喷老高,就喷到高压电线上去了。但是人家讲就是要做这么一个水幕。”陈熙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除了电影制作之外,两个月的时间里,陈熙的一大工作内容是陪闫聚、方旖旎开会、吃饭、喝酒。

此外,陈熙还经常被叫去万全开会,通常每次去都得待上几天才能回。

根据新华社记者调查,2017年、2018年,万全区投入扶贫领域资金分别为1.66多亿元、1.44多亿元 ( 包括国家、省、市、区多级扶贫资金 ),但区本级财政扶贫投入只有2770多万元、3300多万元,均低于水幕电影相关项目资金投入。

2

“中间商”都是谁 ?

在第一篇爆料文里,陈熙记录了饭桌上他的“上线”们的炫富对话,其中不乏奢华的生活场景描述。

陈熙后来才知道,整个水幕电影的项目近四千万元,而他的直接“上线”汪海洋一开始也不知道有这么多钱,他只知道方旖旎转包给刘金涛的价格是220万。因此,陈汪二人当时猜整个项目大概是六七百万元。但方旖旎告诉过陈熙,这个项目钱挺多,但并未告知具体数目。

在这个陈熙口中的层层转包链条中,离他最近的是汪海洋。在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时,陈熙透露,他本来以为汪海洋只贪了他和李梁的钱,几个中间人一起碰头之后,发现都被坑了。

按照陈熙的说法,汪海洋向方旖旎以私人名义借了15万,欠李梁26万,并以需要打点关系为由,又向汪自己的合伙人要了30万,加起来达百万左右。方旖旎给的是税后的钱,汪海洋欠李梁的钱中则包含8%的税。

南方周末记者致电汪海洋,电话接通后,对方以“打错了”为由挂断。

陈熙与汪海洋的“上线”刘金涛、也即他口中的清华大师兄并无太多接触。一次接触中,汪海洋想代替陈熙行使导演权力,陈熙表达了不满,提出自己才是导演。此时,刘金涛打圆场道:大家都是导演嘛。

网帖中提到,当时闫聚组局,楚坤、刘金涛、方旖旎竞标,但后二者的公司实为陪标,故意让楚坤胜出,楚坤再把项目转包给方旖旎和刘金涛。“参与投标的都是一家人,所谓的招投标都是个幌子,做做表面文章。所以刘金涛根本不是一个简单的介绍人,方旖旎更是深度参与。”

在界面新闻翻拍的博能时代《江山万全》影视制作服务项目的投标书封面上,方旖旎为博能时代的联系人。投标书显示,方旖旎以博能时代项目经理身份参与投标。

此次事件中的刘金涛、汪海洋和李梁三人都对外声称有清华背景。据李梁的消息,清华相关人员已联系他调查。调查显示,只有李梁是清华大学研究生毕业,刘金涛只上过清华大学一个培训班,而汪海洋之前则是清华大学实验室负责管理教具的校工,并未在清华上过学。

陈熙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和政府开会时,刘金涛和汪海洋都以清华团队自居,而陈熙和方旖旎来自北京电影学院,因此这个项目是清华和北影两大高校的强强联合,当地政府也很相信他们。

南方周末记者致电清华大学党委宣传部,截至发稿时仍未收到回复。

事件中的另一当事人方旖旎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制片人专业进修班。方旖旎曾建议由她本人为这个电影唱主题曲,被否决。

南方周末记者拨通方旖旎电话后,她以不接受采访为由挂断了电话。

在这个层层转包的利益链中,最神秘的人物是闫聚。中标方楚坤董事长刘文清在接受中央电视台采访时表示,闫聚是跟他们公司长期合作的人。该公司的任职通知显示,闫聚是影视负责人。但被问及闫聚是否是公司员工,刘文清并未直接回应。楚坤在万全区的现场负责人李俊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也对闫聚的身份语焉不详。

南方周末记者尝试致电刘文清,显示已转入来电提醒功能。

当陈熙把爆料文章发到工作群时,闫聚当时质问汪海洋等人,为什么陈熙这么不守规矩,说出这些事。后来,得知陈熙态度很认真之后,他与陈熙联系,以热情的态度安慰对方,表示自己对陈熙所受委屈并不知情。

“怎么不和我说一声呢?谁不给你酬劳我也得给你啊!”在文章里,陈熙引述闫聚的话。

 万全区文化旅游体育广电新闻出版局局长黄晓晨表示,该项目自试运行以来,夏秋季节公益开放,每天吸引游客千人左右。 (资料图/图)

3

层层转包的潜规则多年无人捅破

在陈熙的爆料中,楚坤是这个利益链条的起点,针对层层转包的质疑,董事长刘文清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他认为这个项目不能说是层层转包,公司是一个文化科技公司,前期制作水平有一定欠缺。

南方周末记者致电楚坤咨询水幕电影制作事宜时,公司工作人员表示楚坤主要负责项目的整体管控和硬件设备,视频内容一般找别的公司合作。

“如果你有欠缺,就应该拿不下这个投标。为什么没有能力做,你还是拿下来了?所谓的分包和转包,转包是他什么都没干,就转出去了。分包是他做绝大多数东西,但是有一少部分,比如说由于周期、技术、人力有限,所以必须得转出一部分。但他是把这个东西完完全全交给别人做,而且他全程没有出现。所以这个是100%的转包,不要玩字眼,就是转包。”陈熙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在陈熙晒出的和汪海洋的聊天记录中,汪海洋提到“本来(政府)答应无论如何都会给他们10%的尾款,现在事情闹到了书记那里,审计直接介入,但还没有签验收报告。”按照1860万的中标价,10%的尾款就是186万。

目前,水幕电影项目自试运行至今已过去近一年时间。黄晓晨在此前的采访中表示,该项目自2018年8月试运行以来,夏秋季节公益开放,每天吸引游客千人左右,还极大地丰富了广大市民的精神文化生活。据统计,2018年全区游客量由2017年的80万增加到130万,增长62.5%;旅游收入达到5亿元左右。2019年上半年游客量达到75万,同比增长78.6%。

“如果验收没过关,你为什么在那儿播呢?”陈熙质疑。

南方周末记者致电向黄晓晨求证,对方证实了10%尾款确实还未付。但被问到原因时,对方以“这块不说了”为由挂断了电话。

南方周末记者从业内人士处了解到,层层转包成业内潜规则,多年来无人捅破,一方面是因为很多人从中受益,利益集团的能量很强大。另一方面,就完善法规、严格遵守流程来说,执法部门的成本过高,而犯罪成本太低。

和陈熙一样,李梁是这次水幕电影项目的最后一环,他手下有一个小团队,主要做宣传片、展览等项目。在汪海洋的介绍下,李梁进入了这个项目。

陈熙在文中提及,李梁没有选择转包,是因为他不好意思这么做。航拍时,甲方非要在禁飞区拍摄,结果无人机坠落到了河里,李梁自掏腰包买了台新的。

陈熙原本并不想把事情扩大,只想维权讨薪。“我就是踏踏实实地把自己的活干了,然后拿到自己的酬劳。你们中间谁有本事,拿一手活,你们去挣一手活的钱,那是你们的事,跟我没关系。”

目前,陈熙和汪海洋等人还在同一个微信群。陈熙表示,目前除了刘金涛,其他人并未恐吓过他,他也没受到来自官方的压力。南方周末记者就此事试图向刘金涛求证,但截至发稿时,博能时代相关人员拒绝提供刘金涛的联系方式。

“如果这种类似的事情在行业里面一开始就有人反抗的话,它也不会变成潜规则,一直进行到现在。”

陈熙对南方周末记者说,“希望之后,比如招投标的事情是不是能够有所改善,不再走这种流程,被人为操控。比如层层转包的事情能不能引起重视。”

微信福利号:(Q48855599) 资讯号:(iFishpond) 商务合作 tintin@zhangzishi.cc

本站内容均转自互联网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上一篇: 安妮海瑟薇...
下一篇: 关于你为什么容易摔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