涨姿势

我认识一个台湾人,讲述他这些年的经历。

@酷玩9527:我认识一个台湾人。

最早认识是在13年左右。他在本地的高端社区有个门店,卖珠宝,珠宝卖的很贵,人们看一眼就走了。

他50岁左右,穿一中式服装,平头,人精明、矍铄,信佛,说话都带有禅意,身边也是往来无白丁,尽是有钱人。

后来,在朋友转述中大概知道了他这两年的经历。

他来呼市,是因为做了一个梦,梦见与草原有缘。于是千里迢迢,跟着呼市的一位大哥来呼市投资。最早是去了大召(呼市的一个旅游景点),结果血本无归,还被本地的黑社会勒索。

后来去了高端社区,开了一家门店,上面两层,几百平方。卖珠宝,还兼卖一些素餐,几个人吃一顿饭得一千元,有时还做做推拿,收费也不便宜,但因附近都是有钱人,生意还过得去。

后来就赔钱了。2014年是呼市经济的一个转折点,很多人会一下子就不行了,所有咖啡馆都倒闭,眼见黄焖鸡与重庆小面都改成了两手房经纪公司,人们钱袋都收紧,唯有房价坚挺。

2017年的时候基本上房租也交不起了,一年房租18万,每天营业额不到100块,撑不住。

那时我去过一次,他收了很多徒弟,见面都是叫大师兄、二师兄地叫,以为马上要取经了。做生意,如果不是为了上西天,这样当然不是办法。

后来,两层的门店,一楼转租给了卖砂锅面的一家人,两个老人,带着一儿一女,举家开店,不容易。与台湾人每天称兄道弟,慢慢熟络。每天给台湾人煮一碗面吃,见面都是大哥叫着,分外亲,所以,房租也就一直拖着。

曾经提醒过,要不先把房租收了。台湾人说,不用,都是自家兄弟。

果然被坑了。砂锅面的一家人,生意也做的不景气,在一个深夜悄悄地连夜搬家。台湾人睡醒后,发现砂锅面不仅房租没交,一双筷子都没给他留。

事赶事儿,台湾人也搬走了。搬到了机场附近的一个开发区,周边全是农田与4S店。杂草丛生,旁边是110国道。我第一次去的时候,台湾人正在下面条,白水挂面,放了一包台湾的咸菜,据说是因为附近没有卖菜的。

他这次是与朋友合伙,房子是朋友的产权。朋友人在满洲里,让他先负责装修,做一间中式学堂,装修好了一起赚钱。

话虽这么说,但怎么听都不像真的,把中式学堂开在国道边,也是醉了。

他花了两个月装修,期间我去过两次。他给我讲,我这个地方,儒释道都有,孔子、老子、陶渊明、王阳明,一个房间是一个风格。

果然如此,我去了陶渊明的房间。墙上都铺着草。陶渊明知道了不知怎么想,老人家喜欢田园,但不是草!与其这样不如草地上搭个帐篷。

后来,我忙我的事,他忙他的装修。没有联络。再然后,就知道他又回了台湾。

他的朋友果然从满洲里调到了呼市,他装修好的地方,人家也就堂而皇之占用了。还真是开了一家学堂,每天讲孔孟之道,收费六万,据说学好了能办博士文凭。

前几天,我的朋友跟我说,台湾人回来了。吃个饭。

匆匆见面,他人消瘦很多,也没有了当时的意气风发,眉宇之间,多了暮气,时局也不是自己掌握,只是吃,席间也不说话,确是老了。

他此次回来是处理自己在呼市的一套房产。卖了房准备彻底走人。

他给了我们一串钥匙,说有人看房,就去看看,没事了,也可以去转转。

吃罢了饭,他着急地说要先走,约了二手房经纪公司,开了一辆SUV匆匆走了。

十几分钟后,接到电话,出事故了,被一辆渣土车给蹭了。

车留在呼市修理厂,要修15天。人坐火车,去了廊坊。我的朋友私下里说,这个人好倒霉啊。

我为什么时常想到他,因为他的经历十分唏嘘,一个台湾人,因为一个梦,不远万里想在在内蒙做一番事业,结果越挫越败,被许多人坑过,赔了几百万,最后落魄离开。

另一方面,我想他在呼市的经历,一开始想做珠宝,后来做茶馆,茶馆完了之后做学堂,疯狂的时候想做农业,把火龙果技术引进在内蒙,十几个旗县一起发力,我听着云里雾里,听着像要在蒙古办海军。

我记得有一次,他跟我说,他的儿子在台湾做设计,设计作品常常获奖,自己开了一家文创店。他说以后有机会去台湾,你们年轻人一定要好好聊聊。

唯有这时,他眼神发光,再也没有了干大事的迫切,只有在这一瞬,才真正有了禅意。

微信福利号:(Q48855599) 资讯号:(iFishpond) 商务合作 tintin@zhangzishi.cc

本站内容均转自互联网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上一篇: 最近一名小球迷的采访在英国走红,曼联快给他寄十套...
下一篇: 涨姿势微语录0628:成年人的任务是永远别自作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