涨姿势

抑郁症有多可怕,一起“杀妻案”的背后

这段时间一直没有写案子,是因为被两件事情“束缚”住了手脚。其一是我开始做的废墟探险系列VLOG,因为要去日本拍摄素材,回来又要剪辑后期,所以写作就不得不先放放。另一件事,就是我在和“日谈公园”的李叔、小伙子一起制作一档专门聊“连环杀手”的收费音频节目。这档节目总长差不多100集,详细讲述了10名世界各国的连环杀手。由于需要大量搜集素材、制作节目大纲、还原当时细节、参与全部录音等等工作,所以时间上就更加捉襟见肘了。

好在,目前这档音频节目已经彻底收尾了。虽然谈不上呕心沥血,但也算是我的一个心血之作吧,到上线的时候,也希望各位能去捧场。

话说回来,写案子毕竟是我开始的地方,人不能忘本,所以案子我还会继续写,大家放心。

有个话题,我一直不知道该怎么开始,也不知道该怎样去聊。这就是所谓“家务事”。

在看过了许许多多的案子之后,我对“家庭关系”这种东西,似乎总是觉得缺乏一种清晰的“是非分辨”标准。当然,我们知道家暴是肯定错误的,而且在很多国家都已经针对家暴立法;“同性恋骗婚”、“为了得到对方财产而结婚”等等这些行为,也都应该受到道德的谴责。

然而在实际的家庭矛盾、纠纷中,事情也许会比简单的一个“名头”要复杂许多:丈夫对妻子施以暴力,原因可能是妻子出轨;妻子给丈夫的咖啡里下了剧毒,可能是不堪长期的家暴;两个人为了孩子争得不可开交,背后是孩子的抚养权所带来的遗产继承权…

简单一句话讲,家庭关系中的问题,很可能并不像我们直接看到的那么简单。

在每一个表象问题的背后,也许都有着纠缠不清的各种矛盾:夫妻感情、婆媳矛盾、地域矛盾、文化差异、生活规律、子女教育、社会关系、职业发展、财产分割等等等等。甚至在一些案件发生之后,如果不通过庭审中双方的证词,我们也许都永远无法知道真相 —— 即使这仅仅是片面的、残缺的“真相”。

而今天的这个案子,就是这样的一起谋杀案。

2018年3月6日晚上21点30分左右,在千叶县的柏警察署,走进来一位看上去很是焦急的中年男人。

男人叫弥谷鹰仁,36岁,是柏市的“KIRABOSHI银行”的一名职员,负责向中小企业发放贷款,住在柏市南柏中央地区。

当晚快9点的时候,他来到了家附近的派出所,向值班警察说:

“我妻子两天前下落不明,我们一家人找了两天,都没有她的下落,希望派出所能够帮我们找到她。家里还有刚刚1岁多的女儿,全家都很着急。”

派出所的警察将他带到了警察署,准备对他妻子失踪一事进行详细的问询,于是就出现了开头的一幕。

在警察署里,弥谷鹰仁说出了妻子失踪时的情况。

“两天前,也就是3月4日,我跟妻子开车外出,结果在车上吵了起来。当车开到了我孙子市的时候,她突然大吵大嚷,闹着要下车。于是我把车子靠路边停下,她走进了路旁的便利店。没想到我在门口等了1个小时,也没见她走出来。”

夫妻两人拌嘴,最后一方赌气出走,这在现代的社会里其实并不是太少见。于是警方继续询问了弥谷家的家庭情况:

“我家就三口人,我自己,我妻子和一个1岁多的女儿。我们以前是一个公司的同事,她比我小6岁,今年30岁。6年前,我们两个结婚,她从银行辞职专职在家,在2017年年初时生下了一个女儿。”

“她和你的关系如何?”警察继续问道。

“不能算很好,但也算是过得去。在孩子出生前后,我们两个人拌嘴的情况开始多了起来,因为一些小事就争吵不休。没想到她竟然这么冲动,把孩子扔下就走了…”丈夫鹰仁说不下去了,言语中透着一种焦急的情绪。

“关于您妻子下车的地点,还能记清楚吗?”

“嗯,我记得。”

“那么好,因为您妻子已经失踪超过48小时了,符合警方立案调查的标准,从明天开始,我们会去失踪地点开始进行调查。为了配合调查,也麻烦您跟银行那边说明一下,请几天假,可以吗?”

弥谷鹰仁点点头,在做完了笔录后便离开了警察署。

3月7日一早,警方便带着弥谷鹰仁,来到了他描述的妻子的失踪地点。这是一处位于市郊的LAWSON便利店,门前有停车场。在跟弥谷鹰仁再三确定了地点之后,警方让弥谷鹰仁在车上等待,两名警员从后门进入了这家便利店,让店员联系店主。

店主赶来后,根据排班表找到了弥谷鹰仁声称的妻子失踪时间里,在店里上班的店员。警方向这两名店员出示了失踪的妻子,弥谷麻衣子的照片。

根据店员回忆,在3月4日当天下午并没有看到这样一名女性走进过店里。在警方的要求下,便利店的店主调取了监控录像。

确实,在店里的录像中,来来往往的顾客中,并没有发现妻子麻衣子的身影。那么,会不会是麻衣子根本没有走进店里呢?

好在这家店为了监控停车场的情况,在停车场里也安装了摄像头。从停车场的录像中显示,3月4日中午1点左右,确实有一辆车驶入了停车场,熄火后停了很长时间。从号牌查询结果来看,这辆车登记在丈夫弥谷鹰仁名下。然而在录像中,警方反复观看,发现了一个奇怪的事实:

车子停放了大约一小时时间,从驶入停车场到车子离开,始终没有任何人下车。

这是怎么回事呢?

两名警员不动声色地走出了便利店,回到车上。而弥谷鹰仁却急切地问:“怎么样?查到了吗?”

“这个嘛,因为店里的监控暂时出现了一些故障,我们得明天再来看看了。今天就先到此为止吧!”坐在副驾驶上的警察透过后视镜,对坐在后座上的鹰仁说。

“请你们抓紧找到我的妻子啊!孩子不能没有妈妈啊!”鹰仁急得脸都红了起来。

警察将鹰仁送回了家,跟他确定好会在3月9、10日左右来家里,采取麻衣子的指纹和DNA样本,让他这两天先不要擦拭厨房厨具,并且将妻子的衣物、日常用品等等保持原样,不要动。之后,几名警察将自己的联络方式、警署的电话都留给了弥谷鹰仁,嘱咐他如果想起了什么细节,或者准备采取什么措施找妻子,都务必要先通知警方。

交代完这些后,警察们返回了柏警察署。

警方并没有当场对弥谷鹰仁说明调查情况,是由于在没有摸清他妻子失踪的实情之前,对可能涉案的人员,警方需要将一切调查严格保密。而在夫妻、情侣关系中,无论任何一方出现了失踪、被害等等情况,另一方都将直接成为警方最大的怀疑对象,这是一个警方侦查上的惯例。因此,即使在弥谷鹰仁提供的地点和时间,警方并没有能够找到他妻子麻衣子的的下落,但是有一个情况已经可以确定了,就是弥谷鹰仁的车,确实在这家便利店门口出现过。

为了谨慎起见,几名警力在第二天的3月8日,分别前往了该便利店附近的其他店面,按照时间比照了监控录像。结果显示弥谷鹰仁的车,仅仅在最初的那一家店面出现过,他的妻子如果曾经在当天下午因为吵架而走下车的话,那么只有可能发生在其他的路段上,而不是这家便利店。

那么,弥谷鹰仁为何要对警方信誓旦旦地确认,妻子就是在这家便利店下的车呢?而事发当天下午,他为何又将车停在停车场上足足一个小时,却并未走下车?

带着这些问题,警方也开始了对弥谷鹰仁的调查。

3月9日,警方如约来到了弥谷鹰仁的家中。弥谷鹰仁一家住在一栋高层公寓的10层,房子很新,是2013年刚刚落成的。一进屋,警方就觉察到了一种异样的感觉:这间屋子太干净了,干净到几乎所有的东西都一尘不染,屋里所有的摆设都已经不能用井井有条来形容了 —— 无论是桌面还是橱柜、茶几,上面根本没有摆放任何东西。墙面上如同刚刚粉刷过一样,洁白无瑕。

三名上门收集样本的警察,道了一声“打扰了”,纷纷脱鞋准备进屋。弥谷鹰仁摆摆手,从鞋柜里拿出了几个鞋套,让警察们套上。

“不用脱鞋了,这样比较方便。”

警察们注意到,鞋柜中摆放着的不仅仅有鞋套,还有一摞摞的一次性手套的盒子。而弥谷鹰仁本人,虽然在家穿着拖鞋,但也在拖鞋外面罩上了鞋套。

警察们来到厨房,开始进行指纹的采取工作。然而出乎他们意料的是,在弥谷家的灶台、橱柜、碗柜,甚至连冰箱拉手等等地方,都几乎找不到任何的指纹。按照常理来说,这是极不正常的:日本的传统家庭里,妻子一般都会在厨房准备饭菜,即使是工作再忙的人,冰箱门、微波炉把手等等地方,也都会留下指纹。然而在弥谷家的这一发现,却让警方不得不开始怀疑,难道说这些指纹,已经被弥谷鹰仁抢先一步给破坏掉了?

警察们来到了弥谷家的卧室。

卧室中有两张单人床,弥谷苦笑了一下,解释说:“自从生完孩子之后,妻子就坚决要跟我分床睡。”从妻子麻衣子的化妆品上,警方终于找到了一些指纹样本。警察们打开了麻衣子的衣柜,看到几乎所有的外套都被防尘罩套着,上面还有洗衣店的标签。

想要从衣服上获取麻衣子的头发进行DNA分析,看来也是困难重重。

同时,在弥谷鹰仁的书房中,警方还发现了一大摞刚刚打印好的传单:

“寻人启事

弥谷麻衣子,年龄30岁,女性,身高150-155cm,身材较瘦。

说话声调较高,两耳有耳洞,及肩黑色长发,单眼皮。走失时身穿灰色外套,藏蓝色连衣裙。

3月4日在千叶县我孙子市市内离开,现在下落不明。已经向警方报案。如果您看到了和她相似的人,或是曾经见过类似的人,请和我联系。

弥谷(邮件地址)

弥谷鹰仁解释说,为了能够更快发现妻子的下落,他准备从今天起,在沿途张贴这些传单。

警察们拿过了这张传单,觉察到了一个异常之处:一般这样的传单,除了会留下家人的联络方式之外,也会将分管事件的警察署或是派出所的联络电话写在上面。而在这张传单上,却只出现了丈夫弥谷鹰仁的个人邮箱。

这可以说是有些蹊跷了。如果妻子遇到了麻烦,或者甚至是遭遇不测,作为丈夫的弥谷鹰仁肯定是没有能力处理那样的事态。所以为何不在寻人启事上写上警方的联络方式,这再次引起了警方对弥谷鹰仁的怀疑。

柏警察署的警员们回到署里,对弥谷麻衣子失踪一事展开了讨论。

如果按照丈夫弥谷鹰仁所言,麻衣子确实是在4日下午,在便利店门口失踪的话,那么在调查刚刚开始,便已经有了以下的疑点:

便利店的监控录像显示,麻衣子当天并未在便利店下车。但鹰仁始终确认,麻衣子的失踪地就是这家便利店。鹰仁提供给警方的信息是有问题的。

2. 鹰仁自己制作的寻人启事中,并未写上警方的联络方式。这或许是他的疏漏,但考虑到他是在向警方报案之后,冷静下来才制作的这份传单。而且警察们也已经嘱咐过他,进行任何的搜寻工作都需要先通知警方,因此出现这样的疏漏是不太可能的。

3. 弥谷家的环境过于整洁,取样指纹的工作遇到了一些麻烦。不能排除弥谷鹰仁有意破坏现场的可能性。

在结合了这些疑点进行分析之后,警方认为弥谷鹰仁一定在刻意地隐藏着一些重要的信息。于是警方提出,要弥谷鹰仁在3月11日,来警察署对麻衣子失踪一事,进行听取调查。

“听取调查”,这可不是字面意义上的“叫过来大家一起聊聊”。在日语里,这种调查叫做“事情聴取”。在各国的警察系统中,都几乎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叫做“不介入民事纠纷”。因此,在以往的“离家出走”、“夫妻吵架”等等事件中,警方的参与度是很低的。但是,这也有例外。

日本在家暴相关的法案立法之后,即便原因是“夫妻不和引发的暴力”,但由于已经涉及到了刑事案件的范畴,因此日本警方也会积极地进行搜查。而在麻衣子失踪的这起案件中,如果不是丈夫弥谷鹰仁在初期就出现了如此之多的疑点,以至于让警方开始怀疑这起事件有可能转变为刑事案件的话,那么警方也就不会把弥谷鹰仁叫到警察署来,进行问话了。

而此时的弥谷鹰仁,已经将麻衣子失踪一事,告诉了麻衣子的父母。三个人当天正在JR的柏车站附近,向过往的行人发放着那张寻人启事。

接到了警方的通知后,弥谷鹰仁按时来到了柏警察署。他不知道的是,此时他已经成为了警方正式的犯罪嫌疑人。

最开始的问话,进行得可以说是不痛不痒,弥谷鹰仁还是在按照自己之前对警方的说辞,重复着自己的主张:3月4日,妻子是在跟他争吵后,在我孙子市的一家便利店前下了车,随后下落不明。

然而当警方把在便利店调取录像后,发现他妻子并未下车,而且在附近的便利店也没有发现他的车子出现的情况,摆在桌面上之后,弥谷鹰仁开始慌乱起来。他提出可能是时间记错了,或是地点记错了,但这都在警方所拿出的证据面前站不住脚:他的车在那家便利店门口停放了一个小时后开走了。

弥谷鹰仁提出想要静一静,清理一下脑子。警方同意了他的要求,让他回家将女儿安顿在他的父母家里,然后第二天再回来继续问话。

3月12日,弥谷鹰仁依然没能给出妻子麻衣子失踪的合理说法,于是警方提出将其暂时拘留。

3月16日,在拘留了4天之后,弥谷鹰仁终于放弃了抵抗,对负责问讯的警官说:

“我承认,我杀死了我的妻子。”

弥谷鹰仁的供述,还算是比较顺利的。他承认自己在3月4日晚上,在自己的车中将自己的妻子亲手勒死后抛尸,之后在2天后的3月6日,假意去派出所报了案。

“那么,抛尸的地点呢?”

鹰仁深深地低下了头,用很小的声音说:“埋在了我父母家的院子里。”

2018年3月19日,弥谷鹰仁以谋杀罪、抛弃尸体罪,被千叶县警方正式逮捕。

根据鹰仁的供述,麻衣子被杀害当天的情形是这样的:

3月4日当天中午,鹰仁在家中制作了咖喱饭,在妻子的碗中放入了安眠药。在吃饭时,麻衣子笑着对他说:“真好吃!”吃过午饭后,鹰仁提出两个人一起开车去兜风,在把女儿放在了住在不远处的妻子父母家后,鹰仁便带着麻衣子上路了。并且将车停在了一处便利店门口。之后不久,麻衣子便陷入了昏睡状态。

下午3时许,鹰仁将车开到了一处山林间的空地,用早已准备好的工具,在车上将麻衣子勒死。在勒死的过程中,麻衣子醒了过来,艰难地说道:“快松手…我好难受…”

确认了麻衣子已经死亡后,鹰仁将车开到了自己位于茨城县取手市的老家,在那边他早已挖好了一个坑。将麻衣子放入坑中后,他将坑填好掩埋,开车回到了柏市的自己家。

而弥谷鹰仁埋尸的地点,他在取手市的父母家,在他进行这一系列犯罪行为的时候,难道没人觉察吗?

按照弥谷鹰仁的说法,他的一切行动都是瞒着父母进行的。但警方却不这么想。

柏警察署的警员们马上联系了茨城县警方,要求协助搜查。在对弥谷鹰仁的父母家进行调查时,发现了重要的证据,可以证明他的母亲事实上也参与了这次谋杀。

根据弥谷鹰仁的供述,他在实施计划时,都是瞒着父母在进行的:在父母家后院挖坑、3月4日埋尸等等。但按照常理来推断,有人来自己家中后院挖坑,而且还把一具成人的尸体埋在院子里,是几乎不可能不被发觉的。然而在警方对鹰仁的父母进行问讯时,他母亲面对警方的质疑,似乎显得颇为犹豫。

尤其当警方在问询到挖坑埋尸的细节时,弥谷鹰仁供述说是“趁父母家中无人时偷偷进行”的,然而在警方与他的父母进行时间对照时,发现他父母家中从未有过“家里没人”的时间段。

弥谷鹰仁的父母,在茨城县取手市经营着一家食品公司,主业是制作比萨饼的面饼。平时父亲弥谷一雄在店面里上班,而母亲弥谷惠美大部分时间在家,原因是她在几年前被诊断患上了癌症。家中还有鹰仁的奶奶,已经90岁高龄,几乎从不走出这间房子。

弥谷鹰仁有两个弟弟,也都在几年前搬到了东京。

在问及“坑是用什么工具挖的”的时候,鹰仁说是用了铁锹。而这把几乎是全新的铁锹也在鹰仁父母家的储物室中被发现。从铁锹的品牌和新旧程度判断,警方断定这把铁锹就购买于案发前不久,而且是从一家连锁园艺工具商店“KEIYO D2”中购买。

警方对鹰仁的父母家进行了搜查。在搜查中,一张来自“KEIYO D2”,日期为2018年3月1日的收银条引起了警方的注意。

收银条上的店铺地址,就位于取手市,时间是3月1日中午。而购物内容中,赫然写着“铁锹、绳索”。

一切似乎都不言自明了。

在这张收银单据面前,鹰仁的母亲弥谷惠美,承认了自己协助儿子策划杀害儿媳,并且埋尸的经过:

在2018年2月23日,儿子鹰仁来到母亲家,在犹豫再三下,向母亲惠美说明了自己想要杀死妻子的想法。在听到这个想法之后,惠美尽管非常惊讶和恐慌,但是在儿子的说服之下,同意了儿子提出的“杀死妻子后把尸体埋在自家院子里”的想法。

3月1日中午,惠美前往附近的园艺商店,购买了铁锹和绳索。

3月2日下午,趁着附近行人较少的时段,鹰仁来到了母亲家中,与母亲一起在后院挖了一个大坑,之后用塑料布将这个坑盖住。趁父亲下班回家之前,鹰仁匆匆离开了母亲家。由于鹰仁父母家有较高的围墙,因此他们在院子里挥锹抡镐的时候,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在3月4日当天,鹰仁按照计划,杀害了自己的妻子麻衣子之后,便开车30分钟,直接来到了母亲家。母亲与他一同将麻衣子的尸体放在坑里,进行了掩埋。这一切自然也都避开了鹰仁父亲。之后,鹰仁按照计划,回到千叶县的柏市,在两天后进行了报案。

按照供述,在2018年7月18日,警方将鹰仁的母亲弥谷惠美,以协助杀人的罪名予以正式逮捕。

7月19日,警方从鹰仁父母家的院子中,发现了弥谷麻衣子的尸体。到此为止,警方将案件中所掌握的全部信息,都对媒体进行了公布。

弥谷鹰仁和母亲弥谷惠美合谋,杀害妻子弥谷麻衣子的过程,已经水落石出了。然而让人更加在意的是,弥谷鹰仁对妻子的杀害动机,又是如何的呢?

媒体自然也没有闲着,在获得了警方的第一手通报之后,各路记者纷纷出动,开始挖掘事情背后的脉络。

首先进入媒体视线的,就是母亲 弥谷惠美 和儿子 弥谷鹰仁 之间的关系。一名住在附近的邻居提供了一个线索。

据这位邻居讲,他是弥谷惠美在中学时的同班同学。

弥谷惠美,出生于1958年,茨城县取手市本地人。在中学时因为长得很漂亮,是当时班上许多男生们暗恋的对象。然而惠美在中学毕业后就离开了老家,前往东京上学。在大约十年前,弥谷惠美和丈夫、孩子们搬回了取手市。几年前的一次同学聚会上,这位邻居见到了年轻时一直喜欢的惠美,没想到惠美却跟他说,自己已经患上了癌症,恐怕命不久矣。

然而这时候的惠美,却看不到任何沮丧的神情。她热心地拉着老同学,给他们看自己手机中儿子鹰仁的照片,几乎三句话不离儿子的话题,甚至连屏保都是设置成儿子的照片。这让老同学们觉得有些反感,尽管她儿子长得不是特别帅气,虽然在银行工作,但收入也不是特别高,然而从惠美口中夸张的表达来看,似乎让人觉得她儿子就是世界上最棒的人。

而另一方面,对弥谷鹰仁身边同事、邻居的走访中,记者们也探听到了一些细节:弥谷鹰仁性格比较安静,有时给人一种小时候家教颇严的感觉;邻居回忆婆婆弥谷惠美似乎有一段时间里,经常会到弥谷家来,甚至会在他家过夜。

于是媒体们最初的反应是,这个弥谷鹰仁,是个典型的“妈宝”。

“婆婆惠美对儿媳麻衣子不满,儿子鹰仁又过度依赖母亲;母亲觉得是儿媳把自己儿子抢走了,于是合谋去杀害了儿媳麻衣子。”

在很多小报上,这个推断似乎马上就成立了,甚至有些小报记者还大胆地推测道,弥谷鹰仁和自己的母亲惠美之间有着“不可告人的关系”。

然而这个推断很快就被推翻了。根据记者们深入的调查,经常来到鹰仁家的人,其实是麻衣子的母亲,而且她来到鹰仁家是另有原因的。

6月7日,一起发生在“KIRABOSHI银行”的私吞存款案件被曝光。一名在该银行石神井支行工作的36岁员工,将6.7亿日元(约4300万人民币)的存款私吞后下落不明。由于所工作的银行,恰好是弥谷鹰仁的银行,而且年龄相仿,于是很多媒体纷纷爆出,这个私吞存款的人,就是弥谷鹰仁。

“因为丈夫欠下了黑社会一大笔钱,所以走投无路,吞了银行的钱之后,杀了妻子准备骗保跑路。”

这个小报式推论,也很简单地被辟谣了:私吞存款的银行职员所工作的支行在东京的多摩地区,而且作案时间是从2014年至2017年,与弥谷鹰仁没有任何的重合点。
iiiiiiiiii

而另一方面,对被害人弥谷麻衣子的调查,也在媒体们的推进中进行着。

第一轮对弥谷麻衣子的个人情况曝光,自然是从社交媒体上开始的。

弥谷麻衣子,原名西田麻衣子,1987年出生于千叶县柏市,自幼性格活泼。从东京女子大学毕业后,进入了千叶兴业银行工作,认识了后来的丈夫,也是杀害她的凶手弥谷鹰仁。两人在相恋1年后结婚,并在千叶县柏市的南柏中央,以男方的名义进行贷款,购置了一处价值3000万日元的高层公寓。

媒体记者们发现,在麻衣子婚后不久,她的FB账号的私信聊天记录里,就出现了一些“不太妥当”的信息:

比如:

“想要去单身聚会。”

“没钱的人,心胸就会变得狭窄。相信爱情其实只是被骗了。”

“快给我介绍名古屋的帅哥啊?”

单身聚会,日语叫“合コン”,一般是单身男女3VS3的形式举行,喝酒唱歌等等。已婚人士,或是有男女朋友的人参加这种活动会被认为有出轨的可能性。根据日本网站的一项调查,在已经有男女朋友或结婚的情况下,是否会参加这样的单身聚会。男性中有47%表示绝对不能去,22%的男性表示撒个谎还是想去;而67%的女性表示绝对不应该去,只有10%的女性觉得瞒着对方,撒谎还是可以去的。

恋人がいても合コンに行く?| 数字でわかる恋愛常識 – 恋のビタミン

当然,也许这些话在我们的眼里看起来,其实可以理解为玩笑话。但是在这些媒体的面前,麻衣子的这些言论很快便被理解为:

“妻子意图出轨,于是冷淡丈夫,想跟丈夫离婚,但丈夫不同意,最后酿成惨剧。”

这种掐头去尾、片面强调的做法,在很多媒体的内容里并不少见,相信各位读者也能深有体会吧。

而更多对弥谷麻衣子的社交网络内容的挖掘,也暴露出了鹰仁和麻衣子婚后生活的一些真实情况:

在日本,因为婚后的安排普遍是男人上班,女人持家,所以对于“带孩子”这件事,丈夫的角色参与度很低。这其实在一定程度上符合我们网络上所谈的“丧偶式育儿”的模式。而这样的社会风气,使得很多年轻母亲面对了太大的压力:

“带着女儿外出去见朋友,结果她又哭又闹,还踢桌子踢婴儿车,最后连饭都没能好好吃。我只好跟朋友们道歉,一边哭一边回了家。”

另一条推文中写到:“给孩子找幼儿园,丈夫一点儿忙都帮不上。我走了一天,精疲力尽回到家,却看到他喝多了酒倒在沙发上,气就不打一处来。”

可以看出,弥谷麻衣子为了照顾刚刚出生的女儿,已经开始逐渐耗光了自己的耐心和精力。而她和丈夫鹰仁的关系,也不见得能够有多和谐。

但问题是,社交网络上所展现的内容,对于我们每一个人来说,其实并不是自己的全部生活,甚至也不是自己全部的真实想法。从这些内容中想要找到鹰仁杀害麻衣子的线索,真可谓是盲人摸象。

是的,我对于“通过社交网络内容来分析一个人”的做法,始终持有很大的怀疑。但话说回来,到这个阶段,无论是警方还是媒体,还没能搞清弥谷鹰仁杀害自己妻子的真正动机。

而一切的水落石出,或者说,一大部分真相的展开,是到了庭审阶段才开始被世间所了解的。

2019年5月22日,弥谷鹰仁 和 母亲 弥谷惠美 一同站在了千叶地方法庭的被告席上。

对于检方首先提出的弥谷鹰仁故意杀人、遗弃尸体的罪名,弥谷鹰仁表示毫无争议地认罪。但在谈到为何要残忍地杀害自己的妻子,亲生女儿的母亲的时候,弥谷鹰仁缓缓开始了陈述。

在2016年,即将年满29岁的弥谷麻衣子,在过生日时对丈夫鹰仁提出,两人是否应该在她30岁之前要一个孩子。因为在她看来,一方面自己未来不打算出去工作,在家闲着确实无聊;另一方面,她也不想到了30岁以后,冒着成为高龄孕妇出现一些并发症的风险去怀孕。所以两人在商议之后,决定尽早生一个孩子。

2017年3月,麻衣子产下了一名女婴。然而,由于出生日期比预产期早了近2个月,所以妇产科的医生嘱咐这对新父母,要保证新生儿的生活环境足够卫生洁净。

为了帮助照顾孩子,麻衣子的母亲开始频繁前往弥谷鹰仁家。她开始发觉,自己的女儿麻衣子似乎患上了洁癖症。

洁癖症,是一种临床上的强迫性障碍。对于大多数较轻的洁癖症患者来说,症状大多是经常洗手、洗脸,对“细菌沾染”有强烈的恐惧感等等。这样的洁癖产生,并不是因为患者“喜欢这样”,而是“不可抑制地”进行这些行为。几乎所有的强迫性障碍,都会对患者造成较为严重的精神压力和焦虑,并且会严重影响患者的社交活动 —— 简单地说,别人会认为你非常怪异。

但是对于麻衣子来说,她的洁癖强迫症,病情升级得有些过快。

为了保证家里的“绝对卫生”,她对丈夫鹰仁提出了这些要求:

在家无时无刻都必须穿着鞋套;
在外面穿过的衣服,必须在进入玄关之后立刻脱掉,放入壁橱;
做饭时摸垃圾箱、门把手、冰箱门的时候,必须都带着一次性手套;
为了保证接触宝宝时无菌,自己绝对不做饭;
上厕所时必须换上新的手套,上完厕所要将手套装入厕所的垃圾桶;
电灯开关必须用一次性筷子去开关,不允许用手直接接触;
在外面用过的公文包、手机等等,回到家里必须装入塑料袋,不许在室内打开;

这也就可以解释,为何警方在前往弥谷家的时候,却从厨房中找不到任何指纹,而且屋子干净得令人生疑。

根据鹰仁的陈述,家里每周都会用掉300-500副一次性手套,一次性筷子200双,鞋套每天都要清洗消毒。如果鹰仁对这些规矩稍有微词,或是无意中破坏了规矩的话,那么无论何时,麻衣子都会要求他对全家进行大扫除。

甚至在一天早上出门前,鹰仁把装着公文包的塑料袋在家中打开,把公文包放在了橱柜上,麻衣子当即要求他用30分钟的时间对橱柜进行了彻底的清洗。

在这样的家庭环境中,无论是鹰仁还是麻衣子,都过得很痛苦。麻衣子的洁癖强迫症越来越严重,甚至在家里要求所有外来的人都必须戴上口罩才能进屋;而鹰仁不但工作受到了影响,频频因为迟到而被扣工资,精神上也逐渐不堪重负。

2017年5月,在与麻衣子的母亲商议之后,鹰仁陪同麻衣子来到了精神科医院进行确诊。5月中旬,麻衣子开始按照医生的指示,服用精神科药物来控制自己的洁癖强迫症。

麻衣子的病情,从5月到10月之间逐渐出现了缓和的态势,这让全家人也开始逐渐放心。然而在2017年的10月中旬,药物的副作用开始显现出来,麻衣子的性格发生了剧烈的变化。

最初发现异常的,是麻衣子的母亲。她来到鹰仁家中探望麻衣子和外孙女的时候,看到麻衣子正在轻轻拍着女儿睡午觉。但是过了几分钟,外孙女开始小声哭闹,她循声望去,发现麻衣子的手开始重重地拍在还不满一岁的女儿身上,甚至越来越重,握紧了拳头开始捶打孩子,而孩子的哭声也越来越大。生怕女儿作出什么出格的举动,麻衣子的母亲赶紧上前阻止了麻衣子。

鹰仁在这段时间,也开始觉察到了妻子的异常:在给孩子进行母乳喂养的时候,麻衣子有时会狠狠地把孩子按在自己的胸前,大喊道:“为什么不吃!赶紧给我吃!”而当他有时加班的时候,妻子麻衣子会给他打来电话,说:

“我看见女儿就烦。你要不赶快回来,我不知道会对她做出什么事情来。”
iiiiiiiiii

到了2017年11月,麻衣子拒绝了去精神科接受再度复查,而是将之前给鹰仁列出的“规矩”,再次拿了出来。11月底,鹰仁在前往精神科医院,准备与医生商议妻子的病情时,他也被确诊患上了抑郁症。据医生分析,这是由于长期精神受到压力,在稍有缓和后突然再次受到打击,而诱发的抑郁症状。

2017年12月中旬,考虑到未来的人生发展,以及对女儿的影响,鹰仁对麻衣子提出了离婚。但是麻衣子在听到鹰仁说出了“离婚”一词后,立刻抱起女儿跑上了阳台。她把女儿举出了阳台的护栏外,说:

“我给你生下了后代,你就想一走了之是吗?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抱着她,一起跳下去?”

这时的麻衣子,已经与婚前、产前的那个开朗活泼的麻衣子,判若两人了。

从这时开始,意识到女儿在妈妈麻衣子的身边,可能真的会出现什么意外情况的鹰仁,便开始拜托住在附近的麻衣子的母亲,将孩子寄存在她家。但是回到了只有两个人的家中,鹰仁和麻衣子的关系并没有得到缓和。据鹰仁供述,妻子麻衣子此时的行为已经开始升级,在短短的2个多月里,她对鹰仁进行了多达100多次的殴打。

为了能够获得女儿的抚养权,鹰仁咨询了一名离婚律师。但是根据律师的判断,在这样的条件之下进行诉讼离婚,最大的可能性是专职母亲麻衣子会获得女儿的抚养权,而鹰仁需要在女儿年满20岁之前,一直支付女儿的抚养费。考虑到麻衣子的精神状况,鹰仁认为这样即使自己可以获得自由,但是对于女儿的成长,显然还会产生相当不利的影响。于是他放弃了离婚的念头。

这样一来,摆在丈夫、父亲弥谷鹰仁的面前,似乎只有两条路:鼓起勇气,帮助妻子战胜病魔;或是彻底摆脱妻子。

抑郁症的可怕之处,就在于它会不断腐蚀患者的精神和内心,让他们丧失对未来的希望和美好的憧憬,使他们的思维模式永远陷入灰暗、负面的轮回中。就这样,弥谷鹰仁做出了最错误的决定:杀死妻子。

在2018年2月23日,弥谷鹰仁回到了母亲家,对母亲惠美坦言了自己患上抑郁症一事。而他随即便提出,自己患上了抑郁症的原因,是源自于妻子麻衣子对他实施的家庭暴力,提出想要杀死麻衣子。

惠美听到了儿子的想法后,感到十分不安,但她其实也对儿媳的病情有一些了解。在和儿子进行了几小时的商量之后,她同意了儿子杀害儿媳的做法。她提出:

“我反正也已经是得了癌症的人了,就算是为了儿子和孙女拼一把,我这把老骨头也算值了。”

于是,两人便合谋,按照计划将弥谷麻衣子杀害后,埋入了自家后院。
iiiiiiiiii

2019年6月15日,千叶县地方法院对两名被告进行了宣判:

被告弥谷鹰仁,残忍地将妻子实施杀害,并且绵密细致地将妻子的下落伪装成为离家出走下落不明,其作案手段狡猾残忍。尽管在作案时,被告受到了精神状况的一些影响,但在面对家庭问题时,被告所采取的错误方式,直接导致了麻衣子的死亡。判处弥谷鹰仁15年有期徒刑。

被告弥谷惠美,在明知被告弥谷鹰仁的杀人计划的情况下,依然积极地对他的计划进行了帮助。作为唯一能够阻止儿子的作案计划的人,被告反而却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判处弥谷惠美有期徒刑7年。

两名被告都对这一判决没有提出任何的异议。

当法官问弥谷鹰仁,是否还有什么话要讲的时候,他说:

“当我要杀死麻衣子的时候,她说自己很难受,那一瞬间我仿佛突然看到了那个正常的她回来了,但一切都已经无法挽回了。她的那句话,会在我今后的人生中一直回响。对不起,麻衣子…”

此刻坐在检察官席旁的麻衣子的父母,对弥谷鹰仁的这一表态面无表情,无动于衷。

在这起事件中,我想如果你能够从头看到尾,一定会和我当时刚刚听说这个事件时,在心中反反复复去思考“到底是谁的错”的感觉,是一样的。是的,我想说明的是,尽管我们常常说“我不想知道杀人犯的过去,我只想知道他什么时候被枪毙”,但是我相信,其实还有许许多多的命案、罪案,都和我刚刚讲完的这起案件一样,在其背后有着复杂,而且很难被外人所了解的关系、背景。

作为亲手杀死了妻子的罪犯,弥谷鹰仁自然是罪恶的,但在他的罪恶的背面,似乎又有着自己的痛苦和挣扎;作为被害者的麻衣子,当然是无辜且可怜的,但她在生完孩子之后出现的精神异常,又让她开始不断伤害身边的人们:丈夫、孩子、亲人。

我当然不是说弥谷麻衣子的遇害是“活该”,事实上我们不应当去武断地给任何我们无法知道实情的事件,下这样武断的结论。这样的一起发生在一个三口之家里的悲剧,如果能够让你我对于善与恶、是与非、黑与白、罪恶与无辜,产生出更多的思考,能够明白世界上并不是只有两个极端、两个对立面,那么这也许就是我给各位讲述这个故事的意义所在。via

微信福利号:(Q48855599) 资讯号:(iFishpond) 商务合作 tintin@zhangzishi.cc

本站内容均转自互联网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上一篇: 步步高点读机女孩高考成绩出炉...
下一篇: 从高考填志愿谈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