涨姿势

我是女法医:人会说谎,但尸体不会

-01-

脏、苦、累

我们经常会被问到这样的一些问题——

「你们害不害怕?」

「解剖尸体的时候会不会特别恶心?」

其实法医的胃口都特别好,因为,法医说是一个技术活,实际是个体力活。

「死沉死沉」的尸体,有时候需要四个人才抬得动。每次解剖完,我们都得出去吃一顿,因为太费体力了。

我小时候想当医生,想治病救人。到初中时,看了很多侦探小说,包括李昌钰的书,还有一本《女法医手记》,都对我影响挺大的。

我觉得法医这个职业和医生比较相近,又有很多神秘色彩,就对这个职业心生向往。

大学就读了法医专业,老师说,电视里的帅气都是演的,到现场「哗」地一下把案破了,在实际案件中不太可能发生。

法医的活儿是名副其实的「脏、苦、累」,我们是要亲临现场的人,干干净净的尸体也是不可能的。

遇上被埋了又挖出来的尸体,腐烂胀气,臭气熏天,法医依然要近距离去接触。

基本上我们出现场不太戴口罩,除非是有有毒的腐败气体,因为尸体上散发的气味会对鉴定有帮助。

-02-

提上箱子出现场

我出的第一个案子就是命案,那是我去刑警队实习的第一年夏天。

晚上十点,我们都已回家,老法医打电话说,「有个命案,你们赶紧来跟着我去学习一下。」于是我们提上箱子就过去了。

案发现场在一个类似「城中村」的地方,死者家有两层楼,一层旁边有个水池,水池里有个盆,盆里放了一把刀。

血迹很多,我们顺着血迹上楼梯到二层的一个房间。

一个小男孩躺在血泊里,脖子上被来来回回地割了很多刀,从口子一下子就能看进去,这个案件对我的视觉冲击很大。

在殡仪馆,把小男孩身体擦干净后,我们辅助老师一起做了解剖,包括把他的脏器提取去做病理。

小男孩是失血以后引起的出血性休克死亡,跟他的家属了解以后得知,家里的大儿子精神不太正常,觉得妈妈老照顾弟弟,于是冲动下酿成了惨剧。

一般法医出现场会配一名「痕迹」,负责提取现场痕迹,比如血迹和毛发。

如果在现场凶器找不到了,我们又需要知道这个人是怎么死的,「痕迹」就会通过伤口来判断,是锤子砸的还是锐利的刀砍的,刀是下宽上尖的还是平均的,都可以判断出来,然后我们再去寻找凶器。

法医出现场,还会带一套工具,里面有剪子、镊子,一些提取用的物料袋,还有通过肛门测量温度的肛温计。

如果要解剖,我们还会加一个箱子,里面会有开颅具,锯开脑壳用的。

-03-

解剖和确认无名尸体

解剖时,我们会测量每一个脏器的重量、大小,特别是在遇到猝死案件的时候,这非常有帮助。

我出过一个现场,死者 30 多岁,挺年轻的。那天晚上他妻子给他用热水洗脚,突然就不行了。

我们到现场没有发现异常,是正常猝死。后来死者的父母找到我们,要求解剖查死因,想知道平时看起来挺健康的他,怎么突然就没了?

我们解剖后发现,他有严重心梗。热水洗脚又成了一个致死的诱因,令他血管扩张,血供到四肢,导致心脏的供血一下就少了,于是发生了心源性猝死。

法医有时候还需要去荒郊野外确认一些无名尸体,为失踪人口或悬案提供进一步线索。

我们到现场首先要确认两件事,第一是这个人死了多长时间?第二是这个人多大?

确认死亡时间我们有一整套方法,最简单的是测量温度,人死后每隔一段时间会下降一个温度,再测量室外温度,对比来进行推测。

还可以通过尸体的腐烂情况去推测,比如嘴角眼角先腐烂,然后是身体上的一些脏器。内脏会先腐烂,因为它们是潮湿的,死者肚皮上还会出现发绿的情况。

判断年龄时,我们会拔几颗死者的大牙,通过泡酒精可以显示出牙磨损的程度。另外,看耻骨联合的情况也能判断。如果是个女性,看她骨盆情况可以判断是否生过孩子。

-04-

被隐瞒的上吊

后来工作久了,慢慢发现,其实每个人都有黑暗的一面。

我出过这样一个现场,死者是家里的女主人,50 多岁,到现场的时候,高领寿衣都穿好了。

她的家人说,「我们不需要检查,我们这就是正常死亡。」

我说,「那不行,报上来的案子,得看一下。」

他们说,「行,你看一眼,但是不能解衣服。」

当时我还以为她的家人觉得这样不尊重,结果我看的时候,拉了一下领子,看见她脖子上有道印痕,很明显是勒出来的。

我警惕起来,会不会这是一个故意隐瞒的他杀?然后我把她翻过来看后面,还好没有人为勒绳留下的交叉痕迹。

她的痕迹看起来像是从耳朵后面提上去悬空造成的。我马上喊了派出所,说这个案子可能会有问题。

经过调查,家属确实是隐瞒了,这个人是上吊自杀的。

这个女主人得了一种慢性病,所以给自己买了保险,家属想隐瞒自杀的事实,以获取保险的赔付,所以坚决不让法医检查。

为什么一开始抢救的医生没发现呢?因为她是用纱巾自杀的,一开始痕迹没出来,只是淡淡的红。过了两天,皮肤受到挫伤以后会不断被风化,红色和黑色的痂皮就显出来了。

很多人觉得影视剧里面的上吊特别恐怖,舌头伸出来,嘴和眼睛都黑黑的,其实这有点儿夸张了。舌头伸不伸,跟绳子卡的位置有关,位置较低才会把舌根顶出来。

而且,大家可能没想过,其实人坐着甚至躺着都能吊死,不是只有下面踩着板凳用脚一蹬的那种。

千万不要去试上吊,勒在那里纠结是很危险的,一旦压迫了 15 到 20 秒的时间,大脑就会失去意识,完全不可能挣脱自救。

-05-

细致

我从小比较「假小子」,偏男性化,但有个缺点,我不够细致,但当法医以后我改变了不少。

法医都有个习惯,就是把自己身体上的长短、大小都记住,比如一个指节的长度是多少,到现场不方便测量的时候,我们就用身体上的东西去比较,能得到一个大概的数据。

在案件里,一个微乎其微的细节,都可能会改写结果。

当时有一个案子,是一名女性死者,死了很多天,尸体已经腐烂得差不多了。我去鉴定的时候,看见她嘴唇里面有几个出血点,有可能是捂的。我们重新去调查以后发现,这个确实是他杀。

再一个是提取 DNA 对案件来说非常关键,现场大部分都是受害者的血迹,如何能提取到混合血迹等关键性证据,离不开法医的细致。

法医的工作时间挺长的,一个命案需要反复勘查现场,基本上要 1 到 2 天的时间才能出完。其它案件大概需要半天时间,如果涉及到 DNA 鉴定的话,整个案件弄完要半个月的时间。

-06-

明天和意外,哪一个会先来

我们法医有个习惯,手机长期保持 24 小时开机状态,因为很多案件,特别是他杀和意外,都会在半夜发生。

我就遇到过一个火灾案件,发生在两层的小酒店,一层是小卖部,第一具尸体就在楼梯下面横着,拐上楼梯后是第二具,已经烧得焦黑,作斗争状,看得出来他在火灾里强烈地想自救,最后挣扎而死。

火灾是因为一层的电线老化引起的,听到有人喊「着火了,着火了」,这两个人就着急从二楼跑下来想要自救,结果迎面撞上了火,反而是上面那些在房间里等待救援的人都获救了。

在发生意外的时候,还是要先冷静下来,淡定地想一下,先处理一下,比如把身上弄湿,而不是着急忙慌地去做冲动的决定。

这些年接触的案件中,真正因矛盾而引起的命案占少数,绝大多数悲剧还是因为「巧合」。

曾经接过一个凌晨五点钟报的案件,死者是一女孩,二十三岁左右,刚结婚,才生了孩子。

命案是半夜 12 点左右发生的,她当时在村里的桥上,等待在外打游戏的丈夫回家,结果正好遇到了住在附近的一名男性,可能喝了点酒,把她强奸后杀了。

真的挺令人惋惜的。

除了意外和他杀,还有各种各样的,比如刮大风时被塌下的墙无辜砸死三个人,比如为了把玻璃擦得更仔细而意外从五楼摔下去的。出得多了,你会发现人生无处不风险。

法医对命案是挺纠结的心理,每当发生一些奇特案件的时候,我们会有那么一点小兴奋,觉得又能够看到一些新东西,有一些新经验。

另一方面,我们也会惋惜这是又一个生命的离去。每一年我们统计下来,一个区里面非正常死亡的都会有几百号人。

当法医的这段经历让我变得特别乐观,碰到任何问题,我觉得我都能看得开了,因为跟生死相比起来真是没什么,何必去计较那么多呢。

来源:故事FM

微信福利号:(Q48855599) 资讯号:(iFishpond) 商务合作 tintin@zhangzishi.cc

本站内容均转自互联网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上一篇: 外国上半年奇葩沙雕新闻大赏,2019年才过一半就...
下一篇: 你有哪些特别奇特的生理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