涨姿势

她让丈夫一家脱离农村过上了富足的好日子,好心回去看望生病的婆婆,却被迷信的丈夫等夫家人伙同“半仙”活活抽死

@我是落生

2017年11月,女子胡瑞娟的丈夫陈春龙和小叔子陈金来听信“半仙”赵清江说辞,认为她“有外灾”,”被长虫上了身“,在两天时间里,让胡瑞娟遭受斧头拍打、三角鞭抽打,最终死亡。

胡瑞娟一直在北京做生意。结婚后,帮助老公在北京站稳脚跟,随后买了房子和车,儿女双全。却没想到在一次回老家看望生病的婆婆时,搭上了自己的性命。
胡女士在得知婆婆在沧州做手术后,主动拿出了手术费,为了方便照顾婆婆,她赶回老家,在盐山某宾馆开了两个房间,这样就避免了来回奔波,可以有更多时间照顾婆婆。但是就是在这个宾馆里,胡女士丢掉了自己的性命。
验尸结果显示,胡女士全身淤青,没有一处好皮肤,生前系遭受过暴力殴打。

警方调取的宾馆监控记录下了2017年11月27日凌晨,胡瑞娟被丈夫、小叔带往“半仙”小南马村赵清江处时的画面:凌晨1点10分,胡瑞娟被丈夫等人捆绑后带往赵清江家。三人走出房间时,胡瑞娟缩着肩膀,浑身颤抖。小叔子陈金来的手上还拿着三角带鞭子。

孩子见证了这一幕:“是爸爸和叔叔一直拿皮鞭抽打妈妈,还看到有类似斧头的凶器”。同样作为目击者的还有孩子爷爷,他一直都在宾馆,却并没有进行阻止。
胡瑞娟的弟弟胡连军在宾馆房间里,还发现了“铁钉子、铁钎子、绳子”。

胡某的父母无法接受现实,是女儿让她夫家一家人脱离了农村,过上富足的生活,不但没有换来同等的回报,最后却不曾想自己会死在丈夫一家人的手上,还是以那样封建迷信的荒唐理由。

2018年1月15日,盐山县警方出具尸检鉴定书,确定胡瑞娟“系钝性外力多次打击致创伤性休克死亡”。

2019年2月27日,盐山县人民法院对胡瑞娟被打致死一案进行审判。
丈夫陈春龙供述:“胡瑞娟被我用三角带打死的。”他听信“半仙”赵清江所说的妻子“身上有长虫,而抽打妻子“可以把长虫赶走”,才无所顾忌地下手。

陈春龙称:上午八点半到12点之间,在“赵半仙”家的西数第三间屋子,他用一根连接着木棍手柄的三角带,陆续殴打了妻子七八次,“每次使劲抽打后背和腿20多下。一开始胡瑞娟能忍住,后来打的时候胡瑞娟用手挡,并且躲避,还说疼。后来还说‘别打了,我走’。”胡瑞娟反抗厉害时,小叔子陈金来就用手按住胡瑞娟的腿,防止她挣扎。殴打持续到中午12点。抽搐、挣扎过程中,胡瑞娟的脸部也撞伤了。

而所谓的“半仙”赵清江,脾气暴躁,打过村长、有过前科,不过是河北沧州一刑满释放人员,因当地老百姓信奉鬼怪神灵的众多,为了骗钱,才装成了“半仙”,在当地竟还有些名气。
赵清江的暴力“治疗”是多年的常态。据几位近三四年接受过他“治疗”的村民讲述,赵清江看“虚病”时,除了掐脖子、用手拍头、用斧子恐吓意外,还经常“用斧子拍打后背”。

本条微博综合自多家新闻报道,图源网络,侵删

图1:死者胡瑞娟
图2:宾馆监控记录下2017年11月27日凌晨,胡瑞娟被丈夫、小叔带往小南马村赵清江处时的画面。
图3:监控画面:陈春龙带妻子离开宾馆去“半仙”赵清江家“治病”
图4:昔日一家人

@Kiki爱小嗨:检方建议判处赵清江有期徒刑12年至15年,陈春来10年6个月到13年6个月。赵清江不认罪,赵清江律师表示:看虚病应该按治安管理处罚法处理,不能算故意伤害罪。陈春来不认罪,认为自己是利用迷信致人死亡罪,不是故意伤害罪,法庭择期宣判。

微信福利号:(Q48855599) 资讯号:(iFishpond) 商务合作 tintin@zhangzishi.cc

本站内容均转自互联网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上一篇: 如何评价腾讯最新手游《和平精英》?...
下一篇: “995工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