涨姿势

深扒|教练的抉择:暂停用还是不用,这是个问题

e820a45f1dfc7b95282d10b6087e11c0

作者:MICHAEL PINA

译者:JabariIverson

特里-斯托茨在自己的教练生涯里做过很多重要的决定,但接下来我要提到的这件事实际上并不是个决定。

雷霆与开拓者的西部首轮对决正进行到第5场,比赛时间还剩下17s,此时开拓者前锋艾尔-法鲁克-阿米奴在拉塞尔-威斯布鲁克上篮不进后抢到了后场篮板,并将其交给了球队控卫达米安-利拉德。

时值双方平分,而此时的利拉德已经拿到了47分。斯托茨手里还有一个暂停没用,他本可以借此叫停比赛,布置一个他确信有用的战术,不过这也会让对方教练和球员做好同样的准备。

而斯托茨现实的选择是,让这个进攻回合就这么继续打下去。于是利拉德就这么慢慢的运球过半场,然后对上了保罗-乔治的防守,紧接着就在几次运球之后以一记全垒打式的37英尺外后撤步三分绝杀了雷霆。

斯托茨曾在多名主教练手下担任助理教练一职,比如他就曾在乔治-卡尔和里克-卡莱尔手下做过助教。前者非常珍视他手里的暂停,而后者叫的暂停数远超其他任何一名教练。而斯托茨的临场更偏向于乔治-卡尔式,他自己就表示说,“我可能比其他教练都倾向于不喊暂停让球员自己解决问题。”

在利拉德这记绝杀进球的36个小时之后,斯托茨回想起了14年前一场不那么重要的比赛。当时的斯托茨是雄鹿主教练,对手是杰里-斯隆和他的爵士队。

在那场比赛里,雄鹿后卫迈克尔-里德在比赛还有6.9s就要结束时命中了扳平比分的三分,但斯隆并没有为此而叫暂停。德隆-威廉姆斯接到队友的底线发球,就这么运球推进然后找到在底线附近的马特-哈普林,后者命中了绝杀上篮。密尔沃基就这样输掉了比赛。

b6a1085a27ab7bff7550f8a3bd017df8 (1)

这两次绝杀有相似之处,而斯托茨也更多的把这次的选择归结于比分和球员的情况(“如果我们落后一分,那我就会派埃内斯-坎特上场来拼抢进攻篮板,但既然比赛进展的很流畅,我们就要保持这样的势头。”),同时他想到,如果喊了这个暂停,就会出现由于界外发球不成功而没暂停可叫,进而因此丢失球权发生失误的风险。

当然,不是每个人都会像斯托茨那样去做,但这名波特兰的主教练信任场上的球员,并且让自己的球员在比赛中确切的明白一点,那就是当自己身处那种特定位置时应该要做些什么。比赛最后时候利拉德持球单打时,CJ-麦科勒姆埋伏在了强侧底角,与此同时另外三名队友则在弱侧。如果雷霆对利拉德实行包夹,那么波特兰人也知道要如何回应。

“我们准备过那样的情况了,所以我不觉得有一个好的理由来用暂停喊停比赛,实际上,那个时间点上没有很多的决定要做。”

每个出色的教练都会利用暂停,而他们使用暂停的原因就跟以往一样的重要和复杂。

现在的NBA本质上趋于追求数据分析,极力让比赛打的更快和更令人兴奋。但其中一些被喊出的暂停,其目的其实一直都没变。球员的情绪充斥于比赛本身。

比赛策略和战术的改变也深深扎根于这项运动的DNA中。虽然球迷通常会说,“那些最棒的暂停经常是没喊的那几个,”但暂停在起到控制比赛走势这方面确实有不可否认的作用。球员需要休息,战术策略需要解释给球员并且调整过来。替补需要上场。而在外人看来这个发生在边线的小商讨就至关重要。同时暂停也仍然是教练们给球迷留下深刻印象的主要方式。

但当球迷越多的了解了阵容的安排,教练保持球员体力的策略,以及如何用转换进攻对抗半场阵地战时等等数不清的其他暗中影响比赛的方面后,球迷就越注意到那些关键的暂停。

在大多数时候,球迷看教练喊出一个暂停时就像自己被人提醒去吃蔬菜那样的有趣。人们热爱的篮球的原因有很多,其中之一就是那种看着时间接近于走完而建立起来的紧迫感。这时候一个打断比赛的暂停就会让球迷从这种感觉中脱离,进而让他们打开Twitter来表达自己的沮丧之情。

两年前,NBA竞赛委员会为了提升比赛的流畅程度,投票表决后将一场比赛的总暂停数从18个削减到了14个。比赛进入到第4节时,每个教练最多只拥有4个暂停,而最后3分钟这个暂停数限制更是减少到了2个。

据联盟篮球运营执行副总裁基基-范德维奇所言,在过去的比赛中,最后三分钟的暂停数较之前大约下降了25%,而每场的比赛回合数比之前上升了4个回合左右。

以往的比赛在第二节和第四节的9分钟时会各有一个常规的电视暂停,而现在每节只有两个强制暂停了:在每节进入最后7分钟之后的第一次死球时出现的暂停(算在主队身上)以及一个在比赛进入最后3分钟之后的暂停(算到之前没叫暂停的那支球队身上)。

教练们可以通过提早叫暂停而避免这种强制性的暂停,但大多数情况下他们依然只会有三个可供灵活使用的暂停。除了电视暂停以外,已经没有更多能提升的空间了,而电视暂停短时间内还是会存在的。(强制的暂停时长视转播商而定,如果是地方台转播,那暂停时长会是2分45秒,而如果是全国比赛转播,这一数字被延长到3分15秒,而除此以外的暂停时长都是1分15秒)

范德维奇对此表示说,“随着疲劳程度的堆积,伤病人数也在不断上升,我们都希望球员能得到休息。这是项充满情感和身体对抗的运动,所以每个出场的球员都会感到非常疲劳。你需要拥有那些打断比赛进行的方式。而我们在保持比赛流畅和不在暂停时长上浪费太多时间,以及给予球员足够的休息这些事情上找寻着平衡。我认为我们一直在调整着这样的平衡,但这就像毫无疑问平衡方程式一样复杂。”

2015-16赛季火箭的主教练还不是德安东尼,当时球队使用的暂停数位列联盟第十五,而自从德安东尼担任主教练一职后,球队的暂停数每年都居于联盟垫底。(所有本文提到的暂停数据包括了自动使用的电视暂停以及球员叫的暂停,这些数据都来自于STAT LLC。)

2823f4797102ce1a1aec05359cc16dd9

这赛季火箭用掉的暂停数比联盟领跑的公牛要少掉133个。这一数字令人吃惊。但其实也不应该那么令我们吃惊。

火箭有着组织能力出色的克里斯-保罗,进攻端表现出色的得分手詹姆斯-哈登。“我们要怎么做,比如‘嘿,让我们把球从哈登手里拿过来,然后叫个暂停再把球给同一个球员?所以还不如就这么不喊暂停。’”

如果说有个词描述了德安东尼15年执教生涯的话,那应该会是颠覆传统。

与大多数教练面对对手打出一波8-0的情况时会毫不犹豫喊出暂停不同,德安东尼的理念让他选择了不同的方式。“没有数据能证明如果你喊了暂停,你就能停止对手的势头。事实上其实有喊了暂停却依旧不能停止对面势头的证据。”

当他看到自己的主力球员由于活球时间太长而未能及时出场,或者是有球员体力不支而在场上蹒跚的时候,他倒是很乐意使用一个暂停。但即便是本赛季伊始火箭的战绩一度掉到11-14,也没有让他的暂停理念有所改变。

德安东尼也回想起了自己在76人短暂担任助理教练的经历。2015-16赛季的76人赢下了10场比赛却用掉了666个暂停,比第二名要多出41个。不过德安东尼从未就这些用掉的暂停去挑战费城主教练布拉特-布朗的权威,“我觉得吧,这些暂停最重要的影响在于它减少了我吃晚饭的时间。”

现年67岁的德安东尼早已经历过执教生涯的高峰和低谷,他看上去把如何喊暂停这种模棱两可的事变得更加非黑即白了。当你在这种高压力的环境下,只有几秒钟的时间来做出决定时,依靠概率原理并不会让你更容易的做出决定,尤其是你在这几秒内还要考虑到决定所带来的很多的利与弊。

在3月24日对黄蜂的比赛里,猛龙主教练尼克-纳斯在焦灼的比赛最后经历了一把紧张时刻。球队领先2分,球权正在科怀-伦纳德的巨手里,纳斯的大脑在短短数秒内评估了所有的情况,然后希望最好的结果发生。

他决定不叫暂停,然后就看到了伦纳德以一个怪异的姿势对抗下跳投打铁,紧接着就无助的伴随着计时器的蜂鸣声而看到了杰里米-兰姆神一般的半场绝杀三分。

他在赛后解释说,“这都在于我,我应该喊个暂停,画个特定的战术来让比赛分差拉大到两个进攻回合,然后去赢下比赛。但当时如果有需要我去推动发生的事但我却没做到的话,我会对自己非常的生气。结果证明了一切,我希望自己当时叫了暂停。我真的非常接近于喊暂停,我从替补席上站起来了,冲到了中场线的附近,结果我却只看着球员发动进攻。道歉是最强烈的方式,也是最好的方式。”

纳斯在英国执教时当过很多球队的主教练,虽然那些球队而今已经不复存在,但当时的他会一次又一次的看菲尔-杰克逊如何执教公牛。他了解着杰克逊是如何让自己的球队度过那些困难的回合以及重回正轨的。“我让那些想法有些留在了自己的脑海里。很多时候当我觉得自己应该叫个暂停时,我会说,不不不,让他们自己解决,让他们自己经历这些。说实话我可能比自己认为的要更多的做到了这点。”

史蒂夫-科尔在杰克逊执教的公牛队里待了5年,拿到了3个总冠军。他赞同自己曾经的主教练的这一策略,“对一支球队来说,依靠自己,而不是依赖于暂停和抱怨旁人来走出困境是一种更好的方式。让我们保持交流,让场上五个人一起努力完成战术回合。如果他们做到了自己要做的事,那效果将非常的好。”

教练们保留暂停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考虑到球员需要时间来运球推进。在一场焦灼的比赛中,会出现有球员抓到了篮板,却没有足够的时间来运球推进的情况。雄鹿主教练迈克-布登霍尔泽表示,“我会说自己相当的确信要为那种情况留出一个暂停。”但布登霍尔泽和其他的教练们,比如纳斯和凯尔特人主教练布拉德-史蒂文斯也都表示,当情况允许时他们总会让球员自行处理情况。

纳斯说,“虽然我们能通过暂停解决运球推进的问题,这能为我们节省3秒或者任何我们想要节省的时间,但我们也必须为半场的攻防做好准备,这在充满对抗的比赛时刻这并不容易。有时候你喊出的一个暂停,却让自己陷入了两难的境地。所以我更偏向于让比赛回合继续打,尤其是有时候你无论如何都想要队里最好的球员去执行一个半场发动的挡拆回合。”

史蒂文斯的凯尔特人本赛季使用的暂停数是联盟第三少,而2017-18赛季的凯尔特人则是联盟第二少的球队。“如果说我可以选的话,那就是我总会选择进攻对手于立足未稳,或者说在你没叫暂停的时刻球队完成了一个你感觉上非常棒的一个回合。我总是喜欢那样的事。”

作为联盟里最能画战术的教练之一,史蒂文斯的这些话并不意味着他不会在关键时刻打断比赛进行。去年在第二轮对阵费城的G3中,波士顿球员马库斯-莫里斯在比赛还剩14s的时候抢到了篮板,然后史蒂文斯很快就叫了一个暂停,并借此打成了一个由艾尔-霍福德命中决胜上篮的回合。

暂停数的减少,以及联盟为了保持比赛流畅所做的其他规则上的调整,让教练们遇到了新的挑战,他们本就因赛场情况过载的脑瓜更是为此搜肠刮肚。不过,即使现在能使用的暂停数更少了,但一个出色的教练依旧可以比任何的场上球员而更好的掌控节奏。

史蒂文斯通常被认为是冷静的代名词,而颇具讽刺意味的是他在推特上却以“发疯的布拉德”而出名(当他第一次听说这个时候自己也笑了。)因为他曾在比赛第一节开始一分钟的时候就咆哮着喊了个暂停。(这通常是马刺教练格雷格-波波维奇的风格。在今年季后赛首轮G3对阵掘金的比赛里,他在第二节前三分钟里就用掉了两个暂停。)

但实际上这样的暂停更多在于给到球队积极性方面的提醒,教练通过暂停向需要改变情绪或者注意力的球队传达严格的讯息。

史蒂文斯这么说,“每一节的开始时段非常重要,尤其是第三节开始的那几分钟,真的特别特别重要。如果你看到你的球员不像半场结束时那么的专注,无论当时情况如何,不管那是在7分钟,9分钟还是10分钟的时候,你都要用掉那个暂停,用掉暂停不是世界末日。”

45fbc6d3e05ebd93369ce542e8f2322d

球员的情况考量也是另一个在暂停里不可否认的因素,而且这一点在费城76人身上体现的尤其明显。本赛季费城用掉了492个暂停,而上赛季是493个(这两年球队的暂停数都位列联盟第三多)。

布雷特-布朗执教球队6年的时间里,会着重分析每场关键比赛时最后两分钟的情况,从而来观察教练们都做出了怎样不同的反应。“很多时候你可能不得不用掉你的暂停,然后一个都不剩下,我不喜欢出现那样的情况,但我也不在意是不是比赛结束时候还有暂停没用这种情况。”

布朗手下有着像乔尔-恩比德这样的中锋。而25岁的恩比德的健康程度从方方面面影响着费城的未来。球队的数据分析部门在球员出场上有所影响,这个部门会评估球员何时可以出战,他又能在场上打多久。

对布朗而言,当他与这样的分析部门合作时,他就会期望自己有着跟其他教练一样灵活的使用暂停的可能。“我喊暂停的时候就要考虑到乔尔。另一个我要考量的因素是费城这支球队依然是一支充满天赋新秀的年轻球队——有些程度上是这样的——控卫本-西蒙斯在大学里还是个四号位球员,而你需要帮他经历这些。如果他们给了我另一个的暂停,我同样也会用掉的。”

勇士作为本赛季暂停数第二少的球队,每当他们叫暂停的时候,程序都是相同的。科尔把助教们喊在一起,然后画一个战术,而此时助教罗恩-亚当斯则在板凳席上跟球员沟通。随着暂停时间用完,每个人都围成一团了解了战术意图。这也是勇士球员被允许提出自己意见的时候。科尔表示,“他们是完成战术并且有自己感受的参与者。”

纳斯在暂停时也有自己的一整套流程。暂停最开始的30到40秒里,他会拿着自己的iPad,在那里他写下了所有在场上球员的名字,然后看一眼板凳席上的助教,问出一连串的问题。“我通常首先会解决的事情是应该派谁上场。然后考量我们有正确的对位吗?是不是有人累了?是不是有人陷入了犯规麻烦?是不是有人需要我们重点注意。那就是我暂停开始时候的方式,我从23岁开始就这么做了,现在我都50了。”

而有些暂停是教练想用就用的。在2000年2月的时候,杰克逊的湖人正与波特兰开拓者进行比赛。两队同以45-11的战绩并列西部第一,而杰克逊表示,自己从没在33年的执教生涯里见过如此重要的比赛,听上去这话有点夸张了。尽管杰克逊会珍视自己的暂停,但他还是在第一节中段球队6-8落后时用掉了一个暂停。

湖人后卫布莱恩-肖对纽约时报的记者说,“我们刚发出去球他就喊了个暂停,每个人都很惊讶的看着他。我想,他可能要召集我们说一些我们没做好的事。所以我问,‘我们要做点什么吗’。他说,‘不, 不用,我只是想消耗点时间。’我们就这么坐了下来喝了点水,然后他说,‘OK,继续去比赛吧。’”那场比赛湖人以90-87取胜。

三个月后,湖人和开拓者在季后赛再次相遇。杰克逊又一次恢复到原来的方式,在西部决赛的G2中,他在第三节面对开拓者20-0的攻势没有喊暂停,湖人也以29分的分差输掉了比赛,但之后却卷土重来赢下了系列赛。

季后赛会放大你每次投篮、失误和决定所带来的影响。对一些像杰克逊的教练来说,这并不意味着他们会重新考量自己的暂停策略。

在常规赛里,篮网主教练肯尼-阿特金森喊得暂停数,位居进入季后赛的教练们的第二位。在季后赛的5场比赛里他也用掉了28个暂停,这是第三多的数字。“喊暂停其实是一样的,相同的感受。你知道的,有时候我喊得暂停有用,有时候就未必。”

对其他教练来说,季后赛的高压力环境会加剧他们的思考,考量要在何时何处以及为什么要用掉这个暂停。身负更大压力的教练们要通过暂停的交流给球队传递信息。“在常规赛第10场用掉的暂停,跟在季后赛里用掉的暂停完全不在同一个层面上。”前NBA主教练也是ESPN评论员的斯坦-范甘迪这么说道。

“在季后赛里你要更警觉的马上去修补出错的地方。”说这话的是布朗,他在季后赛首轮对篮网的比赛里同样用掉了28个暂停。

不是每个人都会坚持自己的方式。常规赛期间,科尔更愿意明智的使用暂停。而一旦季后赛开始,他便会毫不犹豫的就用掉一个暂停。常规赛期间勇士场均用掉4.7个暂停,而季后赛这一数字是5.3个。

在首轮与快船的比赛中,科尔在G1打了7分钟之后就用掉了一个暂停,原因无他,他需要用安德烈-伊戈达拉来替代德马库斯-考辛斯出场比赛——后者在挡拆防守中被路-威廉姆斯持续针对了。

而在G2中科尔在第三节过半的时候又因为球队允许快船球员在快攻上篮而叫了一个暂停。勇士一度领先27分,却最终输掉了比赛,他看到的是凯文-杜兰特和克莱-汤普森因为比赛分差而没有选择全力回防。“我们感觉就像是在常规赛那样继续打球,但这是季后赛,每个回合都至关重要。”

来源:虎扑

微信福利号:(Q48855599) 资讯号:(iFishpond) 商务合作 tintin@zhangzishi.cc

本站内容均转自互联网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上一篇: 黑色西服,攻气十足!...
下一篇: 小事 | 漂在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