涨姿势


在网吧过夜的人们

作者:亢蒙

1

一座城市,如果你想知道它角落和阴影里的故事,街角那家24小时营业的麦当劳里,你会收获到一些。如果你还想获取更多,拐弯进入小胡同里的一家网吧,你会被现实的另一面深深触动。
2

笔者上一次去网吧,还是好多年前。那次是和两位朋友约酒,喝完没事可做,大太阳下,我们顶着满头汗找了家网吧,玩了几盘游戏。

如今,一台手机可以做的事太多,电脑这个物件,也早就人手一台。网吧这个曾经风靡于年轻人群落的娱乐空间,早就丧失了吸引力。于是很多网吧变成了“网咖”,设立了沙发座、开黑包间,以及高端VIP厅。但不变的是,网吧也好,网咖也罢,还都未舍弃“包夜”模式。包夜的价格,往往比白天的时价要低上好几倍。它比在麦当劳干坐着有意思多了,于是很多游民,选择在网吧过夜。
3

这个周末,因为家里电脑出了点故障,我又有一个约稿着急要交,不得不在老婆孩子都入睡后,自己出门找了家网吧写稿。我所去的网吧,距离我家不远,步行大概一刻钟。我进网吧时,已经是晚上的十点半,网吧里人竟然不少。

我在前台问了问,这家网吧大厅的包夜的价格是20,如果去舒适一点的包间,还有套餐,50块钱,送瓶冰可乐和一盒泡面。包夜时间是从晚上10点到第二天早上8点,整整十个小时。我记得很多年前,包夜有过10块钱的低价,但20也不算贵了。哪怕50,享受一晚上的皮沙发,还能横过来睡,也物超所值。
4

我是奔着包夜来的,大厅里包夜不让抽烟,我就去了包间。包间虽然说是包间,其实只是在大厅的侧面弄了几个对面而坐的隔间。因为左右没有别的机器,所以不用担心被别人窥屏。在深夜的网吧写作,被看到还是有些莫名其妙吧。

image

5

但可悲的是,因为网吧的吸烟区就在包间这里,所以大厅的人,时不时就会来包间这边抽一根。有人看到我的电脑屏幕既没有游戏画面,也不见我看什么视频,只有一个写满字的word文档,有人好奇,就伸脖子看。我戴着耳机听着音乐,后脑勺对着他们,还是有点尴尬。

慢慢的,我沉浸在写作和音乐声里。大约凌晨2点,我写完了稿子,传给了编辑。起身伸个懒腰,网吧里已经是一片鼾声。大部分的人,都歪着脑袋睡着了,电脑屏幕里是站着不动的游戏角色,或自动挂机的机械刷怪画面。

我点根烟,靠在沙发靠背上。心想抽完这根,还是回家吧。
6

一个头发乱糟糟的小伙子走过来,他戴着一副眼镜,蓝色T恤上印着褪色的“Sonic Youth”洗衣机LOGO。他抬手整理了一下眼镜,弯腰笑着和我要根烟。

image

他叫我“大哥”,要烟的措辞是“弟弟烟瘾犯了,现在出去也没地方买烟了,赏一根吧”。我没追究网吧前台就能买烟的事实,递给了他一根。

小伙子看了一眼烟,发现是“苏烟”,笑得很开心,他拿起我桌上的打火机,点燃烟,非常珍惜的慢慢抽。

7

在这种两人一起抽烟的时刻,不聊两句,会非常难堪。我便问他,怎么今晚在网吧包夜。小伙儿靠在我的沙发边上,说他不是今晚在网吧包夜,是一直在网吧包夜。我露出疑惑的表情。小伙儿用手指指远处一个还没睡的姑娘,说:那个姑娘,也快在网吧包半个月的夜了。

小伙又抬下巴让我看近一点的一位光头男,说他上个星期来的,估计也会包一段时间。

我又点上一根烟,顺便递给小伙一根。小伙夹在耳后。我选择了一下措辞,问:你们都是白天打工,晚上包夜吗?

小伙深吸一口烟,烟雾腾腾而升。他说白天有工打,是好运气。他压低声音,说还没睡的那个姑娘,是个单亲妈妈,孩子在老家,她来这边找一个相好。但相好的好像把她骗了,姑娘没啥钱,这两天一直在网上赌博,就是那些我们常看到的“澳门赌场”。那个光头男,以前给夜总会看场子,不知道得罪了谁,给打了一顿,也没钱,就在网吧混,估计是想犯点罪,弄点钱东山再起。

小伙说光头男“想犯点罪”时,语调很江湖。
8

我给小伙点上他的第二根烟。小伙开始聊自己。他是从深圳过来的,以前在深圳的三和混。三和这个地方,我不太了解。我因为去过一次深圳,便问小伙,三和在哪儿。小伙哈哈一笑,说大哥你肯定不知道三和喽。

我虚心打听。原来三和是一处包夜5块、住宿8块、逛窑子30块的地方。那里有五毛钱一根的香烟,也有1块钱一盒的炒粉,配以2块钱2升的矿泉水。那里可以找到日结的工作,但到处都是黑中介。那里可以100块钱花三天,走投无路时,身份证都可以卖。

我感叹深圳还有这样的地方。小伙打趣说香港还有九龙寨城呢。我问那么好的三和,你为什么离开。

小伙严肃起来,说三和毁人啊,进去了就不想出来,人都废掉了。他把最后一口烟抽掉,把烟屁在脚底下碾了碾,补充道:

“北京好很多啊,我在三和能靠几百块钱在网吧混半年。在北京,100块钱眨眼就没。这可以激励我出去找工作啊。”

说完,小伙终于开始向我发问。可惜我一句“我只是家里电脑坏了,出来写个东西”就把他继续聊天的兴致击碎了。

看着小伙回到自己座位的背影,我又点了一根烟。
9

回家的路上,我揣摩着那个小伙的生活。他大概27、8岁,他的父母呢?他有没有妻子和孩子呢?想着想着,路边一个送夜宵的外卖员骑着电动车经过。

我看着外卖员驶向远方,心里又问:这位兄弟,一会儿送完餐,是不是也要找家网吧,度过剩下来的漫漫长夜?

来源:亢蒙

微信福利号:(Q48855599) 资讯号:(iFishpond) 商务合作 tintin@zhangzishi.cc

本站内容均转自互联网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喜欢( 0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