涨姿势


我当初就吃的糖丸

@毛十八

国家对疫苗的态度,其实有一件事上就能看得挺清楚的,就是我们小时候吃过的糖丸。这种用于预防脊髓灰质炎的减毒活疫苗制造要求低价格低廉无需注射,非常适合缺乏基层卫生设施的欠发达地区,缺点是有微小的概率,不同国家的统计数据大约为25-75万分之一,服用后直接小儿麻痹。我是若干年前看南周报道知道这个极为可怕的疫苗不良反应的,当时印象很深的是记者将这个概率形容为「恶魔抽签」——看似很小的概率,每年庞大的接种群体,悲伤无望的患儿家长在qq群里分享吃各种奇形怪状东西的治疗偏方。糖丸在发达国家早已被淘汰将近二十年,可以拿来当参照的南非也早在2009年全面使用灭活疫苗,就不用提一国两制的香港了。而国内则一直在等国产研发。以每年一千多万个新生儿参与抽签的代价,一直等到2016年,等来的还是一针灭活和两剂口服,致残风险下降40%,可以说成果显著。就是这么个态度。便宜第一,大范围有效就行,出点小概率事件嘛,不必太放在心上。

微信福利号:(Q48855599) 资讯号:(iFishpond) 商务合作 tintin@zhangzishi.cc

本站内容均转自互联网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喜欢( 2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