涨姿势


@押沙龙:谈木子美

​​这次我谈一谈木子美,也就是微博上的不加V。

这一篇没有什么承转启合,没有什么逗乐的俏皮话,就是一个直截了当的文章,把想说的话说完,说完拉倒。

 一

 首先声明一句话,我极其厌恶这个人,也极其厌恶那些木粉。

我厌恶她,跟她的生活方式没有关系。我从来不觉得她的生活方式有什么值得评论的地方。些指责她性混乱的人,在我看来都是脑子有病。你不赞成这种生活方式,那你自己不过这种生活就是了。愿意过哪种生活,是一个人的基本权利,别人没有道理去说三道四。

 有人指责她当小三抢老公,那也是胡说。木子美讲的司机故事,我无法辨别真假。也许真的有这个人,也许是她编出来的人物,都有可能。但即便真有其事,即便这件事真的伤害了司机的妻子,那也是司机的过错。该被指责的是他,该被当成渣男的是他。木子美没有义务去维护别人家庭内部的忠诚。

因此,我从来没有因为她的私生活而厌恶她。她有意无意地把所有指责她的人,都说成是道貌岸然的假道学,这是瞎扯,无非是想用“性自由”这样的旗帜去为她的下作行为辩护。

好像看不惯她下作行为的,都是震惊于她性生活的大胆。

这是耍赖。

我厌恶她,是因为她对别人释放恶意的时候,完全没有底线。

我认为她对这个世界有很深的恶意,就像她说男人百分之九十都是会猥亵女性的人渣,这是她对这个世界的评价。 这个评价来源于她的个人经历,她有过什么生活阴影,我不清楚。如果这个比例是她周围男性的真实反映,我也不明白她为什么会弄来这么多男性人渣。

她可以对世界失望,可以对世界有恶意,这也是一种个人判断。但是当她把这种恶意释放到具体个人头上的时候,这就不再是一种观念,而是一种真实的下作。

 就像她和方舟子吵架的时候,会用那么恶毒的语言去攻击方舟子的幼女,这就完全没有了底线。这也就是在我们这个什么都喜欢和稀泥的社会,如果在一个有正常法治的社会,木子美早就已经被拘禁了,哪里还轮得到我来写文章骂她。

 更让我恶心的,是木粉们为这种行为欢呼。

“对付方舟子,只能用这种办法!”

“打中方舟子的痛点!”

“方舟子滚蛋了,多少人没做到事儿,木姐做到了!”

 我也和方舟子争吵过。我也很厌恶方舟子。但是我再厌恶方舟子,也没有厌恶到为这种行为欢呼的程度。 这无非是网上的争吵,即便有对错,那么网络上有什么样的正确,是要考辱骂一个幼女来挣得的?

在这个网络上,有什么事情能重要到这种程度,能值得你们用这种手段来赢得你们的胜利,证明你们的正确?

一个社会,如果为这样的行为欢呼,那这个社会多一个方舟子少一个方舟子,还有什么关系?

我宁愿和我对骂过的每一个人都成为超级大V,掌握压倒性的发言权,也不愿意看到这样的一个社会。

 如果我们能容忍这样的行为,我们有什么理由谴责那些株连九族的法律?我在明史上看过一段记载。魏忠贤党羽崔呈秀被全家抄斩的时候,有两三岁的孩子也被押上法场。孩子不知道怎么回事,到被砍头的时候还在熟睡。记载里说,围观的群众看到这个场景,“无不快之”,没有不觉得痛快的。我看到这个,就想到了为木子美喝彩的那些木粉。

 就算你们觉得方舟子再坏,他总坏不过崔呈秀,方舟子的幼女可以被这么辱骂,崔呈秀的幼子为什么不能被杀头?唯一的区别无非是敢不敢,能不能而已。

 现在还有木粉在说,“只有这样才能让方舟子知道厉害”。

几百年了,还是同样的一批杂种啊。

 有的木粉为木子美辩解,“方舟子骂木子美三脏女,木子美骂他女儿怎么了?”两个成年人对骂,就靠辱骂对方的幼女来找对方的痛点。那么两个人对打,能不能靠殴打别人的婴儿来取胜?

 还有木粉说:“木子美也有父亲,方舟子骂人家女儿怎么就可以?”这么混乱无耻的话都能说得出来。你是一个成年人,你在对方吵架,然后拿对方毫无过错的孩子做比较,这里还有一点逻辑没有?

 一个人怎么可以无耻到这个地步,为这样的行为辩护?

 如果你是正常的木粉,好,我认为你可以沉默。哪怕沉默也是比较得体的行为。“我喜欢她的某些方面,但是这个举动我不认可,但是我还是喜欢她的其他地方,所以不想指责她,所以我沉默。”这个举动我是可以理解的,可是很多木粉就是要辩护,要证明这样做是对的。

 四

木子美从没有为此道歉,相反,还在为此自豪。但是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了,我本来也不想再长篇累牍地写了,是最近有看到了类似的事情。

 谭伯牛和木子美在网上发生了一些争吵,照例是网上的一些口角讥嘲之类的事情,这次木子美开始拿谭伯牛的妻子下手,拿对方婚前的性隐私说事,讲了很多下流话,几乎无法转述。

 这些话是真是假我没法判断。如果是假的,当然就是造谣;退一步讲,即便是真的,人家做的有什么不对?一个人在婚前有过一些性经历,有过一些所谓的约炮,这有什么不对?这不是很正常的行为么?有什么值得在网上揭露的?

 不要扯什么“我不是揭露,我就是要分享,这些事也没有什么呀,我说说怎么了?”

任何一个人都能从那些话里,看出你的恨意,看出你想羞辱对方的意图。你认为说这些话可以羞辱对方,你就说了。否则你为什么和别人丈夫争吵之后,才想起来讲这些东西?一个口口声声“性自由”的人,用别人婚前的性经历来羞辱对方,这算哪门子的性自由?一个承认性自由的人,怎么可以用性做武器来羞辱别人?

 木子美习惯把性自由和性隐私混淆起来。木粉们也喜欢这样为她辩护。

“木姐爆人家的性隐私,是因为木姐根本不把这些隐私当成丢人的事儿,你们当成丢人的事儿是你们心眼脏。”

拉倒吧。 真没有性隐私概念的话,你们的木姐自己怎么不光屁股上街?而且退一步讲,即便你们木姐愿意光屁股上街,她又有什么权利跑去剥别人的衣服?

 性隐私是性自由的一部分,这个概念即便是木子美这样的人物肯定也明白。

正因为她明白,所以她每次爆别人性隐私的时候,都是在和别人(或者别人家属)吵架的时候。那不是什么性自由,那不是什么不在乎,更不是什么坦坦荡荡,那就是在释放恶意,让别人痛苦。

你就是想让她痛苦。这就是一切,其他的说法都是粉饰。

而且更恶劣的是,她释放恶意的对象往往根本不是和她争吵的人。方舟子的女儿和她争吵什么了?谭伯牛的妻子也没有和她对骂。她释放恶意的手段实在是毫无底线。 而这就是木粉心中坦坦荡荡的木姐。

坦坦荡荡这个词其实很好笑。

一个人坦坦荡荡地做下作的事情,好像就显得不下作了。

一个人坦坦荡荡地伤害别人,好像就显得很无辜了。

那么一个人完全没有廉耻,完全没有底线,就成了坦坦荡荡了。

也就说,一个人有点不要脸,就不如彻底不要脸,因为那样坦坦荡荡。我觉得有些木粉对世界的看法真是变态。

 但是要说句公道话,木子美并不是这么毫无廉耻,她并不是这样坦坦荡荡,她还是会为自己辩护,说种种瞎话,扯种种大旗为自己辩护。

她想要释放恶意的时候,还总要扯上几句屁话,比如要曝光渣男,让社会看清他们的嘴脸什么的,好像她是打入渣男内部的侠女似的。

 好,就算她曝光的都是渣男,那么她上床前不知道那些都是渣男么?一个两个可以说不知道,那么多都不知道?一个成年人,没有傻到这个程度吧?

就是不在乎嘛。或者渣男比正常男人好搞到手嘛。

上床前不在乎,上床后也不在乎,偏偏和别人吵了几句嘴后,有了社会责任感了,觉得要揭发出渣男,为社会做贡献了? 你要是坦坦白白地说:这些人渣不渣,我根本不在乎,他们后来得罪我了,我就揭发他们的性隐私,叫他们难受。 睡完了还敢说我坏话,看我不整你!

 这才叫坦坦荡荡,但这跟性自由侠女当然完全扯不上关系。

哪个特立独行自由自在的女性,会拿小本子记录所有跟自己上床的男人,看谁以后说坏话就爆料的?这也是中国的土产田园性自由吧。

如果木子美是个男人,她敢这么爆料自己的性伙伴,早就被骂成筛子了,哪里还有谁管她叫木姐?

退一万步讲,那一堆人都是渣男,只有你不是渣女,那些人都该骂,都该被暴出性隐私,那么别人的女儿和妻子,得罪你什么了呢?她们怎么着你了?

你为什么会把恶意释放到她们头上?

 六

 不过,这样遮遮掩掩,倒也说明了一件事,木子美终究没有无耻到不在乎什么叫无耻的地步,她还是要为自己辩护。

几年前的谈话记录都留着,准备做日后翻脸用的旧账,这叫哪门子的坦坦荡荡?

而且这又叫哪门子的性自由我只看到了一腔恶意。对异性的恶意,对同性的恶意,甚至对性本身的恶意。一个想要伤害别人的时候就说“我男友知道你的颜色味道”的人,对性不可能是没有偏见的。这样的人也不可能跟性自由有什么关系。

 我不知道木子美以前是否经历过什么不好的事情,如果有的话,当然值得同情,但是无论你有什么不好的经历,都不该向无关的人释放你的恶意。

最后说一句,有些木粉还说“可是木姐很有才啊”。木子美有点小才,可有那点小才的人一抓一大把,而且说到底,也不过就是会码几个字而已,有什么值得炫耀的?

才女就不能是人渣了?

@不加V :声明一下。“对骂”这种事并未发生。我一直在看多年前拉黑的各种生物如何表演而已[作揖] ​​​​

@不加V :碰瓷的人太多,多得跟精神病院排号的一样。我则是最红的那个专家,都想找我看看。无奈几天才出诊一次,有时等十天半个月都排不上号。坐在小马扎上的病友们开始热烈交流…… ​​​​

微信福利号:(Q48855599) 资讯号:(iFishpond) 商务合作 tintin@zhangzishi.cc

本站内容均转自互联网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喜欢( 3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