涨姿势


对有些人来说,慈善不过是生意

@王志安

小凤雅家的采访做完了,今天开始陆续推送。前方采访时,我差一点流泪,好几次和小凤雅的爷爷一起发抖。爷爷的采访有五个小时,妈妈的采访有两小时。
一个极度贫困的不幸家庭,一个孩子唇腭裂,一个孩子身患眼癌,家徒四壁困苦无望,申请了三万多块钱捐款,噩梦由此开始。
他们一直在努力证明自己的清白,不是从5月24号之后,在4月9号陈岚在网上开始散步他们虐待孩子诈捐并报警之后就开始了。
当地政府也被网上这舆论吓坏了,县里的领导全都赶过来,县医院的专家过来会诊,都知道孩子已经到了弥留之际,无可挽回。但为了证明自己没有放弃治疗,他们拉着奄奄一息的孩子从太康到郑州。最终郑大一附院的icu医生说,住可以,你们做好准备。一天要一万五六,而且进了icu就再也不能陪护和看望了。孩子爷爷和妈妈听罢放声痛哭。无奈之下,他们又不得不在倾盆大雨的夜里,把孩子拉回来。
5月4号孩子去世,孩子的爷爷第一反应是给政府和派出所打电话,让他们作见证。孩子的遗体拉到掩埋的地头,警察匆忙赶过来,又把孩子的新衣服脱下来,从前身到后背仔仔细细反复拍照。证明孩子没有受到虐待。
采访中小凤雅的爷爷对我说,王老师,我的孩子多活了20天,就是为了帮助我们,证明我们的清白。她做到了。
说到这里,孩子的爷爷老泪纵横。
复盘这一悲剧事件,几乎所有虚假信息源都指向陈岚团队。他们不但在事件中通过微博发布不实信息,不断报警,给政府施加压力,小凤雅死后,还专门拉了一个媒体群,提供各种不实消息。早期报道的媒体,有数家受到误导,发表了虚假报道。并最终酿成5月后的大型舆论风暴。
从昨天开始,我们开始联系陈岚,准备对她进行专访,就一些关键信息进行一些核实。我们认为,公益基金会的钱来自于公众,这些钱花的是否合适,他们在工作中的行为是否合乎职业要求和救助伦理,他们有义务面对媒体和公众的监督。
但是,陈岚所有信息都不回复。这位为了中国儿童的救助事业呕心沥血,在电视台镜头里哭成泪人的陈岚,失联了!
一年前,我们调查小希望的利益输送问题,救助过程中孩子自杀和死亡等问题,联系陈岚,她当时层一口答应,说写完书就接受采访,但我们如约到时候和她联系,她百般推诿,不承认了。
做慈善的人不都是心怀善意么?不都比普通人更高尚么?我不太明白,当救助被注解成高尚,弥漫着道德光环时,陈岚那么热心上媒体,一年录制将近百场节目。可当自己散步虚假信息,给本就不幸的家庭造成巨大伤害时,却瞬间跑路消失。这算是高尚么?这叫我们在乎?这叫没有私利?这叫普世价值?这叫暗夜里给别人光?这叫对霸凌说不?
如果做恶的人可以通过失联来回避责任,这世界就没什么公道了。

不会这样的,我相信。

@青桐:我并不十分了解整个事件,但还没有采访事件另一方就下了这样的判断,我觉得王老师有失客观和公允

@王志安:我们太想采访你说的另一方了,所有参与这一事件的志愿者,慈善机构人员,和虚假信息的报道者,全都失联了。我已经很客观了,没有说任何脏话。

视频链接:https://www.miaopai.com/show/SR36lG0dUNKE2Smprm~UzgCYDTmZ0IJCgop~Yg__.htm

微信福利号:(Q48855599) 资讯号:(iFishpond) 商务合作 tintin@zhangzishi.cc

本站内容均转自互联网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喜欢( 1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