涨姿势


永远正确的公益人士们,你们欠小凤雅一个道歉

随着媒体和警方的介入,河南省太康县农村小孩王凤雅死亡事件,事实逐渐清晰。

首先,王凤雅的母亲杨美芹,并没有募捐到15万元。根据警方调查,小凤雅的家人,通过水滴筹发起两次有效募捐,供获得善款35689元,通过网友微信红包、火山视频直播打赏获取善款2949元,一共是38638元。

其次,所谓的《用姐姐诈捐15万治弟弟的病》,根本就是错误的。小凤雅的弟弟患唇腭裂,到北京治疗,费用来自李亚鹏的嫣然基金会。

诈捐15万根本不成立,为弟弟治病也不成立,到现在,王凤雅的父母,唯一可以质疑的地方,就是治疗不够及时,治疗方案的选择不够完美了。

杨美芹与女儿小凤雅

现在,我们应该回顾一下,那些把小凤雅的父母腿上舆论风口浪尖的自媒体报道了。

陈岚,著名公益人士,在公号“女拳文化”上发表一篇文章,标题是《今天整个互联网都怒了!为了一个孩子公道》。

公号北美留学生日报:《无良父母利用患重病女儿骗捐15万,致女儿不治身亡,却拿钱给儿子看病》。

公号“豆芽豆芽你开不开花”:《王凤雅:妈妈,因为我没有Y染色体,所以我就该死吗?》

公号“知壹故事”:《王凤雅之死:父母究竟可以偏心到什么程度?》

部分自媒体报道截图

这样的文章还有很多,共同构成了当前的舆论环境。这些文章的核心,就是把这起幼儿死亡的悲剧,套用在“农村重男轻女”这个应该批判的观念上。在这些人看来,这种丑陋现象在河南农村一定是真实的。河南农村确实也存在着重男轻女的现象,但是放倒具体一个家庭,这样罪大恶极的父母,确实难找。即便在农村,人们也早已知道你们城里人“女孩是招商银行”的说话。但是,没有哪个媒体在进行批判的时候,能够意识到这种拿来即用的套路,其实可能距离现实十万八千里。

如果我们出声朗读上面那些标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