涨姿势


农村妇女自行剖腹产子的传奇,却引发了关于人类的思考

这个世界从来就不缺乏勇士。

在很多文学或影视作品当中,总会看到中弹的主角自行取出子弹彰显英勇。

这种明明可以求医却非要为了英勇而英勇的行为显然不是那么真实。

不过这种自行做取子弹手术至少听起来还有点可行性,历史上也不乏经典的例子。

美国历史上有一位女性假扮男人参军打仗,不幸在一场战役中大腿中弹。

按理来说应该是去找军医的,可是他担心被军医发现自己是个女人,把她赶出军队。

最终只好自己用小刀将自己腿上的子弹挖了出来,成就了一段传奇。

然而这种自体手术只能算是历史上众多案例中的小儿科。

有很多医生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都会考虑自己进行手术。

最经典的一例发生在南极。一位医生独自守在考察站照着镜子给自己完成了切除阑尾的手术。

而最传奇的要数发生在墨西哥农村的一次自行剖腹产手术。

手术的实施人只是一名农村妇女,没有医学知识,也没有良好的卫生条件。

有的只是保全孩子的决心和过人的胆量。

____________

在墨西哥偏远的小镇,有一位平凡的母亲Inés Ramírez。

她养育着7个孩子,与丈夫一起种田为生,勉强支撑着生活。

墨西哥贫穷的农村

这一次她又一次怀孕了,作为一个已经生下了7胎的妈妈,临产的这些征兆已经是烂熟于心了。

但是她还是有些担心,因为最近的助产士都离这里80公里远,去医院更是要8个小时。

可是此时她的肚子已经开始阵痛了,条件已经不允许她去寻求他人的帮助了。

前几次生产都是靠丈夫的帮忙,但是这一次丈夫恰好跑到酒馆里喝酒,寻不见踪影。

Inés Ramírez心里总有一种侥幸,这一次应该不会比之前更困难吧。

于是她自己在家里独自一个人努力。

然而,阵痛持续了12个小时,时间已经来到了半夜,没有半点进展。

Inés Ramírez

她的心开始慌了,虽然已经有了7次成功的分娩经历,可最近一次的失败仍然历历在目。

那是两年多前,她第八次怀孕,生产时的情况与这一次如出一辙。

出现产痛之后迟迟无法分娩,最终由于生产迟滞导致孩子胎死腹中。

那一次丧子之痛让Inés Ramírez非常难过,也非常内疚。

孩子是无辜的,作为妈妈她自然会非常责备自己。

而这一次,又出现了上次难产的状况,可她却不能再一次眼睁睁看着肚子里的孩子又一次夭折。

“我无法再一次地忍受丧子之痛。假如我的孩子会死,那我决定也要一起死。但假如他可以长大,我也要陪他看他长大。”

Inés Ramírez做了一个听起来有些惊悚的决定——自己剖腹产子。

她一个农村妇女不懂得任何医学知识,但是她宰过不少动物,起码知道如何下刀。

她步履蹒跚地走向厨房,抽出一把15厘米的菜刀,又喝了三杯丈夫的烈酒。

她抓起菜刀,从肋骨底部下刀,一直划到了耻骨处,剖开了一个足足17厘米大口子。

但是,切开了皮肤仅仅算是第一步,接下来是更痛苦的脂肪层、肌肉层,最后才到子宫。

InésRamírez像是在屠宰牲口一样,一刀刀仔细地划开各层组织,强忍着伤口的剧痛和产痛。

大约一个小时以后,她终于割开了自己的子宫,找到了赖在肚子里的小男婴。

她用尽最后的力气把孩子从子宫里拉出来,并剪断了他的脐带。

听见孩子发出了健康有力的啼哭声,她终于松了一口气,立马就昏迷了过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Inés Ramírez再度醒了过来,看到自己还敞开着的肚子,又看看已经安全了的儿子,终于想起了自己的危险。

她让自己6岁的孩子出门求救,自己则用衣服把肚子绑住,以免肠子掉到地上。

足足等了7个小时,孩子才带着村里的一个医疗助手和另一个男人回来。

两人看到Inés Ramírez的样子都惊呆了,虽然母子两人此时神志都十分清醒,但是肠子都已经挂在肚子之外了。

于是他们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把肠子塞回到肚子里头,用缝衣针草草地缝合起来,赶忙把她送往8个小时车程外的医院去。

到了医院,医生也一脸惊讶,马上安排了手术,先缝合好子宫的伤口, 结扎了输卵管。

在仔细清洗了她的腹腔,一层层地缝合好,最后还用上了三种抗生素,防止感染。

Inés Ramírez被缝合好的肚子

手术后的Inés Ramírez虽然鼻子还插着管无法进食,却已经给孩子喂上了奶。

然而她自己的恢复状况却并不理想,医生又一次开腹检查才找到了症结。

十天之后,Inés Ramírez母子平安出院,成为了一段无法复制的传奇。

InésRamírez的经历也许听起来十分惊悚,但历史上最初的剖腹产可不像如今这样,同样也是充满了血泪。

曾经的剖腹产并不是能给产妇选择的选项,而是用于产妇死亡后取出胎儿的。

罗马帝国在公元前700多年就颁布了关于剖腹产的法令,规定在孕妇分娩死亡后,医师必须将胎儿取出。

但孕妇死亡之后,胎儿的存活时间只有5-20分钟,即使能够及时取出也都非死即残。

有记载的一例成功的剖腹产实际上和Inés Ramírez的经历有些类似。

大概在1500年代,一个屠夫的妻子难产,他请来巫婆施法但并没有任何效果。

情急之下,屠夫拿起了自己的杀猪刀,凭借多年来累积的杀猪经验顺利地帮助妻子取出了胎儿,而妻子也奇迹般地幸存了下来。

此后,给活人剖腹产的做法才慢慢普及开来。

但在连细菌都不曾知晓的年代,剖腹产后能存活下来只能算是奇迹中的奇迹。

更多的案例是产妇在伤口缝合后引发感染或大出血,没有几个能幸存下来。

随着医学的发展,剖腹产从一项风险非常大的急救手术变成了产前孕妇可选的安全操作。

然而如今剖腹产因为操作方便、产妇痛苦低等因素,比例甚至有超过自然分娩的可能。

2011年世界卫生组织的调查报告指出,中国剖腹产的比例高达46.5%。

当然中国也有中国的特殊情况,只生一个让很多家庭过度“关爱”胎儿。

例如在怀孕期间大量进补,生怕孩子营养跟不上,结果把孩子养成了巨大儿。

巨大儿几乎无法进行自然分娩,必须要剖腹产。

再加上只生一个的计划,剖腹产对二胎生产的影响也可以忽略不计。

这是导致剖腹产滥用的客观原因。

过去认为剖腹产比自然分娩要更有优势,产妇和医院上方都更加省事,甚至有观点认为剖腹产下的胎儿更健康。

但现在越来越多的研究发现剖腹产对胎儿和孕妇都并非无害。

2012年5月末的《儿童疾病档案》上发表了一项研究,指出剖腹产的孩子在三岁时出现超重症状的几率是顺产的两倍

研究对美国波士顿的1255名婴儿进行了追踪调查,发现剖腹产的孩子中有17.5%在三岁时超重。

而顺产的孩子中三岁时超重的只有7.5%。

另一项更早的研究则发现剖腹产会导致孩子日后更容易发生喘息性疾病

这些都被认为与生产时胎儿有无充分接受到来自母亲的菌群相关。

Inés Ramírez这位传奇母亲的事例其实引出了一个非常深层次的问题,究竟应该如何看待剖腹产这种非自然的生产方式。

它除了充当难产时的紧急救治手段之外,是否能作为非必要时的方案被实施?

我们知道与生殖相关的性状自然界中是最受容易被自然筛选的。

胎儿或产妇如果出现了不利于生产的性状很容易一尸两命,被残酷地淘汰。

例如产道狭窄、婴儿头部过大等,近来的调查研究发现现代新生儿头部大小已经发生了显著增长。

但我们身为人类,当然不能眼睁睁地任残忍发生,我们有昌明的医学可以拯救这些弱势群体。

然而我们的科学力量可能过于强大,甚至左右了这些缺陷的淘汰。

可原本施加于个体的残忍又会不会被积攒至整个人类群体之上呢?

*参考资料

  白映俞、劉育志.勇敢傳說─自行剖腹產子的母親.泛科學, 2013/01/23.

  秦惠基.剖腹产率上升的利和弊[J].国外医学.妇产科学分册,1987(03):136-137.

  阮小明.剖腹产历史溯源[J].医学与哲学,1993(08):49-50.

  胡雯雯.剖腹产的孩子易超重[J].发展,2012(08):63.

  李亚男. 剖腹产对日后发生喘息性疾病的影响[A]. 中华医学会、中华医学会儿科学分会.中华医学会第十三届全国儿科呼吸学术会议论文汇编[C].中华医学会、中华医学会儿科学分会:,2012:1.

  葛岩.首次剖腹产切口的选择对二次剖腹产手术的影响[J].中国卫生标准管理,2017,8(08):55-57.

微信福利号:(Q48855599) 资讯号:(iFishpond) 商务合作 tintin@zhangzishi.cc

本站内容均转自互联网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喜欢( 3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