涨姿势


两天前,25岁的她以正义之名把被性侵少女送进地狱,然后她消失了

2018年1月的尾声,年仅二十出头的澎湃新闻(原东方早报)记者王乐,用一个惊悚标题,在公众面前揭开了十年前一个少女曾经遭受的非人待遇,并曝光该女生的户籍信息,呼吁网友找到女生,把这个如今已经在中国某个地方开始新生活的女孩,再次进了地狱。

记者王乐

和众人预想的不同,写出《14岁的她以性侵等罪名把全家送进监狱,然后失踪了》这样一个耸人听闻的标题的,不是一个心思缜密的中年男人,而是和本案受害人汤兰兰同为90后的女生王乐。

我甚至能想象王乐记者在电脑前打下这个标题时的得意之情,她已预料到,单单是这个标题,就将为她争取到一个非常可观的阅读量。于是,在仅有犯罪者的一面之词下,她毫不犹豫用了一个字,给全文定下一个基调,即:不是公检法把汤兰兰全家送进监狱,不是他们的罪行把自己送进监狱,是汤兰兰,用她的谎言,欺骗,和心机,把她自己全家送进了监狱。

在报道中,王乐记者还浓墨重彩的描写了汤母万秀玲是如何寻找汤兰兰的,而汤兰兰又是如何的迁走了户籍,是如何的隐姓埋名,一切似乎都在暗示:汤兰兰做贼心虚

是啊,即使同为90后,同为女生,在王乐记者一帆风顺的的20年人生里,她实在是被幸福安稳的人生限制了想象力,她想不通:即使是被亲戚轮奸,要不是心虚你干嘛迁走户籍呢?即使是被父母性侵,你为什么不站出来和你妈对峙呢?就算被性侵是事实,谁家的父母亲族会如此丧心病狂对自己的孩子呢?我爸妈就对我很好啊,我亲戚就对我很好啊,我周围同学朋友的爸妈对他们也都很好的。我生活里从来没听说过这样的事,这太超出我的常识范围了,太魔幻了,八成是编的。说不定是汤兰兰你这个小婊子在学校和男朋友乱搞怀孕了来诬陷你父母。

于是,在王乐记者浑然天成的春秋笔法中,汤兰兰案件昔日的共犯万秀玲,成了给孩子提供良好教育环境,含辛茹苦也要找到女儿的母亲,早已认罪被获得减刑的汤父汤继海,成了那个被警察屈打成招的,不得不忍辱负重的窦娥冤,而当年陪同汤兰兰报案的养父母,因为拒绝了王乐记者的采访,成了那个不肯和媒体积极主动沟通交流的心中有鬼者,汤兰兰,则变成了那个初中就和男友鬼混,和养父母儿子之间似乎保持着某种不正当关系的不良少女。

不难看出,在王乐记者这一篇看似客观公正理智的新闻稿,从一字一句到标点符号,都在整齐划一的站着队。

甚至在最后一个段落中,王乐记者贴出了一份非常详细的汤兰兰户籍信息,并非常贴心的为汤兰兰打上了马赛克。然而,自始至终,王乐记者就如何获得这份信息的,她又是获得了谁的批准和许可,把这份信息公开出来的,没有任何交代。

另一方面,王乐记者显然是一个非常有法律意识的人,她也知道,倘若直接把汤兰兰的身份证号,真实姓名,都公开出来,她也会有麻烦。于是她非常贴心的,给汤兰兰的照片打了马赛克,虽然爆出了汤兰兰的大学(这是所有被曝光信息里唯一让人欣慰的一点,即使在那么艰难的时光里,汤兰兰还是考上了大学,有多少被性侵者一辈子靠酒精和毒品排解痛苦,但是汤兰兰从来没有放弃自己,有多努力的人,多坚强的人,才能做到这种程度,命运给了汤兰兰一个地狱般的黑暗童年,汤兰兰却能抓住那一点点微茫的光,涅槃重生),她也给汤兰兰的住址打上了马赛克,虽然精确到了街道号码,也给汤兰兰的身份证号打上了马赛克,虽然露出了9位数字,也给汤兰兰的真实姓名打上马赛克,虽然今天被她的同事,澎湃新闻特约评论员斯远在文章中无意透漏。

呼格吉勒图案也好,聂树斌案也好,所有的焦点都在被告和国家机器间,在过往的新闻报道中,不曾有一家媒体把镜头对准当年的受害者家属,要求他们站出来,在聚光灯下重述一遍当年的案件。而王乐记者,可谓力求新意,将笔杆子对准了直到现在还是受法律保护的受害人,要求受害人站出来,说清楚当年的事,在公众面前揭开自己已经结疤的伤口,洗一洗,晒一晒,给大家看一看,看看是不是真的那么深,是不是真的会流血。

在王乐记者亢奋的洒下正义春药时,她从来不曾想过,性侵害对于一个女生来说是多么的耻辱和难以释怀,她从来不曾想过,在中国这样一个对婚前性行为尚有激烈争议的国家,遭受如此巨大的性侵害对于一个女生意味着什么,她从来不曾想过,哪怕这起案件只有1%的可能性是真的,她的这篇报道也足以毁掉汤兰兰全部的人生。

正如某位网友所言: 保护一个被性侵的小姑娘需要动用公安检察院法院一大群人抓捕搜集证据诉讼审查判决四年时间一审二审特批隐姓埋名转移户籍,而再一次杀死她,只用澎湃新闻新闻记者 王乐轻飘飘一篇《寻找汤兰兰》就足够了。

王乐记者如此心急的寻找汤兰兰,又是为了什么呢?为了窥看一下如今的汤兰兰符合不符合一个完美受害人的形象么?看看她是不是雅思四个8,托福119,上了清北,冰清玉洁,天真善良,周末去社区给孤寡老人送温暖,上街扶老奶奶过马路?但凡汤兰兰稍有差池,他们便可大做文章:你看,汤兰兰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

而比王乐记者更有经验,也更加无耻的新京报记者佘宗明口中,他们找汤兰兰的初衷,不是为了人肉汤兰兰,而是为了廓清真相廓清这个词用的真是秒极,有文化的人真是狡辩起来都特别的耳目一新。但倘若让你们找到了汤兰兰,你们又会如何去廓清这个真相呢?是在媒体上一遍又一遍在媒体上追问汤兰兰当年被性侵的时间地点人物感受心得体会,还是顺藤摸瓜找到汤兰兰现在的生活圈,去采访她的同学老师还有上级做出一篇更加轰动的《走近汤兰兰》的特稿?

即使要廓清真相,现成的那11人难道不应该首先站出来么?就算有些人尚在服刑,难以接触,出狱的总能找到吧,佘宗明和王乐,难道不应该首先找到他们,让他们廓清当年的真相么?有没有刑讯逼供?如果有,是哪位警察?是如何刑讯逼供的?刑讯逼供持续了几天?在第几天被迫认罪?当时有没有验伤?如果有,口供又是谁伪造的?为何出狱五六年,有时间去嫖娼没时间去翻案,非要等到现在?为何在否认控罪的时候还要承认自己摸过汤兰兰的私处?摸过几次?在场的有谁?汤兰兰的父母是否知情?

我佩服那些曾经的调查记者们,揭发地沟油的记者李翔;第一个站出来报道三鹿奶粉事件的记者简光洲等等,在这些人的身上,是新闻拷问了社会良知,也是这些记者,向公众展示了新闻和媒体所存在的意义。他们新闻里的每一个字,都力透纸背。

而在今天,流量为王的新媒体时代,王乐记者以一己之力毁掉了无数调查记者前辈们真刀真枪打下的江山上,攒下的名誉,并为我们生动形象的展示了一个词,叫:无耻文人。

而就在事件发酵的当天,凤凰传媒发表了一篇题为《知情人披露重要信息 汤兰兰强奸案背后疑点重重》的文章,在这篇报道中,这名记者发明了一个非常自洽的逻辑,如下:

总结为一幅图,就是:

在做一名记者前,你们要不要先做个人先?

律师付建

根据百度百科上的资料显示,汤母万秀玲的律师付建出生于1984年,毕业于名不见经传的周口师范学院,自称有数年的军旅生涯。乍一看,似乎不过是个学历平平,出身平平的小律师,然而早在几年前,付建已经是圈中擅长用舆论倒逼司法的绝顶高手了。

著名的大学生掏鸟案(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8062479便出自付建的手笔。在整个案件中,付建将濒危野生动物燕隼模糊为鸟,有盈利的捕猎模糊为掏,将家属行贿模糊为救子心切,话术之高明,令人叹为观止。

毫无疑问,早在2016年,付建律师对如何利用公众的猎奇心理制造大新闻,如何有选择性的向传媒透露信息以点带面渲染出一个旷古烁今的冤案,如何利用普通老百姓的同情心理拉近和被告人的距离,已然是炉火纯青。

而时间来到2018年,我们不甘寂寞的付建律师,胃口已然不满足抓抓保护动物这样的小case,他向一只饿狼一样,在纷繁复杂的案件中,寻觅着有利可图的那块肉。

我们甚至可以想象,在某种机缘巧合下,付建律师结识了汤兰兰的母亲万秀玲,当他听到这样一个精彩绝伦曲折离奇的”反转”故事的时候,他立刻意识到这简直就是为时下媒体量身打造的素材,性侵,少女,14岁,轮奸,父女乱伦,刑讯逼供,官场黑暗,光是这几个关键词就足以让人热血贲张。

付建律师慷慨激昂的说着有几名被告人到现在都没有认罪,但却忘了说不认罪的被告们不承认自己强奸汤兰兰,却承认摸了汤兰兰的阴道,并且自称:当庭翻供是没想到会判的这么重,还以为只是嫖娼罪,没想到被判了强奸。

付健律师义愤填膺的说着几名被告人是零口供被判刑的,但却忘了说几名被告曾经在被指认在不同的牢房里通过喊话串供。

付健律师声情并茂的说着汤兰兰生活的村庄,村民是如何如何的为这11人写求情信的,但却忘了说汤兰兰当年在村子里只配睡在牛棚。

付健律师一遍一遍描述着村庄的淳朴善良,却忘了说有11个被判有罪的人中有2人出狱后嫖娼再次被抓。

甚至于,付建律师枉顾《刑法修正案九》对于未成年人非公开审理案件做出的保密规则,向媒体出示了只有律师和当事人才有可能接触到的汤兰兰手写举报信,B超单,卷宗号和案件细节。

而能让付建律师知法犯法,不惜铤而走险也要公布的所谓案件细节的,是一个巨大的诱惑,这个诱惑里,有着借此案一举成名的机会,有着从此不愁案源,源源不断的财富,汤母万秀玲也好,汤兰兰也好,都是付建律师达成此目的的工具而已,他并不会在乎,他的名气,他的成功,需要沾着多少人的血才能得到。

狩猎汤兰兰

(刚刚看了汤兰兰案件当年的判决书完整版,未免刺激到受害人,此处不放出来,我的感受是,XXXX的,我今天还就没办法公正客观理智看待这件事了,祝你们整个村子死绝!!!!)

说来讽刺,我们有着《熔炉》的环境,却操着《狩猎》的心,我们有着《韩公主》的舆论,却操着《狩猎》的心,我们广大的农村有着无数现实版《狗镇》在上演,我们TMD却还是操着《狩猎》的心。

即使在《狩猎》里,当所有人以为小女孩性侵的时候,她的家长,她的老师,她的邻居,她的同学,是如何的保护她,是如何的为她发声,是如何的坚定不移的站在她的一边,没有指责,没有羞辱,只有保护。而我们的现实生活中,又有多少性侵案件的受害人不敢发声,耻于发声,就算发声后,也要东躲西藏,避开被流言蜚语所重伤,所羞辱,最终,拖着这个沉重的包袱过一生呢?

即使在《狩猎》里,一个颇有心计的小女孩也只能污蔑一个男人,如果你把这份一个小女孩污蔑11个成年人还包括自己父母的剧本发给好莱坞编剧,好莱坞也只会说:不好意思,我写不出来。

以我们现实社会对性侵受害人保护之低,对性侵行为之宽容,还远远轮不到谈《狩猎》的程度。

但这却是一场狩猎没错,只不过狩猎的对象不是那11个被判有罪的畜生,而是汤兰兰。

在国家开展纠正典型冤假错案行动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面前,在国家赔偿节节攀升的巨大诱惑面前,在他们非常清楚的知道汤兰兰不会,也不敢露面的情况下,连早已被放出来9年多的汤兰兰表哥都忍不出跳出来申请国家赔偿了,总之,在这场狩猎中,汤兰兰,无论如何,对于他们,都得死就对了。

甚至他们心中可能已是满肚子的委屈:老子当年是给她爹娘钱的啊,我就嫖个娼,你竟然给我算强奸?你这不是冤枉老子么?

王乐,付建,11个畜生,当年参与性侵汤兰兰却最终因为证据不足而被释放的30个村民,对当年的事情一清二楚但为了自身利益选择沉默的利益共同体,编织出一个巨大的网,无论天涯海角,他们都想要擒住汤兰兰,这张网上,是鲜艳夺目的还我公道的大字,网下面,却是肮脏不堪的人性。

最后

谢谢当年没有对汤兰兰事件和稀泥的警察,

谢谢当年给汤兰兰做监护人的妇联主席韩晶,

谢谢当年为汤兰兰特事特办改名换姓的户籍科民警,

谢谢在四年间不遗余力寻找证据的检察院,

谢谢你们在10年前的中国,就做出了一次教科书般的证人保护。

谢谢那些或许已经猜到汤兰兰的真实身份,却肯为她保守秘密的人,

也祝福汤兰兰姑娘余生平安喜乐,忘却前尘往事,从此过上新的生活,一种,人过的生活。

教学:如何正确的打码:

我们承诺不率先使用网络暴力。

来源:https://zhuanlan.zhihu.com/p/33509481



微信福利号:(JJNoHoliday) 资讯号:(iFishpond) 商务合作 tintin@zhangzishi.cc

本站内容均转自互联网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喜欢( 14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