涨姿势


莫焕晶的谎言

同学、前夫、历任雇主、前同事对她的评价是:工作表现还可以,脾气还好,内向文静,不爱说话,面部没什么表情,看上去很老实,爱说谎。甚至在归案后,她仍然说着让人同情怜悯容易宽宥的谎话,被办案机关一个个攻破。

在赌博欠下100多万元,前夫忍无可忍与她离婚后,莫焕晶和赌友、高中同学麦某躲避高利贷债主逃到上海,先做餐馆服务员,后做保姆,在前几任雇主家,莫焕晶就频繁反复盗窃,得款用以网络赌博,并先后被前几任雇主发现后辞退。当时同为保姆的麦某曾两次给莫介绍雇主,被莫连累辞退,后来,麦某做了家政公司的老板,莫焕晶在麦某的家政公司负责信息登记,又把保姆交的押金偷偷用掉,麦某发现后赶走了她。

在裁判文书网上,莫焕晶有长达三页的民间借贷纠纷判决书,莫都被判还。

2017年9月8日,前科累累的莫焕晶来到朱小贞家做住家保姆,以买房缺钱为名向善良的朱小贞借赌资11.4万元。莫焕晶曾数次对其亲属和同学等人讲:东家对她很好,三个孩子也相处愉快。

案发前的那个春节,朱小贞给了莫焕晶2000元红包,还问她儿子的身高尺寸,送她童装。

莫焕晶并没有直接送衣物给孩子,事实上离婚后,她就再没见过儿子,她只知道儿子在广东念书,但具体不知道在哪里。她用快递方式给前夫寄去了雇主送的春节礼物,但衣服太小了,孩子根本穿不上。

赌博破产躲债

1983年,莫焕晶出生在广东东莞长安镇厦边村(社区),这个东邻深圳、西接虎门的乡镇,经济发展仅次于著名的虎门镇,莫焕晶这一代人被称为在蜜罐子里泡大的。

莫焕晶从小没了母亲,但继母和同父异母的弟、妹对她都不错。莫焕晶犯案后,她的弟弟一直在为她委托律师。

2002年,莫焕晶高中毕业,进厂打工,其间还开过服装店。2004年前后,她在当地一家印刷厂工作,做打单员,负责出货单。2013年她和高中同学麦某在长安镇厦边村开了个小吃摊。2006年莫焕晶嫁到了邻村长安镇厦岗村(社区)。当年底生了个男孩。前夫对她也很好。

莫焕晶的赌博之路是从2011年打麻将的小赌开始的,她认识了一些热衷赌博的人,越玩越大,发展到买六合彩,六合彩的庄家又向她介绍了网络赌博。2012年底莫焕晶开始玩网络赌博,输光了积蓄后开始借钱赌。她赌瘾很大,有一段时间甚至每周都会去澳门赌,她的经济不堪重负。

莫焕晶的赌友称,莫是从2003年就开始打麻将的。赌友中的麦某是莫焕晶的高中同届不同班同学,在学校的时候没多少交往,因为打麻将关系密切起来,两人一起赌博,一起借高利贷。麦某是莫焕晶夫家东莞长安镇厦岗村(社区)人。

2013年开始,莫焕晶开始打50元、100元的大麻将,陆陆续续输了十几万元。赌地下六合彩输了20多万元。此外,麦某和莫焕晶等几个人经常去澳门赌博。“她们输了多少钱不知道,但是感觉莫焕晶输了很多钱。”

2014年,莫开始用手机上网玩“时时彩”赌博游戏,又输了很多钱。2014年五六月期间,莫焕晶曾给了麦某一个账号,让麦某也玩,在麦某不知情的情况下,

莫、麦两人把家中积蓄输光后,到处借民间借贷。两人买了辆二手宝马车,用车抵押继续借钱,抵押了两次,共借得18万元。两人还向社会上的人借了40万元高利贷,其中12万元是莫单独借的。“债主本地外地的都有,利息很高,10万元每月利息就有1万元。”莫焕晶的赌友称。

因为赌博,麦、莫两人都离婚了。知情人称,莫焕晶离婚前就欠了100万元的债务。2013年高利贷催款的人天天到其夫家要债,她的孩子本来非常开朗活泼,从那之后却变得沉默内向。莫焕晶的前夫在有人上门要债时才知道莫欠了很多赌债,到离婚时还了40多万元,莫拿走25万元,直到现在还有50多万元的民事诉讼。2014年底,莫焕晶与丈夫离婚。因为欠下赌债,莫焕晶曾想卖掉前夫家的房子抵债,后因产权在公婆手里无法操作作罢。

离婚后,被伤透的前夫很少接莫的电话。离婚后整整一年没有联系,一年后莫才发短信、打电话问孩子的情况。最后一次联系是2017年新年后,她要求前夫给孩子请辅导老师。案发前不久前夫才得知其在做保姆。

麦、莫这对逃债二人组曾几次被高利贷债主抓走。2014年夏天的一个晚上,一个绰号叫“包子”的人,把莫焕晶和麦某带到深圳的“财务公司”。后来麦某的父亲声称报警,债主怕了,才放俩人回来。这起事因是由麦某担保、莫焕晶借贷的8万块钱。

不久,虎门的一个高利贷债主,把莫焕晶和麦某从东莞带到虎门一家宾馆,三天后把俩人送到麦家,让麦家还钱。麦某报警,一干人被带到派出所,债主怕惹事,走了。

在莫被绑架时,麦某给莫的弟、妹都打过电话。莫弟说没有能力帮,把电话挂了。一周后,莫给弟、妹打电话,说在上海找了服务员的工作。

欠的高利贷太多了,债主找上门来,莫、麦躲债二人组已无法在家乡正常生活了,2015年初两人离开广东到上海躲债、打工。

莫、麦两人到上海躲债后,曾多次被债主诉至法院,但二人拒不出庭,均被判赔。莫焕晶在裁判文书网上有长达三页的民间借贷纠纷判决书,莫都被判还。很多是麦、莫两人互相担保,一起被诉。

债主们找不到莫焕晶,就多次找到其前夫和莫家。有的债主还威胁要抓小孩。莫家的墙上被用红色油漆写了“莫焕晶欠钱不还”,莫家人后来擦掉了。

绍兴上海

在上海,一开始两人做服务员。莫焕晶先在一家煲仔店做了一个月,然后到一家日本料理店,每月工资仅3000元。钱太少了,两人开始做保姆。2015年4月,上海“赛玛家政”介绍麦某到绍兴一户人家做管家,开车接送孩子。东家当时还需要一名做饭的保姆,麦某向东家推荐了莫焕晶。莫焕晶当时工作表现还可以,做广东菜甜点叉烧还是有一手的。

到岗没几天,莫向新雇主提出预支工资,说给儿子交学费、配眼镜,东家慷慨,给了她4000元。莫焕晶不爱说话,看起来很老实。

一个月后,东家发现储藏室的两瓶茅台不见了,先问了麦:“你们谁拿的?自己放回去,我就不追究了。”但酒没放回去。雇主就叫两个人来问,莫不承认,东家说要报警,莫承认了,称寄给父亲过生日,说东家人好,送给父亲喝。发工资时雇主将茅台钱扣掉了。过后不久,将莫辞退了,半月后将麦也辞退了。这次行窃,莫倒不是因为赌,而是因为没钱用,卖给烟酒回收店做日常花用了。

这个时候,莫在手机上赌时时彩,曾借口生病住院,让家人汇钱。

麦某改掉了赌博恶习,在上海先做保姆,后来做了家政公司的老板,而莫焕晶则2015年年中开始以“严小红”为账户名在赌博网站上赌博。赌博网站经常更换账号和网址,大约一个月换一次。她先玩了半年“快乐8”,后来玩百家乐。纵火的前一天晚上,她将盗窃典当林家手表的3.75万元一夜间在这个网站输光。

赌博网站换网址时会在QQ上通知客户,QQ也经常换,会在原来的QQ上告知客户。每换网址,登录不上去了,客户联系之前的QQ,QQ自动回复新网址,新网址的网页上会有新的QQ号。

离家的莫焕晶以何支撑赌资?输光工资以后,她频繁借钱,雇主、其他保姆、同事、亲戚、朋友、同学们借个遍;另一条路径就是频繁盗窃雇主财物,频繁典当,得来的钱继续赌。

她向妹妹借过2万元,向上海日本料理店同事借了2000元,还曾向两名雇主各借

过几千元。以“在上海过得很苦,没工作没钱”为名向同学群发信息,很多同学给她打钱,几十元到几千元不等。

莫焕晶在上海的第一份保姆工作,十天左右就被辞退了。2015年9月,麦某东家的一个朋友需要司机,莫焕晶就去了,在徐汇区臻园小区李某家做保姆。莫焕晶很快便向雇主借钱,每次几千元,理由是家人生病。两个月后,莫焕晶通过月珠家政到浦东新区周某家做保姆,这时她就有了将雇主的私家车私自开出去的现象。也向这位雇主借过几次钱,借口是超生的女儿病了。莫到周家几天后,便偷窃了雇主的几件首饰,雇主给月珠家政打电话反映,月珠家政则给麦某打了电话,让莫放回原处。晚上,雇主发现失窃的首饰放回原处了。一个多月后,雇主发现几件首饰又不见了,打了110报警,同时打电话给莫焕晶,莫称:首饰在她保姆间里,只是觉得好看为了拍照,央求别叫警察了。莫到典当行赎回了这几件首饰,当晚就把珠宝还给雇主了。第二次被盗后没几天,雇主辞退了莫焕晶。

实际上,莫焕晶并不是只偷了两次,而是来来回回偷,有钱了赎回,没钱了再偷出来当掉,来来回回典当、赎回。这些首饰典当在典当公司,典当的借口是要付房租,没钱了。2015年12月,莫先后典当过多次,共6件物品,反复典当。然后,她又回到臻园小区李姓雇主家。2016年初,另一保姆的6500元工资被窃,在报警威胁下,莫方承认,央求不要报警,说“父亲生病了,否则以后没法做保姆了,小孩没钱上学,父亲没钱看病”。雇主没有报警。不久,辞退了莫焕晶。

相比莫的频繁换雇主,李家另一保姆则从2010年初做到现在。

2016年8月,麦某成为上海宇果家庭服务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莫负责信息登记,把保姆交的4000元押金瞒用了。麦知道后,赶走了莫。之后,莫焕晶还向麦的公司登记的保姆们借钱,借了还、还了借。

直到2017年春节,麦和莫又重新有了联系,莫说在杭州做保姆,老板娘对她很好。莫经常向麦借钱,几百到几千元。案发前半个月,莫还曾向麦借过1000多块钱,理由是儿子买游戏机。

莫在被李姓雇主辞退后,在上海多家家政公司登记了信息,在洋晨家政登记的当天,莫遇到了寻求住家保姆的朱小贞。

好雇主

前科累累的莫焕晶到了林生斌和朱小贞家做住房保姆,和雇主一家相处融洽,朱小贞曾对邻居夸过莫焕晶,莫焕晶也曾向亲友多次说起,东家对她很好,还给她配汽车,方便买菜和接送小孩,工作挺开心。

杭州城的其他保姆说,林家这样的好雇主,打着灯笼也难找。刚为林家服务不久,莫焕晶就以拙劣的谎言向朱小贞借了11.4万元用作赌资。雇主的奔弛车莫焕晶随便开,正是开着这辆白色奔弛,莫焕晶多次冒充商人去典当盗自林家的名表和金器,频繁盗窃,频繁典当。

案发前一晚,莫焕晶盗窃积家手表典当得来的3.75万元输光了,正是为了想再借赌资,莫焕晶在林家放了一把火。

她经常说谎,谎言之五花八门,既能以不存在的“超生的女儿病了”扮可怜,也能扮作做生意的商人典当“老公的手表”周转资金。

即使归案后,面对公安,她的谎话仍然丰富多彩,颇有技巧,被公安机关一个个攻破。

莫焕晶是作为替换保姆交流到朱小贞家的,派出莫的名义是管家、司机。

2016年9月8日,莫焕晶来到上海洋晨家政求职,正登记信息的时候,朱小贞打电话过来,要找一位会开车的保姆,当时该家政公司手上只有莫这一个会开车的保姆,就把她介绍给朱小贞。电话聊了会儿,朱小贞觉得满意,当天下午就让莫去杭州上班。莫当晚便坐动车赶到杭州。

由于会开车,莫的薪水不低,月薪6500元,双休加班1000元。负责买菜烧菜、保洁洗衣,有时接送孩子。

邻居反映,朱小贞曾说过对保姆很满意,还给莫焕晶加了工资,很放心她,没听朱小贞说过什么不好。朱小贞还曾经夸过莫焕晶,别人家的保姆中午都在睡午觉,莫焕晶在家里拖地。

林生斌在案发后曾说,家里人和保姆关系比较好,保姆做事比较勤快,话也很少,直到案发,他才从公安机关知道保姆的赌博盗窃行为。“曾有一只镶钻的手表不见了,还以为小儿子弄丢了。”

而莫焕晶,也曾多次向人说起和林家相处非常好,朱小贞人很好,和女房东关系很好,和三个小孩的关系也很好,经常接送他们上下学。

莫焕晶说,她曾因欠高利贷,想过自杀,还上网查过自杀的方法。朱小贞和她谈话,开解她,说自己开工作室压力也很大,并开导她之前说卫生、饭菜做得不好不是嫌弃她的意思,让她别放在心上;朱小贞并且说有什么事就和她讲。莫焕晶觉得朱小贞人很好。

莫焕晶曾以买房名义陆续向朱小贞借了11.4万元,最后一次是案发前不久的去年5月份。莫焕晶的借款要求都得到了满足,即便是以拙劣的谎言。朱小贞还怕她累,说可以每周叫一次钟点工大扫除;还买了很多菜谱书,让她学。

莫焕晶曾向其亲友说过林家对她很好,给她涨工资,老板娘还送她衣服,还说7月份让她带自己的孩子和东家孩子一起参加夏令营。家里的名贵手表、金银首饰这类贵重物品的存放也从来不避着莫焕晶。

开着奔弛典当

到杭州后,因为赌博网站关停了一个月,莫焕晶一开始没有赌。但到了2017年2月份,莫身上有点积蓄了,又勾起了赌瘾,开始上网赌,仅一个月就将积蓄输光了。她还想继续赌,就骗朱小贞说在老家买房的钱不够,陆续借了11.4万元,又全输光了。

2017年3月份,莫开始偷手表和金器典当。如果赢了钱,就赎回;输了的话,再偷了去当。

莫焕晶盗窃的物品包括:黄、白金项链,吊坠、黄金小手镯、大手镯、手表等,手表的品牌包括法兰克穆勒、积家、宝格丽。

此外,还偷过一对黄金耳环,一条黄金项链(带吊坠),已赎回,放回原处。她还偷过林家随意乱放的现金。

莫在朱小贞家仍然如同之前在雇主周某家那样,循环偷,循环典当。偷出来去当掉,过些天赎回来,放回原处;过几天再偷出来,再去当掉。短短两天,她就能当三次。比如偷了一条白金项链和一个黄金吊坠,去当了5000元。偷了一个黄金手镯和一个黄金手链,中午当了5000元。又偷了两个黄金手镯,下午当了3000元。

她经常开着白色奔弛车去典当行,称自己是做生意的,缺资金周转等等,典当行相信了她。

她最先接触惠民路一家典当公司,典当过多次,最早一次典当是3月23日。6月14日和15日最后的三次典当尚未赎回。典当行曾向莫问过发票,莫说发票之类的凭证在老家。

此外,她还在上城区瞿江路一家做典当业务的店铺,典当过黄金手镯。

她在富春路宋都大厦一家兼做典当的公司典当过多次,称自己是来杭州做生意的,需要资金周转。又以5800元抵押了一个金手镯。在得知典当在另一家典当行的法兰克穆勒钻石手表能在这家以5万元的价格典当时,4月6日她让这家典当

行帮她以2万元价格赎回了这块表,重新典当在这家。4月10日,莫又找这家典当行抵押一块积家手表,但最终没抵押。只抵押了两条金项链,并借了7000元。4月29日,该典当公司曾给莫打电话,让其赎回抵押手表和金器,不让她继续抵押借款。后来,该典当公司联系不上莫了。

纵火案前一周,朱小贞和潼潼去了日本,在这期间,莫又偷了积家和伯爵、宝格丽三块手表,拿到杭州下城区深蓝广场一家典当行。她共在此当过三次,称自己是做生意的,老公的公司发不出工资。6月14日,她拿三块表来咨询了抵押价格,第二天来抵押了宝格丽手表。

案发前一晚,6月21日,莫联系该公司员工说晚上要来抵押手表,谎称自己现在上海,晚上才到杭州,要求店员等她到晚上19点半。当晚19时15分,莫焕晶对朱小贞说要去看牙,从主卧室门口的柜子里偷拿了事先偷偷放在这儿的积家手表,当了4万元,扣除利息2500元,莫焕晶的银行卡上收到3.75万元。

当掉手表后,她在打车回蓝色钱江的路上,用手机银行转账1.5万元给“严小红”的账号,往赌博账户充值了1.5万元。9点回到蓝色钱江保姆房后,开始用手机上赌博网站赌百家乐,最低下注几十元,最高下注3000元,玩了一个小时.

刚充值的1.5万元输光了;于是她又充值了2.2万元,玩了一个多小时后,又输光了;又充了500元,凌晨1时左右,偷积家手表典当的3.75万输光了。她想向女房东再次借钱,充作赌本,但此前她已向朱小贞借债11.4万元,一直没有还,实在张不开嘴了。于是莫焕晶决意采取放火再灭火的方式博取朱小贞的感激,以便再次开口借钱。

事发后,典当行的人看到新闻,由于怕这个人,把她微信删除了。

保姆的谎言

对着雇主们,对着典当行,对着同学朋友——莫焕晶经常说谎,谎言之五花八门,既能以不存在的“超生的女儿病了”扮可怜,也能扮作做生意的商人典当“老公的手表”周转资金。

几乎同学、前夫、历任雇主、前同事们说起她来,对她的评价都是:看上去很老实,爱说谎。甚至在归案后,她仍然说着让人同情怜悯容易宽宥的谎话,被办案机关一个个攻破。

初时,她不承认纵火,撒谎说自己一整夜在保姆间睡觉,直到5点左右,女主人推开厨房和保姆房之间的门,大声叫她“着火了,快报警”才醒。

后来她承认纵火,但仍不承认纵火前一晚典当赌博以及偷窃放火的目的,说放火目的是为了让房东感激她,对她好一点,说女房东嫌她卫生搞得不干净,要她提高厨艺等等。

莫焕晶不承认6月21日晚盗窃典当,说是去看牙了,因为诊所关门没看成。她谎称21日晚上,她的高利贷债主“严小红”让她帮他转钱,让人转给她3.75万元,她再分次转给“严小红”,因为“严小红”是做网络赌博的,别人的钱不能直接转给他。莫焕晶说自己几年前经常去澳门赌博,总共欠下30万元高利贷。她虽然承认了曾有过赌博和典当,但不承认典当是为赌,说是“严小红”追高利贷,还高利贷了,直到多次口供以后才说不欠“严小红”的钱,而是赌了。

莫焕晶的谎话细节齐全,她说欠“严小红”高利贷18万元本金,这几年还了十几万元,但是都算作利息了。“严小红”知道莫焕晶在杭州的住址,不还,就威胁她,来杭州抓她。

莫焕晶称其他几名高利贷债主,都不知道是谁,因为借钱的时候,是手下来和她签合同的。“严小红”也是给她账号后,才知道债主是“严小红”。向朱小贞借的11.4万元和盗窃前几名雇主的钱物,也慌称是还债给“严小红”了。

再后来,莫焕晶承认了案发前当晚的盗窃典当,但仍称是因为“严小红”逼她还钱,让她还5万元。当晚积家手表典当的3.75万元,说是路上还给“严小红”1.5万元,剩下的钱本打算赎回典当的黄金首饰,再拿到另一家典当行典当,加上当手表剩下的钱,再向朱小贞借1.5万元就可以把手表赎回了。可是“严小红”在莫焕晶还了1.5万元后,仍然逼她还钱,她只好把典当的钱全还了。

莫焕晶说“严小红”通过赌博网站威胁她还款,并让她定期上“严小红”的赌博网站,称网站网址一周一换。说换网址时,“严小红”会用不知名号码给莫焕晶打电话。6月21日晚19时左右,莫焕晶用手机上网,“严小红”在网站上逼她还钱。

关于想借款的数字,莫焕晶还有两个说法,一是借5万元,一是借1万元。

后来,她终于承认不欠“严小红”的高利贷,盗窃典当和借款全是为了获得赌资,承认了当晚赌博输光为借钱而纵火。

在“严小红”的赌博网站,莫焕晶并不记得充值多少次、提钱多少次,但一直是“输的,2015年到现在,输了20多万元”。

来源:https://mp.weixin.qq.com/s/TrJEe8o4cLiukg5ir8sFPQ

微信福利号:(Q48855599) 资讯号:(iFishpond) 商务合作 tintin@zhangzishi.cc

本站内容均转自互联网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喜欢( 1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