涨姿势


司马懿夺权成功,真只是靠隐忍而已么?

一般说到司马懿正始之变夺权,都会强调他多能忍。《三国演义》还讲了个著名故事,所谓“诈病赚曹爽”。

许多洗白司马家的讲故事,都会这么来:曹家一直防着司马懿;司马懿于是忍耐着忍耐着;等曹爽对他放松警惕了,突然发难,搞定了曹爽。

听上去像个忍辱负重最后奋起的励志故事吗?

然而并不尽然。


正史,司马懿一直被曹家宠幸。曹丕与曹叡,两代天子都托孤于他。公元239年曹叡托孤时,还有著名的“视吾面”之语,“就看我的份上吧!”

曹爽与司马懿一起受了托孤顾命。按,曹爽与司马懿并无私仇,所以一开始,还对司马懿挺好,把他当自己爸爸:

初,爽以宣王年德并高,恒父事之,不敢专行。

当然,政治斗争嘛,难免要夺权。曹爽于是推尊司马懿为太傅,于是司马懿不太能参与朝政了:但曹爽始终也并未对司马懿加以人身迫害。

及晏等进用,咸共推戴,说爽以权重不宜委之于人。乃以晏、飏、谧为尚书,晏典选举,轨司隶校尉,胜河南尹,诸事希复由宣王。宣王遂称疾避爽。

这里得说曹爽自己的性格。他是曹真之子,从小跟曹叡玩儿,少年贵胄,出入宫廷,唯一的军事经历,是伐蜀汉成就王平的兴势之战,还失败了。

他对司马懿这种老兵油子很是忌惮,对自己的军事才能也不太自信。这是他的性格了。

曹爽后来搞了个正始改制。说白了,就是用何晏等人,代替曹魏老门阀。那就是曹魏版的修正主义了,得罪了魏国许多老元勋。


公元249年2月,天子曹芳和曹爽兄弟去给曹叡上坟。

司马懿发动兵变,占领洛阳。簇拥在司马懿周围的,是高柔、蒋济这些为曹魏做事四十多年的老元勋。那时节,司马懿所掌握的,只是洛阳;真正能用的兵,是司马师自己的死士三千。

曹爽的资本,是天子,是大将军印玺。所以桓范劝他拥着天子召集兵马,讨伐司马懿谋反。

司马懿的政治资本其实不多:天子在曹爽手里,兵权在曹爽手里。司马懿的资本,是开国老元勋们的支持。

曹爽自然也明白这点。

司马懿知道曹爽一定也明白这一点。

所以直到这一刻,司马懿依然没成功。即,他的隐忍,只能支撑到他起兵而已。

司马懿起事真正成功的关键,是下面这一点:

在司马懿花好红好的劝诱之下,曹爽自己放弃了。

何以会放弃?因为司马懿不断派尹大目、陈泰们去说降曹爽,说司马懿指着洛水发誓了,只要兵权,不要性命。

帝又遣爽所信殿中校尉尹大目諭爽,指洛水為誓,爽意信之。

甚至太尉蒋济亲自写书信给曹爽,照样是:司马懿绝对只要曹爽的兵权,不要性命。

这才是关键的关键。


曹爽可以不信司马懿。但这老几位说话,曹爽是信的。

尹大目是殿中校尉,天子身边的人。

陈泰是陈群的儿子。尚书。

蒋济更是四十年前就跟孙权斗的老人了,现任太尉。蒋济之前的魏国太尉,是贾诩,是司马懿。

这些人都是曹魏社稷之臣,是司马懿起事的盟友。他们这些人赌咒发誓地来为司马懿作保,曹爽不相信司马懿,但必须相信这老几位吧?

这些老元勋的态度很明白:“司马懿只要你的权力,不要你的命;我们来了,就是作保了;你不听,非要打,就是跟我们打!”

毕竟曹爽一个宫廷贵公子出身的人物,面对这种打起来未必能赢(兴势之战,曹爽输掉了太多信心),放弃了一定能得平安的处境,也会选后者吧?

所以司马懿成功的真正关键,不是什么隐忍,而是利用盟友们的信用做保人,让曹爽相信了“只要兵权,不要性命”。

万没想到,司马懿居然出尔反尔,一拿到兵权,转身就把曹爽杀了!

曹爽自然是完全想不到:诸位老元勋万无一失的担保,也可能失效?

司马懿居然可以如此狠毒,如此不要脸?

保人们也愣了:妈的你这么一闹,把我们当什么?我们不是盟友吗?!?!


看看几位保人后来的下场。

蒋济是被司马懿弄懵了的:我堂堂一个太尉,我们老同事了,我豁出老脸给你作保,你就这么打嘴?

——司马懿杀曹爽灭门前,蒋济还劝司马懿,说曹爽父亲曹真有大功劳,不能让他灭门绝户啊!司马懿不听。蒋济终于明白自己居然担保了个白眼狼,于是拒绝封赏,过几个月就气死了。

尹大目经过这事后,私下里一直反司马家了,甚至企图伙同文钦。

陈泰从中央被调去雍州,代替郭淮,对抗姜维了,后来也被司马家气死了——那是另一件事:正始之变后十一年,司马昭与贾充合谋弑君杀了曹髦。陈泰不肯去见司马昭。被逼着去了,司马昭问他怎么办,陈泰说:杀贾充。司马昭说,可不可以再让步?陈泰说:只有更进一步的,毫无让步可能!

——陈泰同年去世。

——《汉晋春秋》说陈泰因此事自杀;《魏氏春秋》说陈泰因此事吐血而死。

后世都说,司马懿能忍善断。

然而这次政变的成功关键,不在于能忍,不在于善断,更不在于能装病。

而在于能卖盟友,能连自己人都骗,还能出尔反尔,把自己说过的誓言加上盟友的脸皮一起当烂泥踩,全无信义可言。

在于自己的狠毒与脸皮厚度,完全突破了当时的底线,把自己人和对手都震惊了。


实际上,这就是晋朝起家的作风:出尔反尔,自己人也能坑,大搞肉体消灭。

后来嵇康之死等等案例,那是不胜枚举。

淮南三叛,每次背叛司马家的,都是之前为司马家出力的功臣——话说,为什么呢?

邓艾钟会灭蜀汉立大功,又是什么下场呢?

后来晋明帝听王导诉说自己司马氏起家的历史,害羞到埋脸,说得国如此,我们这国祚如何能长久?

——是啊,靠不讲信义,发了誓不认,做了担保不遵,跟盟友一起闹事临了把盟友一辈子的信用拿出去卖了,以杀伐为能事的玩意,这种政权,可能长久吗?

——何况曹魏没对不起司马懿啊。李世民后来忍不住吐槽:

受遺二主,佐命三朝,既承忍死之託,曾無殉生之報?

——为什么西晋初年会大封同姓二十七王,最后终于闹到八王之乱,终于华夏险些颠覆?

说穿了:这种毫无信义的白眼狼勾当做多了,除了同姓亲贵,谁还敢信你呢?

最初的祸根,早在高平陵出尔反尔的瞬间,就埋下了。

(所以想在司马懿夺权这事上洗白的人,都在想什么,我也是无法理解的)

来源:豆瓣

微信福利号:(Q48855599) 资讯号:(iFishpond) 商务合作 tintin@zhangzishi.cc

本站内容均转自互联网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喜欢( 1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