涨姿势


烟草业买通科学家隐瞒致癌事实半世纪,把香烟洗白成万能保健品

“吸烟有害健康”,这句被印在所有烟盒上的警示,是实打实的常识。

如果有人说“吸烟有益健康”,是个正常人都会觉得莫名其妙。

烟草有着上千年历史,但其被敲定为危害健康才不过几十年。

在这之前,香烟还是一种健康的象征,几乎所有场合都对其大开绿灯。

有时候,它甚至还被包装成包治百病的灵丹妙药。

而这背后,都与烟草业不分青红皂白的欺诈性营销有关。

在暴增的无数肺癌患者背后,正是烟草业犯下的罪孽。

烟草源于美洲,但将其带到全世界的却是欧洲人。

1492年,哥伦布登上美洲海岸时,就收到了许多当地人送来的礼物,其中就有“散发独特芳香气味烟草

哥伦布本人对它兴趣不大,但与其同行的杰雷兹却染上了烟瘾。

他是历史上第一个欧洲老烟枪,也是因抽烟被处罚的第一人。

当时他就把抽烟的习惯带回了西班牙,吞云吐雾间别人都以为他被邪灵附了身。

于是倒霉的他便被宗教裁判所投进了监狱,足足关了3年才重获自由。

不过,真正将烟草发扬光大的并不是哥伦布一行人,而是一位叫让·尼古特的。

你没猜错,烟草中的烟碱——尼古,便是以他的名字命名。

作为法国驻葡萄牙大使,他特地将烟草带回国大量种植,并献给国王王后以治疗他们的偏头痛

当时他还正儿八经地撰文,夸夸其谈烟草的药用价值,称其为万能药

让·尼古特

而在这位尼古丁先生的基础上,世界各地的医生又添油加醋了不少新的用途。

牙痛、口腔溃疡、肠寄生虫、口臭、破伤风、癌症,甚至是黑死病这种流行瘟疫,都被囊括到烟草的治疗范围内。

反正就是有病治病,没病强身的一惯套路。

在中国,中医则称其能行气止痛、杀虫解毒,是通利九窍之药,治“一切寒凝不通之病”。

曾席卷欧洲的黑死病

当然,除了被吹得天花乱坠的功效外,烟草的成瘾性才是其深入人心的重要特质。

才发展不到一百年,烟草就成一种重要的经济作物。

在美洲殖民地,烟草还一度被当做流通货币使用,号称“黄金粽子”

当时各国的政府,都十分欢迎烟草业,毕竟其丰厚的税收简直是“战争提款机”般的存在。

此外,公众对烟草的危害也尚无概念,只把抽烟当成一种有益的时尚行为。

所以这种能让人上瘾、又能带来巨大经济利益的产物,仿佛就是上帝恩赐的礼物。

当时上流社会人士喜欢吸鼻烟和雪茄,而普通民众则用烟斗和卷烟来享受片刻欢愉。

20世纪30年代的经济危机袭来,雪茄价值暴跌,许多卷烟厂都破产了。

很快,美国烟草业就开始了重新洗牌,香烟成了雪茄最强劲的竞争对手。

为了争夺市场,烟草商开始第一次在广告中打出了健康牌。

我们都知道有个词叫“烟屎牙”,但无良广告却说“你的牙医会告诉你,为什么香烟更有益于牙齿。”

“我们的烟就像你喝的水一样纯净”、“想吸多少就吸多少,它能舒缓你的紧张”、“更多医生选择吸骆驼牌”

甚至连婴儿都成了广告的卖点“妈咪,抱起我之前你应该先点燃你的Marlboro”

Marlboro广告上的婴儿

是的,就是这么胡说八道的广告,每天都在电视上轮番轰炸观众。

当时美国的广告可没那么严格,媒体更是一路对其大开绿灯。

不过与此同时,很多学者也已注意到香烟对人体的危害了。

“更多医生选择抽骆驼”

在20世纪之前,肺癌还是极其罕见的疾病,有医学记载的不过80例。

但进入20世纪后,肺癌的病例激增,并迅速成为主要的死因之一。

当时的英国统计局就发现,在1922年到1947年这20多年里,英国每年肺癌死亡人数就从612人激增到9287人,是过去的整整15倍。

而其他欧洲、北美洲以及亚洲国家,也同样有相似的奇怪现象。

虽然有人认为这是工业化的污染导致的。

但同样也有不少人相信,吸烟才是罪魁祸首,因为自20世纪以来吸烟数才呈暴增模式。

很快,一些反吸烟组织和活动就点燃了反烟的火苗。

当然,烟草商则更是未雨绸缪,早就嗅到了危机的气息。

在抗议香烟有害的渐高呼声中,香烟的过滤嘴式设计就诞生了。

1931年第一款自带棉丝过滤网的香烟诞生后,便引起了过滤嘴香烟的生产热潮。

到60年代,50%的香烟就都换成了过滤嘴式的设计。

“20679位医生说,LUCKIES 更少刺激”“保护你的喉咙,远离刺激和咳嗽“

然而,无论是自带的烟嘴还是外接的烟嘴,能吸附的有害物质都少得可怜。

而过滤嘴诞生的本意,也并非为了健康,它更像是一件营销工具。

广告就经常拿过滤嘴当卖点“过滤嘴式的设计,正是医生的选择!”,“过滤剩下的,是更健康和更完美的口感!”

通过大量的广告,过滤嘴能保护人体健康的概念也起了潜移默化的作用,很快就解除了不少烟民的顾虑

也正是这些过滤嘴,解救了不少命悬一线的烟草公司,使卷烟销售有了起色。

过滤嘴香烟广告上的牙科医生

然而,也正是这些过滤嘴香烟的迅速普及,反烟者关于“吸烟危害健康”的呼声才日渐高涨。

虽然医学界关于吸烟与肺癌相关的证据越来越确凿,但是烟草行业可没那么容易就范——你们有科学家,我们也有

1950年代,烟草业界成立了“烟草工业研究委员会”,试图从学术上加以反击

刚开始他们的辩驳方式是甩锅:肺癌发病率增加是其他因素引起的,如环境污染和遗传等。

其中该学会的主席更是偏激的认为,一切疾病都源于遗传缺陷,烟草不过是暴露了缺陷,并非病因。

他们花大量金钱收买科学家,用赞助研究的方式刊登论文和出书等,宣传“吸烟是安全的”的观点。

当然,这些书一段时间后都会被踢出图书馆,纷纷遭下架。

后来见纸始终保不住火,烟草业才改变了策略,干脆承认吸烟与癌症发病率有关。

但是他们同时也认为这并不能直接证明吸烟能致癌,因为相关性并不等于因果性。

而这也成了反驳香烟有害论最有力的切入点——毕竟当时的医学界确实尚未找到病原体。

所以这也是为什么许多癌患者或其亲属起诉烟草公司的案例里,烟草公司常获胜的重要原因。

所谓病原体这个概念,源于十九世纪对微生物感染的发现。

当时医学界将找到病因的标志定位为3条规则:在患者体内找到致病物质、分离提取出致病物质、致病物质可以感染其他宿主。

很明显,这种并不适用于癌症的陈旧定义,却成了烟草公司的挡箭牌。

所以为了抗击烟草业的辩驳,医学界则将病原体的概念扩延到“非生物病原体”(分别为物理、化学、食物学)上。

上个世纪的禁烟关键人物都认为:大量流行病学证据并存时即使没有清晰的病因,也应将吸烟和肺癌看做是因果关系。

上世纪初的禁烟广告

然而,这些零零散散的研究很难一次将烟草安全论“锤死”。

所以1964年,美国医政总署就翻阅了1200份期刊和6000多篇论文提出“吸烟与健康”的报告。

这份设计病患及对照组达112万人,经13个月撰写完成的报告明确地指出:吸烟是肺癌高发的最主要诱因,需立即行动。

这个结论发布后,美国起草的《联邦香烟标签和广告法案》就在同年被通过了。

其中,香烟盒上“吸烟有害健康”就是在此时敲定的。

起初,警告标签是被建议为“吸烟对健康极为有害,可导致癌症和其他致死疾病”。

但烟草商通过各种攀关系周旋,才将此话弱化成“吸烟可能有害健康”。

当时烟草业内自己都知道,无论如何极力辩驳“吸烟无害论”终将破产。

此外,在整个社会的全面夹攻之下,烟草业也到了有广告经费都花不出去的地步

所以他们也只能再次以退为进,决定不再采取像以往那样针锋相对的社会公关活动。

他们不再纠结吸烟与健康的问题,而是采取了全新的营销技巧——坦诚地承认危害,却又曲线打广告。

例如通过对体育比赛的赞助和冠名,将产品与健康、成功的概念结合起来。

既然电视和广播都不让香烟广告出现,那么就在电影和电视剧中插入无数隐性广告

反正就是使尽各种门路,巧妙绕过政府的禁令,将香烟与活力、健康、性感、时尚等元素联系在一起

别看这些广告如此意识流,相信每一个人都曾有那么一刻觉得抽烟挺帅。

肯定也有不少人是因为觉得抽烟很酷,才终成一杆油腻的老烟枪。

美国人均烟草消费自1963年连年下降

1969年以后,美国电视中的广告除了反烟的内容,就再也看不到香烟了。

而美国的控烟效果也是有目共睹的,只经过半个世纪美国人均烟草消费量已降至2015年的1078支,其巅峰时期是人均4171支。

然而,发达国家的吸烟人数下降了,发展中国家的吸烟人数却不容乐观。

世界上每三支烟中就有一支是被中国人消费的,每天约有3000中国人因吸烟致死。

控烟是不小的命题,实际上烟草业到现在仍然绑架着经济。

只是作为一个能思考的个人,仍被烟草和烟草广告裹挟着,就确实有些蠢了。

*参考资料

贺迎, 烟草业梦幻时代的终结, 中国科技财富.

蒋云飞. 黑暗营销传奇[J]. 商界. 中国商业评论, 2006(10):80+82-85.

微信福利号:(JJNoHoliday) 资讯号:(iFishpond) 商务合作 tintin@zhangzishi.cc

本站内容均转自互联网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喜欢( 3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