涨姿势


什么样的社会是我眼中的好社会

晚上拉着我家猫在曼谷街头觅食的时候,路过一个卖各种热带鱼的摊子,她忽然说了一句:“咦,当年我上高一的时候差点喜欢上一个人,就是卖这种鱼的。”

对于那么久远的事儿我倒是不那么吃醋,就是比较好奇。我家猫是个不太走寻常路的学霸,喜欢上某个奇怪的人也不是什么不可能,比如我吧。。。。。

“当年那个人其实是个大学生,就是那种很垃圾的大学,也不是小混混,就是喜欢养鱼。你也知道那种老北京,生存压力没那么大,他的愿望就是卖这种好看的鱼。”

“后来呢?”

“我那时候暑假总是去他店里玩儿,哎,你知道那种用玻璃胶粘的鱼缸吧?就是那种,他卖鱼我就看着,他出去了我就看书。”

“真喜欢过他么?”

“倒也不是。后来我忽然想明白了,很难说我是喜欢他那里的鱼还是这个人,所以也就算了。”

好吧,猫的心思最好别猜。

“其实吧,我觉得那种生活也挺好的。做自己喜欢的事,也没人说这就不是成功。我们文化里可能有一些东西有问题,哪怕是你做到天下第一按摩师,在很多人眼里你还是个下九流,得不到真正的尊重。”我家猫在路过一家泰式按摩店的时候说到。

前段时间我在网上聊起日本的百年老店。我们的百年老店就不说了,即使多年持续营业,也早就换了主人,哪怕是坚持没换,公私合营的时候大概也并无遗类,这样的百年老店虽然堂而皇之的评选了一大批,其内核早就失落了。

何者是这种百年老店的内核?并不是说一个招牌挂了多久,而是拥有这个招牌的人或者公司没有攘夺其产权。这背后的逻辑是对于私产以及传承的尊重,并不是一块招牌所能涵盖的。

私产就不说了,传承是什么?传承就是不但我尊重自己这点儿手艺,社会也并不把这些人歧视性看待。当然,所有社会都有“秽民”,比如日本的屠宰者、中国的刽子手,甚至明代的九姓渔户,这是当年社会文化所造成的,一般手艺人并不会受到这种伤害。

当时有人反驳我说,这是阶层固化的表现,稳定的、尊重私产的社会必然会造成阶层固化,甚至咱们看看历代革命者,唯一一个例外是朱元璋,连刘邦多少都是个亭长。看上去阶层流动无非是杀戮后的洗牌,最终还是建构了一个同样架构的社会。

还有人说这种传承剥夺了继承者的选择自由。农耕社会就不用说了,那个时代并没有多少选择自由可言,能够有个传承兴旺的产业就很好了。我们不要用自己在现代社会生活的经验来看古代社会。

而日本近现代的进程已经一百多年,时间远远长于中国现代化的过程,甚至人家还没有户口,这些年为什么还有这么多(最近的统计是三万三千多家)百年老店留存?难道这些人没有选择的自由?他们在生活选择的权利上,无疑是超过我们的。

很简单,有人愿意做这种事、传承一些东西,而背后有坚实的产权制度、安定的社会环境,以及整体文化的支撑,自然就有了这些老店的存在。

我并不是说日本这种文化、制度是完美的,各种社会学调查显示,这种百年老店的模式也逐渐减少,而且造成了很多问题。但我个人相信,他们还能延续很久很久。

好了,我现在可以说说我认为好的社会是一种什么形态了。

我希望有这么一个社会:每个人在不违法、不妨碍他人的状态下,可以不受歧视的生活,选择他自己喜欢的生活模式,而政府最大的作用,就是保证他这么生活下去,这个社会也不会因为他的选择而抛弃他。

这个标准简单么?我相信没有一个现存的国家真的能完全做到,我们这里尤其做不到。

我们有太多东西阻碍着这个目标的实现,无论是传统中“上九流、下九流”的歧视链条,还是大拆大改、无视产权的建设与盘剥,其实都是在无形中告诉这个社会,你所珍惜的东西根本就是历史车轮下的尘土。

这也就是我们这里的价值观与企业传承比起很多地方来急功近利的地方,也是很多时候我们过得并不幸福的根源。您想想看,没有一个社会人人都能成为亿万、千万富翁,但很多时候我们可以专注于自己的一点儿小生意、小手艺,过着自给自足、不被打搅的生活,这对于普通人就足够了。

很多时候这并不可得,以至于我们必须指望发财、发大财才能得到一丝安全感,整个社会的价值取向都指向了这一点。就别说那种安全感其实也不过是幻觉,即使得到了,这个社会也并不美好。

来源:五岳散人

 

微信福利号:(Q48855599) 资讯号:(iFishpond) 商务合作 tintin@zhangzishi.cc

本站内容均转自互联网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喜欢( 3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