涨姿势


女学生监禁凌虐40天,凶手家人帮忙送饭,百人知情却没人报警

社会上凶残的案件层不穷,但谈起这个29年前发生的「女高中生水泥封尸杀人案件」心裡还是不免为之一颤。这个被日本高中生称为「绝对不能忘记的凶残犯罪」(絶対に忘れてはならない凶恶犯罪),泯灭人性的程度已经闻名国际,不只行凶过程残暴,最可怕的是案子的后续发展,让人对社会感到失望与无力。

女學生監禁凌虐40天,兇手家人幫忙送飯,百人知情卻沒人報警(圖/翻攝自YouTube)(图/翻摄自YouTube)

1988年日本东京,四名年龄为16~18岁高中生,涉入一起绑票、禁锢、强姦、谋杀和尸体遗弃的案件。这四名未成年凶嫌,被法庭以「保护未成年者隐私」名义,分别以A、B、C、D做为代号,但后来他们的全名与家庭背景全被《周刊文春》所披露,周刊的总编辑花田纪凯只给了一个理由,他说:「野兽是没有人权可言的」(野兽に人権は无い)可见此案件之凶恶,对当时社会造成极大打击。

第一主犯少年A:宫野裕史(18岁)
先从主犯宫野裕史说起,宫野家庭环境优越,父亲是证券会社的社员,母亲是一名钢琴老师,因父母亲忙于工作,宫野从小缺乏关爱教育,在校胡作非为,打架斗殴通通都来,最后在高一时被学校退学。据说有一次,因为母亲没有买到自己喜欢的便当,宫野当场暴怒把母亲摔到肋骨骨折。被父亲赶出家门后,宫野加入地方组织,染上毒瘾,开始以敲诈与抢劫度日。

女學生監禁凌虐40天,兇手家人幫忙送飯,百人知情卻沒人報警(圖/翻攝自twitter)
(图/twitter)

第二主犯少年B:小仓让(17岁)
小仓让是宫野裕史国中时的学弟,父亲为运输工人,母亲是在酒店工作的「妈妈桑」。小学三年级小仓让父母离异,与姊姊和妈妈同住。四年级时,小仓让被送回父亲身边生活,但仅仅两个月,又被送回了母亲家裡,小仓让的童年,可以说就像「拖油瓶」般地存在。高一时退学后,跟随宫野的脚步加入组织,走上犯罪之路。

女學生監禁凌虐40天,兇手家人幫忙送飯,百人知情卻沒人報警(圖/翻攝自twitter)
(图/twitter)

从犯少年C:凑伸治(16岁)
跟前两位不同,从小就是优等生的凑伸治,父母皆是日本共产党的委员。但父母对子女要求相当严苛,凑伸治和哥哥小时候常被爸爸暴打,甚至被赶出门外罚站。一次凑伸治摩托车被偷了,他找到了当时中学裡的「老大」宫野帮忙,至此两人走到了一块,宫野成了凑伸治的靠山,而凑伸治则提供自家二楼供为组织的「基地」。

自从凑伸治结识宫野之后,他仗著自己有靠山,开始对家庭展开报复行动,将气全部出在母亲身上,多次殴打母亲。父亲和哥哥只能装聋作哑,既觉得丢脸又惧怕他背后的宫野,全家开始无视他的存在,或者说是被迫无视他的存在。

女學生監禁凌虐40天,兇手家人幫忙送飯,百人知情卻沒人報警(圖/翻攝自twitter)
(图/twitter)

从犯少年D:渡边恭史(作案时17岁)
渡边与宫野是国中同班同学,5岁时父母离异,与母亲和姊姊同住。家庭环境的影响,渡边性格比较阴暗,总觉得自己格格不入,不喜欢上学。母亲因为美髮师的工作过于忙碌,而将照顾弟弟的任务全交在姊姊的身上,使得渡边与姊姊形成互相依赖的情感。后来因为宫野开始追求渡边的姊姊,因此在偶然的际遇下,渡边加入了宫野的组织。

事件发生经过
11月25日晚上8点时,宫野和凑伸治在路上寻找抢劫目标,看见打工结束正要骑脚踏车回家的古田顺子(17岁),宫野向命令凑伸治用机车接近目标,并踹倒脚踏车。古田连人带车跌落到水沟旁,接著宫野出场,假装好心路人搀扶并送她回家。但在路上便把古田绑到宾馆,威胁与他上床才会放过她。

强暴过后,当晚10点,宫野将古田带到凑伸治住家二楼监禁,刚好这天凑伸治的父亲,因为参加员工冲绳旅游而不在家,家中只剩下母亲与哥哥。宫野打电话通知小仓让、渡边恭史过来,一伙人趁著凑伸治的家人熟睡后,轮流强姦古田,古田当时拼命抵抗,楼下的母亲似乎曾被吵醒,但因古田被压在棉被裡无法发出声音,而丧失求援的机会。

11月30日晚上9点,凑伸治的母亲,首度在2楼见到古田,她要求凑伸治让她回家,凑伸治的父亲也曾稍加催促。但过了一週后,凑伸治的母亲在打扫房间时,发现厕所裡还有女性生理用品,直接要古田马上回家。古田因为凑伸治在一旁,不敢说话。凑伸治向母亲谎称古田是自己的女友,为了在东京找工作而暂住,母亲便没有再说什麽。就这样,少年们开启对古田的监禁与施虐,长达40天。

女學生監禁凌虐40天,兇手家人幫忙送飯,百人知情卻沒人報警(圖/翻攝自usi32)
(图/usi32)

监禁期间,少年们除了强姦古田,还逼迫她自慰,先用剃刀将私处毛髮剃除,并将瓶子、铁棒,甚至火柴及香淤等物品塞入古田的阴道和肛门。宫野还会将插入阴道的火柴点燃,看著古田慌张将火熄灭的样子而感到兴奋。当时正值寒冬,少年们强迫古田裸舞或半裸站在阳台上。

少年不分昼夜玩弄古田的肉体,每当她受不了凌虐昏倒时,四人就会把她的头浸到水桶裡,等她清醒后再继续凌虐。

12月上旬,古田趁少年们熟睡,从2楼来到1楼客厅,打算悄悄报警。没想到被睡醒的宫野抓个正著。警方回拨做确认,但宫野裕史接起电话敷衍警方,表示先前只是打错了。

对于古田打算逃走的行为,宫野非常气愤,对古田的凌虐手法也更加残暴。他开始在古田脚上洒上打火机油并点火,造成古田的脚严重烧伤无法行走,最后伤口化脓发出恶臭,使得少年们较少前来凑伸治的家。

女學生監禁凌虐40天,兇手家人幫忙送飯,百人知情卻沒人報警(圖/翻攝自usi32)
(图/usi32)

12月中旬,古田因为尿失禁弄葬被子,被少年们疯狂殴打,结果脸部严重肿胀,完全看不出五官轮廓,样子惨不忍睹。但看到这样的古田,少年们反而哄堂大笑:「好好笑,变成大饼脸了!」

到了12月底,古田每天得到的食物越来越少,伙食由凑伸治哥哥凑恒治负责,被监禁的第一天还有叫外卖,后来只剩下一瓶牛奶,偶尔配上一块麵包。精神衰弱以及双脚严重腐烂的状态下,古田已经无法移动,终日只能躺在房间裡。少年甚至连厕所都不让她去上,叫她尿在纸杯裡,再强迫她喝下。

1989年1月4日,监禁第41天,宫野以打麻将输了为由,要求少年们开始进行「施虐仪式」,他们配合音乐的旋律殴打古田、拿出蜡烛在她的脸上滴蜡,最后宫野拿出前端附有1.7公斤铁球的铁棒,由渡边恭史举起那支铁棒,往古田的肚子捶了下去,古田全身抽蓄后僵硬。

一伙人结束2小时的暴虐,准备出门洗三温暖,此时被监禁40天的古田已经命悬一缕了。隔日,四人发现古田已经死亡,慌慌张张将尸体用毛巾包住,放在旅行袋内,连同书包一同放入从附近工地偷来的汽油桶裡,并灌入水泥,再载至东京都江东区的若洲丢弃。

警方后来在水泥桶中还发现一卷录影带,是当时热门连续剧《蜻蜓》的完结篇,据说这是因为古田绑架那天,刚好是连续剧的大结局,而古田好几次提到没看到结局很遗憾之类的话,因此主犯宫野才将这卷录影带也放进铁桶。警方也说,这是宫野裕史在这起案件中,唯一展现人性的地方。

同年3月29日,宫野因为其它暴力事件被警方调查问讯时,自行坦承出这起水泥封尸事件。隔日,警方找到古田的遗体。

女學生監禁凌虐40天,兇手家人幫忙送飯,百人知情卻沒人報警(圖/翻攝自YouTube)
(图/youtube)

关于他们的后续
就像一开头说的,坏人没有得到合适的惩治,这是最糟糕、最痛心的结局:
宫野裕史被判20年有期徒刑;小仓让被判5-10年不定期徒刑;凑伸治被判5-9年不定期徒刑;渡边恭史被判5-7年不定期徒刑。

为什麽没有判死刑?东京高级法院对这一判决,阐述了自己的意见:「本案因为作案人均为未成年人,所以依法进行了从轻判决。儘管与成人犯罪的刑罚相比,这一判决似乎过于宽宏大量,但本著拯救和教育青少年为目的,本庭认为这一判决是合适的。」而现在这些犯罪者已经全部出狱,其中甚至有人已结婚生子。

但也因为本案「杀人不会被判死刑」的判决,导致1997年到2003年间,日本青少年犯罪率居高不下,甚至还出现了「愤怒17岁」这样的群体,仅仅是2000年一年间,便发生了七起17岁少年作案的凶杀案件。

知情者达到百人以上
关于此案件最可怕的是,据说当时知情者达到百人以上,光是审判纪录裡,就有最少十人参与强姦。还有在监禁期间,凑伸治的父母曾怀疑少年们对古田监禁与施打,哥哥还为古田送饭,但他们却因畏惧于凑伸治的暴行,只叫古田快点回家,之后并未干涉此事件,也从没想过报警。事后警方也得知,其实街访邻居都曾听到古田的叫声从凑伸治的房间传出,但却没有任何人做出行动。

知乎上有一个帖子叫【日本最凶残的杀人案件是哪一件呢?】 有兴趣的同学可以去看看,里面获得最高赞的回复就是详细说这个案子的

微信订阅号 JJNoHoliday 合作请直接联系 tintin@zhangzishi.cc

本站内容均转自互联网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喜欢( 1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