涨姿势


一位几近绝望的被盗的单亲妈妈写给撬窗入室者的信

【一位几近绝望的被盗的单亲妈妈写给撬窗入室者的信】
昨天深夜,收到一位住上海松江九亭奥林匹克花园的单亲妈妈的求助,她一人带孩子成年,靠着写作谋生,去年一场大病几乎用光所有积蓄。
可是,8月22日深夜,一个撬窗入室者把她储存了二十多年的写作资料的二台笔记本,系数盗走,把一个本已陷入困境的打入绝望的境地。

报警后警方到现场勘查的照片

报警资料

这位单亲妈妈只想通过大家的扩散,拿回电脑里的资料,她称那位撬窗入室者为“梁先生”,更希望通过大家的传播,这位成为“良先生”……

写给近期在上海松江奥林匹克花园撬窗入室者的一封公开信:(下面有文字版)

梁先生:您好!

上周二,8月22日,我外出两天后回到住处,惊见卧室东面飘窗洞开,本来在窗台上的红色旅行箱和黑色琴盒倒在地板上,五斗橱抽屉半开,里面狼藉凌乱……当我发现我的两台笔记本被您拿走之后,足有十来分钟,我呆在原地,一片空白……我是个靠文字吃饭的普通人,电脑里有我所有创作的文字,失去它们对我意味着什么,您若可以设身处地想几秒钟,您就能体会到我的感受。

我不知道此刻您在哪?我的电脑在哪?您是卖了还是仍在您那?您是谁?您今年多大?您家人可都好?您有孩子吗?……当然这些您不必告诉我……我写信的唯一目的是希望借助网络力量,能让您看到这封信。

两台电脑都不是新的,卖二手,不值几个钱。我要告诉您的是,电脑里有我近20年来写的所有文字,以及配这些文字所创作的所有画的图片和资料。您当时翻我抽屉时,若仔细一点,应该能发现我的病历卡,去年一场大病花光了我的积蓄,我现在急着想要找回电脑是因为里面的文字,我需要靠它们维持生活,现在,它们都被您拿走了。

令我最最最……最欲哭无泪的是里面的一部小说,和一部回忆录。这部叫《忧灵》的小说于99年开始创作,00年完成初稿,后来断断续续花了近10年的时间打磨、修改……另外的一部回忆录在某种程度上比小说还重要,这是一位84岁僧人的回忆录,老人家大前年一字一字写下来,然后交给我打字、整理润色……

写这样一封公开信,总比什么都不做好。我相信“盗亦有道”这个词的能量,我相信谁也不是天生就想做梁上君子的。我的这个举动看起来很幼稚,我想起《天下无贼》这部电影……我还觉得这样做其实更像一个赌局,但如果成了那就一个奇迹,您有勇气创造这个奇迹吗?我赌您会,赌您是“良先生”,赌您会愿意把里面的文字还给我。您可以通过邮箱1127161815@QQ.com与我联系。我愿意给您一些相应的钱,或者,您把电脑留下,把里面的内容给我。

祝安!
默然写于2017年8月28日

微信订阅号 zhangzishi_weixin 合作请直接联系 tintin@zhangzishi.cc

本站内容均转自互联网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喜欢( 0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