涨姿势


无fuck可说 一点也不同情他们!

今天吃午饭的时候,我司德高望重的A律师给我们讲了这么个故事:

大约在四五年前,C先生夫妇成为了他的客户。他们两口子都是五十多岁,住在一个德国小镇上(众所周知,德国除了少数几个城市,剩下的就是许许多多的乡村小镇,散落在连绵的森林、田野、山丘和葡萄坡之间)。先生是个工匠(Handwerker),给房子做各种修修补补的活,太太是一个小企业里的秘书,收入不多,生活平静,儿女也都长大了,眼看大半辈子就这么过去了。

说到这里,一个问题已然呼之欲出——他们怎么会成为A律师的客户的?

A律师是本司专做继承法的律师。他的委托人只有两种:家族企业(德国有许多中小企业是家庭传承的,财产传承涉及股权分合,相当复杂);和有钱的私人。

“所以C先生夫妇是得到了一大笔遗产么?”我问。

“比那简单。”A律师说。“C先生夫妇平时喜欢拿点小钱买彩票,买了30多年,有一天就突然中奖了。”

大概我眼中的问号(或者欧元符号)太过明显,所以A律师回答了:

“也不是特奖,扣掉税什么的,还剩三四百万欧元吧。”

为了表示自己是见过世面的人,大家都很镇定地往嘴里塞色拉,没有说话。

“C太太工作的公司以前委托过我们,所以她来找到我,委托我做一些财产继承上的安排。”

“我很想知道,他们拿那些钱做了什么?”A律师的副手说。“买大房子?游艇?去摩纳哥开Party?好吧如果涉及客户秘密的话你不用告诉我。”

“我可以告诉你的:他们什么也没做。”A律师说。

“事实上,这笔钱让他们颇为困扰。他们一出生就住在那个小镇上,那里谁都认识谁,一半是亲戚另一半是朋友。他们担心这笔钱会让他们成为议论的话柄——和借钱的对象。因为他们自己也觉得,靠买彩票得来的财产好像并不那么正当,所以亲朋好友如果提出要他们资助的话,他们无法拒绝。

“另一方面,他们也不想让儿孙一辈过早知道有这笔钱:这也很好理解,如果你一个月辛苦工作,挣税后两千多(德国人的平均工资标准),但是知道将来可以随便得到一两百万,你恐怕会再提不起精神来再去工作了。”

“——我现在就提不起精神去工作了啊。”副手先生唉声叹气地说。

“所以经过思索,他们决定把这笔钱藏起来:当然也作了些投资什么的,但是据我所知,几乎没花什么在他们自己的生活上:他们还是每天去上班,等待期满退休;还是住在原来的老房子里,也没有买跑车——只换了辆稍微好一点的二手车,C先生还担心有点太显眼了,因为你知道的,小镇上么……

“他们去年两个人悄悄出去旅游了一圈,还得对外说就是去法国南部自驾游。”

我想象了一下这个情形,对有钱但不能花的C先生夫妇产生了一点同情。

A律师说:“他们对我的委托,主要就是在亲戚和子辈中分配财产的问题:尽量利用法律允许的免税额度,以及建立可以避税的信托基金什么的。”

“得到那么多钱自己一点都不花,只能想象以后留给后人花吗?”副手先生好像有点唏嘘的样子。

“我以前看过一个调查报告,研究了很多中彩票大奖的人,结论是奖金并未对他们的生活幸福感产生积极影响,一些案例里甚至是负面的作用。”我说。

“我今天看见C先生和太太在会议室里。”另一位律师K说。“是他们又要修改遗嘱了吗?”

“那倒不是。”A律师说。“他们来找我,是因为最近又发生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产生了,呃,很多新的问题,令他们完全不知所措。”

我们充满兴趣地看着他。——突如其来的巨额财富果然是困扰啊,我想。心中感受到了更多的同情。

“我前面提到,C先生夫妇平时喜欢拿点小钱买彩票,”A律师说,“他们中奖后也保持了这个爱好。

”上个月,他们再次中了大奖,得到了一千两百万欧元。”

——我突然一点也不同情他们了。

喵了个咪的。(@BIS罗开)

微信订阅号 zhangzishi_weixin 合作请直接联系 tintin@zhangzishi.cc

本站内容均转自互联网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喜欢( 3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