涨姿势


雾霾之下,人人有罪?

今天看见一篇文章,叫《雾霾下,我为什么不搬回美国?》是个号称有三个孩子的MIT博士写的。这充分证明了只要挂上足够牛逼的头衔,怎么胡说八道都会有一大批人信。

作者并没有说她为啥没搬回美国,而是总结道“我们会为了拯救大家的身体健康,就放弃经济发展,牺牲国家利益,任由美国对我们进行打击吗?”仅仅看这一句话,就摆出了极其牛逼的三个逻辑,梳理起来实在太痛苦。考虑到已经有很多人批判,我就不多说了,而是谈这次网络口水里,两个比较典型的问题,我将其总结为:

1.【没饭吃假说】:虽然违规排放造成了污染,但工人们很可怜,不这么干人家没饭吃。

例句:超载超速的货车上路撞死人,但司机们很穷很可怜,不这么干人家没饭吃。

2.【人人有罪假说】:你以为雾霾就没有你的一份么?你不开车不烧菜不取暖?如果人人都能够不要浪费饭菜、能源,克制消费,就不会有这么严重的雾霾。

例句:XX公司的一个快递员今天在送货途中突然过劳猝死,我们每个参与网购的人都是有罪的,手上都沾着快递员的鲜血。

空气污染和水污染、土地污染并没有任何不同,背后都是简单的利益问题。我搞工厂,夜里偷偷违法排污,每年省下100万处理费,我赚了。居民因为污染买净化器上医院总计花1000万,关我何事?这种工厂开得越多赚得越多,社会损失越大。认为这种企业被政府输血接济、有就业是件好事,或者是件不可避免的最不坏的事,否则工人们没饭吃。这套论调背后是这样的观念:a.受污染的居民们是个在该问题上可以被忽略的利益主体。b.钱投给这样的企业能创造就业,投给其它地方不能,或者干脆认为不给这些企业投钱投资源,钱就不见了。c.生产这些过剩工业品的大部分利益归了工人,而不是贪污3亿元的于铁义等高管,以及背后的官员。

生产和环保的利益冲突,早有法律规定协调,如果大家都合法,问题依然存在,那么探讨谁应出让谁该受益,是合理的。假如一方明目张胆地违法,说不违法就没利润,没饭吃,所以情有可原,那是讲不通的。只有违法排污才能赚钱的工厂需要关闭。强调失业问题,煽动恐惧,是企业家和政治家的利器,当你相信这套说辞而妥协后,你会发现这些企业会永远处于不违法排污就倒闭的状态,而工人们也永远处于失业边缘,总之年复一年就是不能关闭。污染问题几十年也解决不了。

吃饭、开车、取暖,都是人生存和生活的必须,有雾霾的,没雾霾的国家都做。拿开车来说吧,中国人多,但汽车保有量却比美国少。只要烧着干净的汽油,就算全国的私家车都不跑了,雾霾依然如故,空气质量未必能好10%。那为什么烧着高硫油和媒的,除污装置闲置的,环评作假的工厂和老旧的柴油车们依然顽强,而加着国标4,5的干净油,开私家车的中产却被限号折腾得出不了门呢?无视疯狂的违法排污,却开始指责普通市民合法合理的正常需求。

先强调生产者不违法排污就没饭吃,然后推理出人人有罪假说,是这类论述的常见路径。为什么人人有罪?通常依赖的是一套漫长扭曲的逻辑链。前文的例句“快递员过劳死,每个网购的都有罪”大家可能看了会哑然失笑,这也会有人信?其实换个议题和句式,同样的扯淡,可能就能说服一半以上的人:

吸毒的明星艺人必须抵制。因为有吸毒需求才有毒贩有利润,为了利润他们会铤而走险枪杀缉毒警。所以这些艺人都有罪,手上都有缉毒警察的血。

如果你仔细观察,还会发现,在使用【人人有罪假说】时,【没饭吃假说】就会被抛弃掉。比如没有吸毒的,种罂粟的广大农民们就会没饭吃,辛苦的毒贩们就会没饭吃。这种话你再也不会听见人提起了。

要搞社会治理,重要的就是让责任明确,谁排污谁负责。当获取不应有利润的企业隐身,全体消费者被推出来顶缸,过去好多年了,哪个主体贡献雾霾的比例,和具体数据,依然众说纷纭,甚至有意被做成糊涂账。那这件事就不会有解决的希望。无论没饭吃还是人人有罪,说白了都是推卸责任,最好搞成群众斗群众,让大家在争吵中失去解决问题的意愿和能力。

柴静说防治雾霾,“从我做起”。这个词很模糊。有人认为买口罩净化器,早发财早移民是“从我做起”;有人认为少吃烧烤、少开车是“从我做起”;有人认为团结起来,每个人都有义务督促负有责任的人和实体停止排污,是“从我做起”。当然,最后那群人遭遇了封口。

当雾霾正常的解决渠道,公共监督,公众不再有能力去做,但又接受不了这个无力事实时。乱七八糟的口径和相互矛盾的理由都会被那些聪明的大脑想出来,并被怀抱同样心态的人们传播。详细批驳是毫无意义的,需要反省的是大家的怯懦。

来源:@破破的桥

微信订阅号 zhangzishi_weixin 合作请直接联系 tintin@zhangzishi.cc

本站内容均转自互联网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喜欢( 2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