涨姿势


卢广:用镜头向河北天空的雾霾宣战

卢广,我国著名的纪实摄影家。2014年的12月份,卢广把镜头对准了河北大地上的钢铁厂,带回了大量震撼人心的照片,这些照片似乎回答了近几年大家热议的问题——京津冀的雾霾天气到底谁之过?

    我刊曾在2009年第1期有一篇报道《宁夏、内蒙古交界处——中国西部的“百里污染带”》,文章中的照片大多出自卢广。当时看到那些照片的第一感觉是震撼,同时也为卢广能深入险境拍回这样一组照片而敬佩,而且能把污染拍得这么“美”。从此,我们开始特别关注卢广的摄影活动。

近年来,卢广的足迹遍布中国,通过镜头向人们展示了中国的工业污染情况,也讲述了那些深受污染之害的人们的故事。当被问及:“你揭露了中国的这么多问题,您还爱国吗?”卢广这样回答:“就是因为热爱祖国才去做这些事情,如果不爱国,他怎么烂我都可以不管,我自己好就行了。”

 卢广:用镜头向河北天空的雾霾宣战
河北省邯郸钢铁厂上空烟雾缭绕。

卢广:用镜头向河北天空的雾霾宣战
邯郸市洒务楼村离邯郸钢铁厂只有一墙之隔,只要刮南风烟尘就飘过来,落下很多白灰点和铁末,煤气味很重。“很多树木都死了,房间窗户也不敢开,村里人好多都得了鼻炎咽炎。”村民宿付文说。

 

卢广:用镜头向河北天空的雾霾宣战

在邯郸钢铁厂居民区附近张贴着很多治疗鼻炎、咽炎等疾病的广告。

卢广:用镜头向河北天空的雾霾宣战
邯郸市纵横钢厂的浓烟滚滚,粉尘污染严重,每天都在雾霾之中。

卢广:用镜头向河北天空的雾霾宣战
邯郸市纵横钢厂的,烟囱林立,浓烟滚滚。

卢广:用镜头向河北天空的雾霾宣战
南水北调中线在邯郸钢铁厂附近通过。

卢广:用镜头向河北天空的雾霾宣战
邯郸钢铁厂每天都排放大量的二氧化硫、二氧化碳、重金属离子、二恶英等污染物。

卢广:用镜头向河北天空的雾霾宣战
邯郸市永年县永洋钢铁厂炼铁炉倒入铁矿时冒出的褐色浓烟。

卢广:用镜头向河北天空的雾霾宣战
永年县杜刘固村韩京财在菜地里扎菜,离永洋钢铁厂炼铁炉只有一百多米。村民韩京财双手粘满了炼铁炉飘过来的黑乎乎的污染物。

卢广:用镜头向河北天空的雾霾宣战
武安市文安钢铁厂用氧气切割铁水包产生的浓浓黄烟产生刺鼻的臭味。

卢广:用镜头向河北天空的雾霾宣战
雾霾笼罩着涉县天津铁厂,一群鸟儿在空中飞翔。

卢广:用镜头向河北天空的雾霾宣战
石灰石是炼钢的原料,长年累月开采,山体已面目全非。

卢广:用镜头向河北天空的雾霾宣战
废钢渣压碎、筛选过程污染很大,工人眼里进入灰尘。

卢广:用镜头向河北天空的雾霾宣战
高耗能高污染的小炼铁炉早就被叫停了,但在涉县井店镇还是红红火火。

卢广:用镜头向河北天空的雾霾宣战
涉县天津铁厂道路上尘土飞扬。

卢广:用镜头向河北天空的雾霾宣战

在涉县天津铁厂周围的吸铁族,用小型拖拉机改装吸铁车,每天能吸1-2吨左右铁末。

卢广:用镜头向河北天空的雾霾宣战
武安市冀南钢铁集团文丰钢铁厂滚滚的浓烟从炼钢炉冒出。

卢广:用镜头向河北天空的雾霾宣战
雾霾笼罩下钢铁厂。

卢广:用镜头向河北天空的雾霾宣战

大量排放污染气体的钢铁厂,能见度极低。

 

卢广:用镜头向河北天空的雾霾宣战
武安市普阳钢铁厂浓烟滚滚。

卢广:用镜头向河北天空的雾霾宣战
河北省迁安市轧一钢铁集团炼钢高炉浓烟滚滚。

卢广:用镜头向河北天空的雾霾宣战
迁安市九江线材有限责任公司高耸的炼铁炉,冒着浓烟让人呼吸困难。

卢广:用镜头向河北天空的雾霾宣战
迁安市九江线材有限责任公司炼铁炉滚滚浓烟向外喷发。

卢广:用镜头向河北天空的雾霾宣战
迁安市九江线材有限责任公司每天排放大量的二氧化硫、二氧化碳、重金属离子、二恶英等污染物笼罩天空,使天空出现泾渭分明的灰蓝二色,成为严重的雾霾。

卢广:用镜头向河北天空的雾霾宣战
巨大的露天堆放场只有一个喷雾除尘设备,根本解决不了尘土扬起来的污染问题,只是为了应付上级检查。

卢广:用镜头向河北天空的雾霾宣战
雾霾使天空出现泾渭分明的灰蓝二色。

卢广:用镜头向河北天空的雾霾宣战
迁安市九江线材有限责任公司炼铁炉滚滚浓烟向外喷发。

卢广:用镜头向河北天空的雾霾宣战
迁安市九江线材有限责任公司每天排放大量的二氧化硫、二氧化碳、重金属离子、二恶英等污染物笼罩天空,使天空出现泾渭分明的灰蓝二色,成为严重的雾霾。

卢广:用镜头向河北天空的雾霾宣战
最近几年,迁安市的井采铁矿变成露天开采,这是对地质生态环境的严重破坏。

卢广:用镜头向河北天空的雾霾宣战
迁安市燕山钢铁一车车地运出,留给当地的都是污染。

卢广:用镜头向河北天空的雾霾宣战
迁安市燕山钢铁厂每十几分钟出一炉的铁水,排放大量污染气体和污染物。

卢广:用镜头向河北天空的雾霾宣战
钢铁成品从这里运往世界各地。

卢广:用镜头向河北天空的雾霾宣战
夜幕降临空气污染更加严重。

卢广:用镜头向河北天空的雾霾宣战
迁安市九江线材炼钢厂区的浓烟滚滚。

卢广:用镜头向河北天空的雾霾宣战
迁安市野鸡坨镇大杨官营村,晒在屋顶上的玉米被燕山钢铁厂的烟尘覆盖了一层灰,村民们在污染严重中生活。

卢广:用镜头向河北天空的雾霾宣战
迁安市野鸡坨镇大杨官营村村民吴国兴和老伴张苏琴住的房子离燕山钢铁厂最近,每天早晨开门地上都有一层灰尘,平时窗门不敢开,种的粮食都被污染。

卢广:用镜头向河北天空的雾霾宣战
钢铁厂外戴着口罩做生意的小贩。

卢广:用镜头向河北天空的雾霾宣战
迁安市燕山钢铁晚上浓烟滚滚,污染排放更加严重。

卢广:用镜头向河北天空的雾霾宣战
雾霾使天空出现泾渭分明的灰蓝二色。

卢广:用镜头向河北天空的雾霾宣战
武安市普阳钢铁厂的铁水罐车从炼钢炉运往轧钢车间需要2公里多,要经过S314省道,非常危险,污染严重。

卢广:用镜头向河北天空的雾霾宣战
武安市西面的鑫汇冶金工业有限公司的炼钢炉冒着黄烟、青烟、白烟,污染严重。

卢广:用镜头向河北天空的雾霾宣战
武安市城区西边有裕华、金鼎、龙山等炼钢企业。

卢广:用镜头向河北天空的雾霾宣战
武安市区有十几个钢铁厂、电厂、焦化厂包围,不管刮什么风,城区污染都非常严重。冒着浓烟的烟囱是城区西北角的新金钢铁厂和明芳钢铁厂。

作者:单之蔷《中国国家地理》杂志社执行总编

链接: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bb0d010102vcuj.html

微信订阅号 JJNoHoliday 合作请直接联系 tintin@zhangzishi.cc

本站内容均转自互联网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喜欢( 1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