涨姿势


这个世界会坏过临界点吗?

1、对这个世界很困惑,用数据算,中国非常有力量,从现实看,很多中国人一天也受不了。经济学的中国和政治学的中国,不一样;华尔街日报的中国和纽约时报的中国,也仿佛两个世界;基辛格眼里的中国和沈大伟眼里的中国,差异很大。

2、雷洋案不应该也没必要这么判,这么判的原因在于,权力阶层的执行者也在开始有怨气,觉得自己是劳碌命和替死鬼。所以当局才会冒天下之大不韪,因为照顾这些执行人的情绪,远重要于照顾民众。

3、之所以这个阶层的怨气这么大,侧面可以理解为他们的利益收成也在下降,得不到好处,还要受苦,吃盒饭执勤,有生命危险,这么不干。

4、“持枪大妈”赵春华的案子也不应该和没必要这么判,只能理解为权力当局的恐慌过头,精神紧张过头,以及这项工作窝火,于是拿民众出气体验刺激和快感了

5、这样的案例,都是伤政权基础伤国本的判例,肆无忌惮地让它们发生,任听它们发展。只能说有比这更重要的危险麻烦不得已事要干,或者说失控了。

6、中国的目前稳定,主要是因为农民稳定,以及中产阶级有房。

7、目前你走入长江流域诸省,农民总体是幸福的满足的,今年摩托明年轿车,今年两层楼明年三层楼,过年爆竹一家比一家响,在北上广深打工,夫妻俩一节省,净拿到手6-15万之间非常正常。社保医保什么的虽少倒也俱全,还拥有土地,并且如果不是要官方拆房和占地,通常纠纷发生,总是相对照顾农民的。内地城市由地产和内需撑起的经济,看上去也很欣欣向荣,店铺越开越多,品牌越来越多,春节花花绿绿,锣鼓热闹。淘宝京东在那里杀得热火朝天。城镇也越来越多越来越新。如果不考虑自由,长江流域诸省,春节回家,颇有梦境盛世的感觉。这一块,如果地产不崩塌,如果廉价加工业和出口经济还能维持,这世界乱不了似的,农民安顿得颇好看上去。

8、但有一点的危险是不可低估的。问题也极可能出于此。雾霾、不自由、超出底线的公共案例,城里人也就是中产阶级,这个人口统计学上已经占到小一半,北上广深四城就得一亿多吧,这些人容忍度相对而言很低,不是吃饱饭有房有车就行。人的心不堪承受。政治学最终都是内心的感受。挨过锤的,针扎不要紧,没挨过锤,针扎跟锤你一样痛。这几个因素已经快到临界点了。之所以还没乱,不过是因为臆想中房子的价值还在,是想象中部分也是现实中的百万富翁千万富翁。

9、这样的经济下,房价不崩盘,没买房的受不了,房价如崩盘,买房的中产阶级受不了,这是一个支撑北上广深主体的人群。房价崩盘,很多人就啥玩意没有。那就对这个国家的从雾霾到自由的不满,不容易容忍了,就要过临界点了。今天,是2000人大校友签名,那时可能就得加一个或多个零了。

10、如果不能在国企改革方面有本质变化,如果不能在公平市场环境方面挖潜自由经济的话,如果不能在税收方面有利于中小企业的话,除了虚幻的互联网几个领头羊经济外,其他的经济的腿都撑不住了,国家钱越来越少,权力阶层的执行者更不干了,如果还是经常受苦和背锅,那就不是拿民众出气,而是动不动自己反水了。

11、这还不说全球极右和威权从点连成面的泛滥。中东、乌克兰,尤其是身边的朝鲜半岛,遍布曾经的巴尔干半岛式的火药桶,人类各自对对方的耐心,容忍度仿佛已经下到再打一次全球战争也无妨的地步。

12、确实很迷惑这仿佛无处可逃的世界,只是感觉杜甫的诗歌最后这几句:生常免租税,名不隶征伐。抚迹犹酸辛,平人固骚屑。默思失业徒,因念远戍卒。忧端齐终南,澒洞不可掇。很像现在的中国。

13、不是每个人都能见到自由女神,可每个疲惫的祖国的异乡人、暂住者,都希望有那放逐者之母在远方呼喊:把你, / 那劳瘁贫贱的流民/那向往自由呼吸,又被无情抛弃 / 那拥挤于彼岸悲惨哀吟 / 那骤雨暴风中翻覆的惊魂 / 全都给我! / 我高举灯盏伫立金门!

来源:@魏寒枫

微信福利号:(JJNoHoliday) 资讯号:(iFishpond) 商务合作 tintin@zhangzishi.cc

本站内容均转自互联网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喜欢( 14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