涨姿势


戈尔巴乔夫与老布什的最后一通电话

Rick Wilking/Reuters 1991年7月,乔治·H·W·布什与米哈伊尔·戈尔巴乔夫在莫斯科。

华盛顿——在1991年12月25日宣布辞任苏联总统不到两小时之前,米哈伊尔·S·戈尔巴乔夫(Mikhail S. Gorbachev)给美国总统乔治·H·W·布什(George H. W. Bush)打了个电话,后者正在戴维营(Camp David)和孙辈们过圣诞节。

之前几周,苏联明显在走向解体:乌克兰在全民公投中投票决定独立,其他苏联共和国也在采取同样的行动。作为明日之星,鲍里斯·N·叶利钦(Boris N. Yeltsin)正冉冉升起,他决心摆脱“中央”和戈尔巴乔夫。

布什和戈尔巴乔夫一直在携手竭力避免出现一场流血的苏联解体,努力解决中东等地区冲突。早在1987年布什担任副总统时,二人就开始对话,在这个过程中,他们建立起信任,也熟悉起来。

下面是他们以两个超级大国——如今是伙伴而非冷战中的对手——领导人的身份进行的最后一次对话。两人之间的温情与赞赏是显而易见的,同样明显的还有他们为一起成就那么多而感到的自豪之情。

在谈论未来时,戈尔巴乔夫显得高尚而有政治家风范,他请求布什支持叶利钦和俄罗斯的改革,并帮助各前苏联共和国在避免进一步分裂的情况下实现分离。戈尔巴乔夫表达了自己支持叶利钦的决心——尽管后者是苏联解体的一个重要原因——还决心继续积极参与政治生活。他也告诉布什,自己多么看重“我们的合作,我们的伙伴关系和友谊”。布什则表达了赞扬与喜爱。这种前所未有的伙伴关系推动了世界的变革,布什日后对此念念不忘。

乔治·H·W·布什:你好,米哈伊尔。

米哈伊尔·S·戈尔巴乔夫:乔治,我亲爱的朋友。很高兴听到你的声音。

GB:在这个重大的、有历史意义的日子里,我要向你致以问候。很高兴你能打来电话。

MG:让我先讲一些让你愉快的事吧:祝你、芭芭拉和家人们圣诞快乐。我一直在考虑何时发布我的声明,是周二还是今天。在这一天快要结束的时候,我最终决定今天来做这件事。所以让我先对你说一声圣诞快乐,并致以最美好的祝福。

是这样,我想告诉你,再过大约两个小时,我会通过莫斯科的电视台发表讲话,就我的决定发布一项简短的声明。我已经给你寄了一封信,乔治。我希望你很快就能收到。我在信中讲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我想向你重申,从你当副总统的时候,到后来成为美国总统,我都非常看重自己和你一起努力做的事。我希望联合体所有国家的领导人,尤其是俄罗斯领导人能明白,我们两个大国的领导人之间累积了什么样的资产。我希望他们能明白,自己有责任去保存和扩大这一重要资本来源。

我们联盟内就应该创造一个怎样的国家产生的争执,偏离了我认为正确的轨道。但我想说,我会利用自己的政治权威和角色,确保这个新的联合体起到它的作用。我很高兴联合体成员国的领导人已经在阿拉木图达成重要的核武器与战略协议。我希望在他们能在明斯克就其他问题达成决议,以确保在各共和国之间形成一套合作机制。

乔治,我要跟你说一些我认为非常重要的话。

GB:好的。

MG:宣布对所有这些国家的承认当然是有必要的。但我希望你能铭记,分离与破坏的过程不再进一步恶化,对联合体的未来而言至关重要。所以推动共和国之间的合作,是我们共同的责任。我很想跟你强调这一点。

现在来谈一下俄罗斯——这是我们的谈话中第二重要的话题。我的桌子上放着一张宣布我辞职的苏联总统令。我也会辞去总司令的职务,会把使用核武器的权力转交给俄罗斯联邦的总统。所以我是在宪法程序完成之前继续处理事务。我可以向你保证,一切都处在严格的控制之下。只要我一宣布辞职,这些法令就会生效。中间不会有间隔。你可以过一个非常平静的圣诞夜。有关俄罗斯,我还想说,我们都应该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支持它。我会支持俄罗斯。但我们的伙伴也该这么做,它们应该在帮助和支持俄罗斯方面发挥作用。

至于我自己,我无意退隐山林。我会在政治上依然保持活跃。主要的目的是在这里推动因改革和世界事务中的新思想开启的进程。你的民众和这里的媒体都在询问我与你的个人关系。在这个历史性的时刻,我想让你知道,我非常看重我们之间的合作、我们的合作关系和友谊。我们的角色可能会发生变化,但我想向你保证,我们之间的情谊不会改变。赖莎和我向你与芭芭拉致以最美好的祝愿。

GB:米哈伊尔,首先我想说,你能打来电话,我非常感激。我以极大的兴趣聆听你的赠言。我们会继续参与,尤其是俄罗斯共和国的事务,这个国家的无数问题可能会在今年冬天恶化。我很高兴你不打算归隐山林,会继续在政治上保持活跃。我非常有信心,这会有益于这个新的联合体。

我给你写了封信,在今天寄出。我在里面表达了这样的坚定信念:你所做的事情会永垂青史,并得到历史学家的充分体认。

我欣赏你有关核武器的言论——这在国际上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十分赞赏你和各共和国领导人推进的重大进程。我也特别注意到,有关这个问题的宪法责任已经被转交给鲍里斯·叶利钦。我向你保证,我们会在这个问题上展开良好的合作。

然后,米哈伊尔,我想在个人层面讲几句话。我看到了你就与我、与吉姆·贝克(Jim Baker)的关系所做的精彩而坚定的声明。我对此深表感激,因为那也正是我的感觉。你打电话来的时候,我和芭芭拉,还有我们的三个孩子与孙辈正在戴维营。我的一个孩子在佛罗里达,另一个在弗吉尼亚和家人在一起。

你掷马蹄铁的那个沙坑依然完好。这让我想起,在写给你的信中,我说希望我们很快能有机会再度相遇。十分欢迎你来美国。等你解决了自己的事务,也许我们甚至可以在戴维营见面。我们的友谊会一如既往,随着事件发展也会依然如此。这是毫无疑问的。

当然,我会带着敬意坦率地与俄罗斯共和国及其他共和国的领导人打交道。我们会带着对彼此主权的认可与尊重继续向前。我们会与在各种各样的问题上与他们展开合作。没人能妨碍我与你保持联系的渴望,我也欢迎你给我提供建议,不管你会担任什么样的新角色。不过我的确希望这段友谊能不受影响,我和芭芭拉非常非常看重它。

所以在这个特殊的历史性时刻,我们向你致敬,感谢你为世界和平所做的贡献。非常感谢你。

MG:谢谢你,乔治。今天能听到这些,我感到非常高兴。我要与你握手言别了。你对我讲了许多重要的事,我心存感激。

GB:祝你事事顺心,米哈伊尔。

MG:再见。

斯韦特兰娜·萨夫兰斯卡娅(Svetlana Savranskaya)和托马斯·布兰顿(Thomas Blanton)著有即将出版的书籍《最后的超级权力峰会:戈尔巴乔夫、里根和布什-那些结束了冷战的对谈》(The Last Superpower Summits: Gorbachev, Reagan, and Bush: Conversations that Ended the Cold War)

本站内容均转自互联网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喜欢( 1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