涨姿势


深夜食堂 · 东北大哥

作者:孙大志,知乎的水平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

本文不会再往下更了,各位不用等了。

互联网金融行业有一批老板是做传统金融行业出身的。
所谓传统金融,就是放高利贷的。
我就给这样的一个互联网行业的大哥做了一段时间的助理,
就叫他为李总吧,李总绝对不是传统意义上的黑道大哥,记得他面试我的时候,就抛出了WWH的问题,我顿时感觉这个老板还是很有姿势水平的。
结果后来的交往过程,这个大哥逐渐表露出自己不为人知的另一面。

这大哥是东北某市牛的一逼的黑社会家族的一员,弟弟早些年倒腾二手车,后来赶上了互联网热潮,创业成功,在最近刚刚和阿里达成战略合作的某公司担任高管,这位仁兄看弟弟做起来了,就把家乡的大饭店卖出去了,来到北京开办了自己的互联网金融公司。

我算是这家公司除了他自己人之外的第二个员工,面试通过第二天就上岗。

刚来的时候,帮助面试啥的,都是很正常的工作。
———————————————————————————————————————————
一个多月后,大哥跟我说,你定机票,咱们回东北,下了飞机,接机的竟然是几辆金杯面包车,我上车后,发现一车全是大老爷们,车后面有个麻袋,里面全是砍刀镐把,金杯车就往城外开,车上,一个个头不高的黑瘦男人跟我们老大说,那边矿场大瘸腿老鸡巴狂了,不收拾收拾不行了。我当时就蒙了,一看车上这一个个黑社会大汉我也不敢说话,过了一个收费站之后,车上开始分发武器,李总拿了一把猎枪,一个人给我了一把片刀,我哪见过这阵式,早就吓尿了。我跟大哥说,大哥,这我也不会干啊。你给我换个我能干的吧。大哥看了我一眼,哎呀,你怎么不说话呢,怎么把你带来了呢。
拉倒吧,你把刀放下,你拿着这个,紧接着给了我一个大喇叭,你给我骂他。

我也不好说什么,毕竟这比砍人还是强挺多。
到了地方,李总先下车,拿着大喇叭跟地面的矿喊上了:王大瘸腿,我草泥马,你是你妈的花屁眼子顶上长的大痔疮变得吧…….然后把大喇叭给我,跟我说,小孙,你按照我刚才说的那个思路来。兄弟们跟我上去砍王大瘸腿….
对面本来没几个人,李总这一骂对面早吓跑了矿最后是拿下来了,原来大瘸腿是一个当地的混子,靠自己有几个人,霸占了矿。后来听说的大瘸腿的另一条腿也瘸了。

老李爱喝酒,喝多了爱耍酒疯。每次这哥们喝完酒我就头都大了。
(2)
有次在农家乐,这哥们喝多了,在村里面瞎溜达,突然看见前面有个木头板子,上面写的,请勿踩踏,李总一看:我艹,还不让踩踏。你算老几啊,说着就走了上去,上去了也没啥事,他还蹦,一边蹦一边说,我不仅踩,我还要蹦。这时候,轰隆一声,板子折了,下面是个大粪坑。我赶紧上去一看,屎摸过胸口了,这时候也来不及多想,赶紧七手八脚把他拽出来。拽出来他吐了我也吐了,然后把屋里面喝酒的人都叫出来,这哥们知道丢人了,这时候装睡着了,之所以我说是装的是因为,实在太臭了,你多困都能被屎臭醒,大家伙七手八脚水呲,就给留了个小裤衩,后来索性小裤衩也扔了,差不多全村人都出来看,房顶上都是人。我去超市里面买了一脸盆的沐浴露,拿水舀子泼一水舀子洗沐浴露,然后大家一起拿水冲,后来村长指挥:泼!然后我泼一水舀子沐浴露,冲!然后所有人开始冲。后来折腾了好几个小时,这期间他一直没醒。然后,给他自己开了个房间,睡到半夜,我就听到有人摇我,我吓一跳,一看,李总穿着浴袍跟我压低声音说,咱俩跑吧,这地方不能再呆了。后来他在车上跟我说,回去我给你涨工资,你千万别跟别人说。第二天,买了衣服,买了鞋,当时一车还都是屎味,他嘿嘿冲我笑(一股屎味面而来),然后递给我一张纸,“小孙我给你写了一首诗”纸上写了一首诗送我:苍茫回首四十年,掉到茅坑好难看,若问谁人最诚心,还是小孙把我伴。回来报销的时候,财务问我:这几十瓶沐浴露是咋回事啊。他在旁边赶紧说,买来送给乡下贫困户的,扶贫的,孤寡老人,对,还有辍学的。每人一瓶,然后冲我嘿嘿一笑,问我:是吧,小孙,我又闻见那股浓浓的屎味了。

掉进粪坑事件之后,李总老实了好多,我也渐渐知道了他的一些事情,他们是家族式企业,叔叔大爷好多人都是被枪毙的,他算是他们家族最不争气的一个,现在他妈是整个家族的管理者,他的创业也基本上是被逼的,运作有人帮着整个公司运作,他的作用就是顶个名。他最经常干的事情就是,小孙,我草榴又jiba上不去了,你帮我整整。

(3)
某国外媒体要过来文字采访,他本来就啥也不知道,我们在采访之前急坏了,他倒是一点都不愁,这天早上媒体来了,一个黑人还带了俩翻译,这时候,突然出现了一个年轻人,自我介绍是公司的公关总监,先握手,李总:“hello”,黑人回:“hello”我一听这还挺好,紧接着李总跟了一句:“hello你麻痹呀”,那个黑人继续:“恩恩,hello,hello”,大家坐下后,那个黑人就开始唔了哇啦说了一堆英文,翻译翻译完了,这时候大家都看向李总,我这心头提到嗓子眼了。接着双方坐下之后,李总微微一笑,非常认真的说:你特么早上是不是没洗脸啊,脸却黑的,干哈,我欠你钱啊。再看那个翻译当时就蒙了。然后这时那个公关总监说了一堆英文,那个黑人嘿嘿嘿一笑然后拿笔录音笔写写画画,我们老大又说了:你在那本子上哗啦啥呢,还a(啊) bo(波) ci(次) de(的)呢,字都不会写,然后那个黑人抬抬头冲李总一笑,继续写。然后继续写,公关总监继续翻译,旁边媒体带来的翻译已经懵逼了,然后就开始漫长的采访过程,我们都听不下去了,李总非常认真的做在凳子后面损黑人,公关在翻译,黑人一会问一会拿笔记。我们都懵逼了……
李总:我去过你们家拿嘎达,树上还有猴呢,跟你长得一样一样的,直蹦,我拿石头撵半天都没干下来一个。公关经理赶紧翻译,黑人赶紧拿笔记。
李总:你们那人也不用烫头,哈,天天毛都是卷卷着,跟我养那个狗一样一样的,嘿嘿嘿。公关经理赶紧翻译,黑人赶紧拿笔记。
李总:我跟你说,你别拿碧浪洗脸,别看电视,那都是广告,我跟你说,你拿那个消毒水,那玩意劲大,一下去跳白的。公关经理赶紧翻译,黑人赶紧拿笔记。
……
最后,公关经理,李总和那个黑人一起合影,李总一本正经的看着镜头还在那叨叨:哪来的味呢,臭哄的,小孙,等会你把我办公室炸了,这鸡巴地方没法呆人了。
后来我才知道,那个公关经理是李总的儿子,英国某著名商学院在读。

(4)
那年夏天,我们俩经常去望京那边吃小腰子,最开始开这李总的奥迪去,后来,实在是没地方停车,我们俩就借了个二手电动车骑车过去,结果那天也赶巧,我们俩蹲地上一边撸腰子,一边喝啤酒,旁边牛逼哄哄的来了一帮人,好像喝大了,一脚就把酒瓶子踢倒了,李总一回头,对面的直接就你瞅啥,李总当时火就上来了,就要拿酒瓶子打,我当时就给拦住了,我说李总,咱不跟他们一帮见识,李总看了我一眼,对,别跟这群穷逼一般见识,对面上劲了,哎呦您真有钱啊,李总站起来,眼神看着这群小流氓,指着我们俩骑来的电动车,看没看见,这奥迪车我的,对面乐开花了,卧槽,我第一次见过俩轮的奥迪,哎呦喂,这奥迪车还他妈有脚蹬子呢,这时候李总实在忍不住火,抡酒瓶子就上去了……结果对面人多,没打过,我挨了几脚,李总脑瓜子被开瓢了。我们俩就赶紧跑了,李总捂着脑袋赶紧打电话,叫了几个人过来,对面早没了,一去看电动车,砸的稀巴烂,电瓶也给拿走了,车座子打的海绵在外面露着,李总摸着电动车忍不住感慨了一番:“兄弟,对不住你啊,你瞅瞅这让人打的,妈的,心都让人掏了。”说完了,回头看着我,小孙,你这样,咱们绝对不能抛弃兄弟,你把它一定要给我运回去,说着,就和刚叫过来的几个人开车走了,我心里默默的骂着娘骑上电动车,第二天,李总脑袋上包着纱布,还扣了个网帽,像个英雄一样出现在公司。我私下里悄悄问,咱们要不要报仇啊,找那几个小子,干回去。李总生气的看着我:“怎么那么幼稚呢?咱们是办公司,咱们是和气生财,成天打打杀杀的,像什么样子,你忘了他妈昨天电动车多惨了么”。哎…..

说了那么多大哥的好玩事,但是老李不喝酒的时候还是很严肃的,老李小时候爸爸被抓进监狱,所以他被送到叔伯家,叔伯对他呢,算不上不好,但也算不上好,成天受叔伯家哥哥的气,后来老李快成年的时候,他老爸才被放出来,年轻的时候,他跟着老爸一起闯,因为从小没跟老妈一起长大,所以跟谁都不算亲,后来老李的婚姻也不算幸福,老李的老妈给老李安排了一桩类似于政治婚姻的联姻,老李马马虎虎生了个孩子算是交差。再后来,老李家族有个年轻人犯了事,在儿子刚刚7.8岁的时候老李进监狱顶岗,一下就是10年。再出来后老李已经老多了。一直被家族当作工具的老李出来之后就有点疯疯癫癫的了。经常像个小孩子一样,而我就是招进来给这个小孩子当保姆的。也许是缺少父爱的原因,老李经常跟我说他的父亲,他和父亲在一起拼搏了十几年的光景,见识过很多那个年代东北的血雨腥风。经常让我陪他喝酒,跟我说那个时代的人,事。

(5)
老李叔伯家的哥哥也在北京,老李特别讨厌他,俩人还住的挺近的。他那个哥哥养了一条狗,名字叫琪琪,是条母萨摩,毛也白,特别漂亮。老李养了条除了吃就会拉的sb哈士奇柱子,俩人经常在小区遛狗,吹牛逼,结果哈士奇看上这只萨摩了,老李他哥不干了,“哎哎哎,我们家琪琪血统可纯正呢,才不和你们家这条傻狗串呢。”老李上劲了,谁稀的和你们家串,走,柱子,我带你找小姐去。柱子这条傻狗就是围着琪琪不肯走,恨得老李照腚一脚,踢的这傻狗直叫。这天半夜,老李突然打电话跟我说,你开你自己车过来,到某某路口给我打电话。我当时也没多问,寻思出了什么大事,赶紧开车过去,到了地方打电话。只见老李鬼鬼祟祟带出两条狗,我一看,这不是琪琪和柱子吗?我赶紧问,这是要干嘛啊,老李说:“赶紧开车门,把这俩狗弄个车上去。”废了好大劲终于把这俩狗整上车坐定了,我问老李,干哈啊,绑架你哥家狗干啥啊,老李跟我说:“交给你个政治任务,一定要让琪琪怀孕。”我:“我让狗怀孕?”老李:“你个傻逼,一定要让琪琪怀上柱子的孩子”我:“啥时候能怀上啊”老李:“在你家多带几天吧。”然后,老李摸摸柱子这傻狗:“你给我使劲操她,听见没”。柱子还抬头“哦哦”两声,我当时都想骂人了,真是傻人配傻狗啊。结果就是,我开车回到家,把俩狗半夜运回家,跟爹一样供着,买了牛奶,狗骨头,然后百度:狗性交几次能怀孕,狗怎么怀孕,怎么判断狗怀孕。结果没有,没办法。让这俩狗使劲玩吧。第二天我问老李:“咋判断狗怀孕没啊”。老李:“多日,使劲日”。那几天真倒了霉了,天天黑眼圈,邻居老上门找我:“干哈啊,让不让人睡觉了,你在家日狗呢啊”。我只能委屈求全:“我特么巴不得我能日狗”。老李没事还去安慰他哥:“哎呀我跟你说吧,就是这俩狗真心相爱,私奔了,你当初要是不拦着多好。”他哥:“去你妈拉个比的,就他妈你使得坏”。隔了能有三天,我实在受不了了。一屋子狗毛,衣服,鞋,都被这俩狗当玩具了。网线也给我咬断了。我实在受不了了。把俩狗送回了老李那。在小区门口还看见老李做的寻狗启示:上面有俩狗的心形合影,下面有一首诗:“今有二狗真心爱,无奈老李多作怪,琪琪柱子莫着急,子孙满堂再回来”————后来琪琪真怀孕了,生的时候老李还过去了,后来拍了几个小奶狗的照片当微信头像,然后在朋友圈发小奶狗的照片,然后at我:“小孙,没有你就没有他们”。后来我才知道,狗交配一次,顶多两次就可以了。哎…..

(6)
某高端冷餐会,老李带着我参加,去的都是国内上市公司的高管,银行的高管啥级别的,政府的高官,老李去之前跟我说:“你空肚子去哈,这会级别挺高的。”结果我俩一天基本没吃啥玩意,就等这顿了,进门之后也没人理我们俩,我们俩狼吞虎咽,关键是啥玩意都不好吃,也没几个热菜。老李一边吃一边跟我说:“操他妈的,我原来在监狱吃的都比这个好。”旁边一个穿的人魔狗样带着眼镜的官员,斜眼看他,他依然不管不顾,拿了杯酒,跟我说:“来,干了”。然后说:“这几把玩意比自来水都难喝。”那个人一直看着老李,我赶紧把老李拉到一边。我们俩好歹吃这点玩意吃饱了,老李和我跑到厕所尿尿,然后突然之间,看到刚才看他的那个男人进到大号里面。老李嘿嘿嘿一淫笑,跟我说你等着,然后跑到一边,不一会回来拿着几块撕成条的抹布,拉着我,悄悄跟我说:“你给我放哨,哈,来人了咳嗽”,然后悄悄跑到刚才那个男人蹲坑的那个门口,也不知道在忙什么,反正不出半分钟,完事了。过来拉着我,跟我说:“我请你看戏”。过了一会,里面那个男人果然使劲扭门,但是就是扭不开,然后这个男人歇了一会。使劲撞门。也没撞开。这个时候,老李不知道从哪拿回来一个正在清洁的牌子放在厕所门口,然后我们俩离得不远不近的假装玩手机。我就问老李:“你咋整的”。老李说:“监狱学的”。过了一会,里面的男人开始小声喊:“有人吗?有人在吗?”又过了一会,一声非常大的:“有人吗”传了出来。老李赶紧过去:一带劲,手法非常迅速的就拿下了那个抹布条。然后老李站在门外,咋整的掉厕所了啊。里面的男人已经几近哀求的口气说,厕所门打不开了,老李说,你再试试。那个男的,把门打开,头发已经乱了,一头汗,西装也歪了。对着老李说:“谢谢,太谢谢了。”老李嘿嘿嘿一笑:“这也是我在监狱学的。”后来,这个被关在厕所里面的男人所在的公司成为了我们公司不小的客户。

还有很多一般的搞笑的事情,写出来没什么笑果。
比如老李经常喝多了在车里面往水瓶子里面撒尿,然后第二天忘了拿起来就喝。
老李和狗打架,打赢了,结果那条狗回去带来一票子兄弟给老李追上树给我打电话。
老李钥匙没带,自己拿铁丝开门被保安当场擒获,关在保安室给我打电话。
老李出去找嫖娼带着我,好多次都喝大了也没嫖成,第二天还得给钱。
老李在三里屯泡妹子,忙活一晚上也没泡着,原因是老李一定要那些女的先上床老李再请她们喝酒。结果人家全把她当做神经病。
老李家乡的兄弟们来北京玩,在天安门前面几个老哥们跟得了失心疯一样追逐打闹,结果全被被警察摁倒。
老哥们们在上海jean georges喝二锅头,学上海人说话,被餐厅保安撵了出去。
路上碰到碰瓷的,老李把碰瓷的整上车,拉到没人的地方一顿暴打。
路遇城管砸摊,老李气不过,下车说:“别着急走,有种单挑”,然后被一群城管一顿揍。
老李要看看gay长啥样,去gay酒吧喝酒,被别人摸了,差点失身。大打出手,派出所蹲了15天。
老李上网和人吵起来了,气疯了,要让我们公司的技术人员查对面住哪,他要去砍死他们全家,第二天全忘了。
打传奇私服,一下冲1000块钱,牛逼的火花带闪电的,到处砍人。第二天账号都忘了是啥了。
…….
去技术部门视察,看到程序员满屏幕的字母,当时震惊坏了了,赶紧一人发了5000块钱奖金跑了,出来之后跟我说,我宁可蹲监狱也不干这活。

干了能有7.8个月吧,他儿子中间回来了,全公司的大权掌握在他儿子手里面,他也没有啥作用了。有一天,他儿子找到我,说了几句客套话,给了我一份劝退通知书,并补偿了我半年的工资。(现在我的工资还没那个时候多呢。)收拾东西,下午就开车走了。晚上老李又约我去吃小腰子,跟我说了很多他父亲的事情。然后跟我说,他要去美国生活了。我说:“去了美国就没人那么惯你了,指不定哪天被崩了。”老李:“没事,我去了第一件事买把枪”。默默无话,那一别之后,到现在也有个几年了。
———————————————————————————————————————————
最后,以上都是我瞎编的,真的,不信你们去查吧

来源:知乎
链接:http://www.zhihu.com/question/32063707/answer/58706570

微信福利号:(JJNoHoliday) 资讯号:(iFishpond) 商务合作 tintin@zhangzishi.cc

本站内容均转自互联网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喜欢( 8 )
分享到: